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69,一家老小

69,一家老小

        “高祖父。”

        “祖母。”

        “表公。”

        小孩子奶声奶气的声音,将家中的长辈挨个挨个喊了个遍,喊完了之后,穿着旧麻衣的小姑娘才长长的吐了口气,脸上很有些如释重负的萌样。

        张仲伸手将其抱起,顺手从身上摸出一把肉干,塞在了她的手上。

        这是之前张仲在城中市场上买的,以煮熟的肉食,晒干再撕成丝状的一种小吃,本来买了十来斤,但一路上张仲吃得有点多,就只剩下一小包了。

        至于这个小家伙,她是张仲表哥的小孙女,才五岁。

        嗯,严格说来,比起张仲只小了七岁。

        就是这么一个萌萌的小姑凉,却要喊他表公,但这还不算让张仲郁闷的,让他郁闷的,马上就要来了。

        果然,一个十六岁,眉目清秀的少女走了进来,她先是看了看堂上的张礁和棠,打完招呼之后,才对着张仲促狭的笑了笑,随后躬身一礼。

        “表公出去多日,无恙否?”

        张仲:.........

        少女叫做梨,是张仲怀里小姑凉的姐姐,因为她生下来的时候,张仲的表哥正在吃梨,所以,就有了这么一个随意,但还算好听的名字。

        但别看她现在文文静静,一副淑女的样子,曾经,她也是张仲幼年时为数不多的好伙伴。

        上山捕鸟,下水捉鱼,无所不精。

        并且,她很聪明,比张仲前身那个智障,要聪明了许多。

        就张仲前身的记忆,以前学字的时候,她经常在外旁听,学的字,比张仲多了几十倍不止,虽然也不过一百多个吧,但比张仲之前的屈指可数,那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了。

        若非前些时日,她与张仲的表姐被乡上三老的夫人组织织布去了,张仲说不得就要找自己的孙女学字了。

        “无事。”张仲想了想,决定还以颜色,来了一句后世最打击后辈,也最难回答的问题。“孙女可有找到良人呐?”

        梨白了他一眼,一边走向张礁,一边说道。“可不劳表公关心,嫁人这种事情,梨自有打算呢。”

        说到嫁人,在秦国,可没有后世儒学盛行时那句,“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法,识字的女性在秦国是十分受欢迎的。

        就张仲记忆中,自从他这外孙女满了六尺二寸以后,上门说媒的伐柯(媒人)几乎踏破了门槛。

        一年数茬,从未间断。

        值得一提的是,在秦国,女子结婚同样是首选身高,身高高于六尺二寸者,就可以嫁人了,这也是法定的结婚标准。

        其次,才是年龄,年龄的下限是十五岁,上限是三十岁,低于或者超过,都要受罚。

        宽容,但仍旧有无所不在的律法所限制。

        不过,据张仲道听途说的了解,秦国的的婚姻法,还有更有趣的一点。

        如果男方或者女方长得太丑,或者自身太差劲,没有媒人愿意说媒的话,超过三十也是可以免于处罚的。

        算是给了单身狗一条活路。

        不过,更有趣的还在后面,如果女性在年满三十的时候,遇到了生平第一次说媒,或者,生平最后一次说媒。

        那么,哪怕要嫁的是个瞎子,你也不得不嫁。

        不然,犯法。

        不至于死,但会让你交不起罚款。

        至于那些被说过媒,而最后一次说媒的对象已娶的情况,就会有一种更恐怖的催婚方式。

        官配。

        没错,国家发老公,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反正发了,你不要也得要。

        相比起来,后世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方式,简直是佛系了。

        一家人全部到齐之后,细便提着以井盐腌好并风干的豹肉去了厨房。

        之后,张母得了空,拉着张仲上下看了一会儿,才问道。“此次出去,可有受伤?”

        “未曾受伤。”张仲摇了摇头,他腰间的伤势不重,这几天几乎都快要好了。

        便没有必要再说出来让老人家担心。

        棠长出了一口气,转过头望向正在微眯着眼,享受梨捏肩的老人。“仲父,仲儿可有受伤?”

        张礁一愣,抬起头看了张仲一眼,才说道。

        “仲儿强健,没有大碍。”

        在张母严厉的眼神下,在梨满含笑意的眼神中,张仲有点不情愿的掀开了腰间的冬衣,那里,有一条两指宽的细小疤痕。

        正是被小孩子捅的那一剑。

        棠伸手触摸了一下伤口,心疼的问道。“疼不疼?”

        张仲看着张母眼中的心疼,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的他,念头一转,想起了一个段子。

        “阿母若是再不看的话,这伤口,就要愈合了。”

        众人皆笑,就连张母,也没有那般难过了。

        “没事就好。”

        等众人笑完,张母这才想起昨天得到的消息,有些惊惧的说道。“昨日里中人说,你在捕贼时,杀了八个人。”

        “是杀了八个。”张仲不好解释自己杀了个锐士,并且,如锐士这种,恐怕会让张母更惊惧。“孩儿因此升爵了。”

        “还杀了只豹子?”

        “是。”

        “别人都说吾儿有摧山力士之能,我却担心得觉都睡不着。”她伸手摸了摸张仲腰间的伤口,用手比了一下,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要是那贼人力气再大些,岂不是就捅进了腹中?”

        “是个小孩子。”张仲没有别的办法,只装出一副豪勇的样子。“若与孩儿一般高的话,他岂能近我三步?”

        不料,棠却哭得更伤心了。“汝父亲当年也曾这么说过。”

        张仲:.........

        “祖母。”梨走了过来,她一边伸手给张母捏肩,一边在她耳旁劝说,好听的话层出不穷,让张仲一度觉得她才是穿越者,还是外交专业的。

        不多时,棠就好转过来,眼中的惊惧也化为了自豪,她看了看左右,突然来了兴致。“把这段时日的事情,与阿母说说。”

        母亲有了表现欲望,张仲也没有办法,只好将事情从头到尾,全部讲述了一遍,听得众人阵阵惊叹。

        直到一个清脆的正太音,自屋外响起,才打断了众人的高昂的兴致。

        那声音说。“堂兄当真厉害,杀这么多,当得了许多赏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