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75,箭出即中

75,箭出即中

        秦国的律令,可不是如现代一般,由国家发放下来的。

        而是由各个县的法家官吏,从咸阳一点点抄下来,再带回来的,低下的官员,上至县狱曹极其佐吏,下至亭长里正,但凡有律法竹简的,也都是从县法官那里,以律法原件,一个字一个字抄下来的。

        并且,抄完之后,还会有专人进行核对,如果有错漏,还需要重新抄,假设官员没有检查出来,被人带了回去,出现了冤假错案。

        抄写律法的官员,及检查律法的官员,都是死罪,要被处以弃市的刑罚。

        是故,张仲与石木虽然交好,也不可能贪了人家辛辛苦苦抄的竹简。

        毕竟,律法这般多,石木肯定也不能全背下来,他一旦拿走,要是石木再次抄写出现了错漏,就是害长者身死的罪过。

        是以,他便干脆在双桥亭留宿,准备于夜间自行抄录这些竹简。

        但以毛笔在竹简上书写,是件十分麻烦的事情,尤其是张仲这时力量暴涨,更是恼火。

        连续写错了几根竹块之后,他一边以刀削去错字,一边看着这些竹简陷入了沉思。

        这要抄到什么时候去?

        明天天亮能不能搞定都是个问题。

        转身出了门,张仲迎面就看见了正在和人吹牛的亭卒,简。

        他身上甲胄都还没有脱,仍旧是去捉盗贼时全副武装的样子。

        “借弓一用。”

        简愣了愣,随后双手将长弓递上,待张仲拿好之后,他一边解开腰间挂着的箭囊,一边好奇的问到。“仲哥儿是要教我射术吗?”

        “这天黑了,我看不大清啊!”

        看了一眼这个学习欲望甚强的小伙子,张仲老气横秋的说道。“弓术须得练,风向的变化,箭支的落点,距离的远近,这些都太过于繁复,唯有手熟方能生巧。”

        “是故,没人能教得了,我也不行。”

        简一如当初的张仲,被这一番话瞬间说懵逼了,愣愣的问道。“那仲哥儿是要?”

        “射只雉鸡。”

        “天黑至此,雉鸡恐怕不好.......”简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崩的一声弦响,惊得他整个人一抖。

        “中了。”张仲将弓随手丢还给简,人已经如同风一般冲了出去。

        独留满脸不可思议的简,如同当初的他一样,站在风中凌乱。

        “仲哥儿射术,竟然厉害如此?”

        当张仲提着雉鸡回来时,简正眉飞色舞的对着另外几个亭卒,和出来的求盗讲解着张仲射杀雉鸡的速度。

        听得众人一愣一愣的。

        张仲内心为自己这个无形的装暗暗点了个赞,随后,将雉鸡尾巴上的长毛取了下来,再顺手将其递给了简。“煮了,晚上一起吃。”

        简被打断了吹嘘,脸上还残留着意犹未尽的神情。

        神思略有些不属的他,伸手将雉鸡接过之后,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唯。”

        不再理他,张仲转回房屋,将已经开始凝固的墨再次研好,顺手将雉鸡尾羽上的血迹抹掉,以这原生态的鸡毛沾上墨便开始了抄写。

        用惯了现代硬笔的他,使用鸡毛杆写起来,果然顺手了许多。

        唯一的缺点就是,空心的鸡毛管吸不进太多的墨,时断时续。

        但比起之前的毛笔,却好用了许多。

        “毛笔字以后再慢慢练习吧,先解一时之需才是。”张仲心中想着,便沉下了心,一个字一个字的抄写着律法。

        无论是囚律还是徭律,字数都不算多,只有二三十枚竹简,条文也十分简洁,每一卷往多了数也不会超过千字,杂律要多些,也不过千把字。

        比起后世律法条文,可以说是十分的少了。

        但内容却并不简单,每一句都可以分解出很多的意思,好在张仲生活这一段时间,勉强能明白秦国的古文内容,倒也不至于看着这些字两眼抓瞎。

        不过,仍旧需要细想,才能完全想清楚其中的意思。

        并且,他还不能不想。

        毕竟,律法不同于儒家的学说,不可以不求甚解。

        就这样一边抄写一边细想,直到天完全黑下来,张仲将油灯挑高了两次,也不过才勉强抄完两卷律令,第三卷才刚刚翻开。

        内容最多的杂律,让张仲有些头大,本就抄写得有点疲惫的他,干脆伸了个懒腰。

        刚回过头,就看见石木正站在旁边看他抄写。

        张仲一惊,脱口而出。“亭长何时入的?”

        “刚刚才到。”说完之后,石木指了指张仲手上的雉鸡尾羽,犹豫了一会儿,方才委婉的说道。“你这方法,倒是取巧得很。”

        不等张仲说话,他便接着说道。“不过,日后为吏,却不可如此,笔,须得多练练。”

        “行文书写不规范,是要受罚的。”

        这也会被罚?

        这也没有袁爷爷啊!

        法家为何还会这么闲?

        张仲一时无语,但石木毕竟是好意,他也只得恭敬的回答到。“仲今日功法小有所成,力气增长过大,毛笔实在是写不得。”

        软笔最重操控,石木自然也是明白的,便也不再多说这一点,他看了看屋外,小声的为张仲出了个注意。

        “汝,若为亭长之时,力量仍旧不能完全掌控,以毛笔书写太过于伤神的话,便找个识字的,来做求盗,以为代笔。”

        “当可解一时之忧。”

        好办法,张仲心中为其点了个赞。“亭长高见,仲谨记。”

        石木摇着头笑了笑,随后转身走出了门,他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完全黑了的天,对着屋内的张仲喊了一声。“出来吃饭吧。”

        “今日夜间,汝便睡在客舍。”

        不等张仲回答,石木又回过头,促狭的笑了笑。“记得,要给钱。”

        张仲一时无语,他觉得这个事情,恐怕会成为他很久的黑历史,被众人记一辈子。

        但不懂怎么了,那时自己又没有学过律法。

        不过张仲也并没有反怼,而是憨笑了一声问起了另一个问题。“下午,亭长说最近有事要忙?”

        “是否有用得上仲的地方?”

        “但有所言,必竭尽全力。”

        石木笑着摇了摇头,满不在乎的说道。“无甚大事,不过是捕蛮罢了。”

        “捕蛮?”

        石木似乎不想多说,只是随口答了一句。“汝为亭长之时,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