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77,所谓传闻。

77,所谓传闻。

        张仲本以为要和两个壮汉做过一场,最起码,也要掰个手腕见个高低啥的。

        却没想到他才刚刚走进去,还没到两个壮汉的身前,就听见一声大喝。“停下。”

        张仲侧过头,看见一个正在将手上的羹碗往桌上放的中年人。

        他穿着秦军制式的铠甲,腰间还佩戴着一把青铜长剑,修炼了功法的张仲眼力长进不少,一眼就看见了他腰间有一个小小的木牌,上面写着“舍人”。

        “这舍人换了?”张仲心中惊疑不定,之前他与石木等人曾来过这里住宿,就是石木想要“将奔驰开进稻田”那次。

        在他记忆中,这里的舍人,分明就是个老者。

        还曾把他好一顿夸,是以,印象尤其深刻。

        那舍人走过来之后,先是单手按着剑柄,瞪了一眼两个斜躺在地上的壮汉,直到对方直起身子,才转过身看向张仲。

        “簪袅,请出示汝的验,传。”

        “稍待。”在张仲寻找包裹的时候,中年舍人眼神凌厉的看着他,大有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的意思。

        对于秦国官吏在执行任务时,看谁都像罪犯的眼光,张仲表示,已经习惯了。

        很快,张仲找到了验传,将其递给了中年舍人。“之前吾与长辈曾来过这里,舍人是一个长者,如今换了?”

        舍人并没有立即回话,而是认真的看着张仲的脸和表情,见得他脸上没有任何心慌的痕迹,才退后一步,保持了一个既能拔剑攻击张仲,又不至于让他跑掉的距离。

        “那是乃父。”

        看到对方的动作,张仲瞬间生出了一个想法。“这中年人,当是个老行伍!”

        生出这个想法的同时,张仲手上的盾也下意识的动了动,正对着低下头看向手中验传的舍人。

        这是一个可以挡住对方长剑,并且能主动砸到对方的位置。

        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

        更何况,熟悉的地方,遇到了不熟悉的人,更要防备。

        才看张仲验传一眼的舍人,脸上先是一惊,然后就是难以置信。

        他抬起头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张仲,好一会儿,才再次低下头去。

        正在大堂烤火的众人,见状不由得窃窃私语。“这人不会有诈吧。”

        “他识得老舍人啊!”

        “老舍人在这里做了数十年,只要经过的,谁不知道?”

        “更何况,不一定就真的见过,许是别人说的也不一定。”

        “傍晚行进,身带剑盾,还配着弓,确实不像是寻常行人。”

        “我看他头上装束,是个簪袅哩,配兵器不奇怪吧。”

        “不一定,最近蛮人出没,说不得此人只是故意如此,以便佩戴兵器。”

        听得这话,众人大惊,往里缩了缩,竟占了两个壮汉不少位置。

        但两个壮汉却不像之前反应那般大,因为,就连他们也被说得有点信了。

        伸手抓过放在不远处的剑盾,两人对视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兴奋。

        那是一种看到天降钱财的兴奋。

        将剑盾拿好,两个壮汉站起身,凝神以待。

        准备等舍人盘问出问题时,就拔剑帮忙。

        旁人的小动作张仲没有理会,不说他的验传是真的,就算他的验传是假的,以大厅中这两个壮汉加上这个舍人和一群黔首,也拦他不住。

        好一会儿,舍人才抬起头,他又一次打量了张仲一遍,神色间仍旧有些不敢置信。

        “吾且问你几个问题,汝需立即回答,不得有丝毫拖延。”

        “唯。”

        “哪里人?”

        “黔水乡,杨树里。”

        “里正姓名。”

        “正是吾,张仲。”

        “亭长?”

        “炭。”

        “游缴?”

        “徵。”

        “三老?”

        “旱。”

        ……

        一大堆问题之后,舍人猛然发出一声低喝。“亭长是谁?”

        “炭。”

        见张仲前后回答皆是无误,舍人才放下了按住剑柄的手,将柏木验传递给张仲。

        “职责所在,多有得罪。”

        “理应如此。”

        “不可闹事。”说完这句话后,舍人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汝勇力过人,动手则易伤人性命,届时,便不是私斗的罪名了。”

        我这还没怎么样呢!

        你就怕我打死人了,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汝等,不要惹他。”舍人对着正在烤火的众人,尤其是两个壮汉,叮嘱了一句。

        “这是县上传闻,有生擒虎豹之勇的张擒豹。”

        张擒豹?

        众人面面相觑,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

        毕竟,这段时间,他们不止一次听说过这个少年人的名字,其生擒虎豹和单杀锐士的事迹,几乎都已经在县上被传疯了。

        以至于各个乡亭也知道有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人,尚未修炼功法,就有杀虎灭贼之勇。

        于是,又是一阵窃窃私语。“不是说张擒豹身长过丈,有倒拖九猪之力吗?”

        他们自以为说话很小声,张仲听不到,却没想到全部被张仲听在了耳中。

        传闻毕竟是传闻,有所失实也是正常的,但身长过丈就算了,倒拖九猪是什么鬼?

        这还没完。“还说头如猛虎,身若蛮牛。”

        “有深山逐豹之疾,百步投石之能。”

        .........

        一阵让张仲觉得在形容超人的夸奖之后,突然有人说了一句。“怎地跟我等一般,看起来寻常得很?”

        能不寻常吗?

        我再牛批,我也是个孩子。

        张仲也不想去争辩,和他弟弟说过无数次的不是生擒,到现在都还没改过来,这些黔首,他能拿他们怎么办?

        刚刚坐下,那群烤火的黔首当中,有一个女子犹豫了良久,见张仲面相似乎不太像不好说话的人,才大着胆子问道。

        “县上的传闻,都是真的吗?”

        张仲对站在不远处的舍人要了一盆热羹之后,才看向这个才十六七岁,还有些跳脱的少女。“如果说身长近丈,那确实不是真的。”

        “吾跑得也没有豹快,百步投石,能不能中,也得看天意。”

        众人有些失望,但还是问道。“那头如猛虎,身如蛮牛呢?”

        “二三子以为,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