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54,贼曹掾

54,贼曹掾

        虽然住的是曹舍,环境也还算得上干净整洁,冬被火炉应有尽有,但实际上住下来,与前世被警察行政拘留的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无论是吃饭还是上厕所,都是有甲士随行的。

        而据那个与张仲蛮聊得来的甲士所解释,这是为了避免诬告的案犯反悔逃遁。

        因而如此。

        也是因为在贼曹,所以还轻松一些,要是在狱曹,地方狭小不说,还不能随意走动。

        就连上厕所,都只能就着房间里的桶自行解决。

        了解到这些的张仲,一度浮现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商鞅这个人,怕不是后世法学院的人穿越过来的吧!

        不然,就凭一个人的脑力,怎么可能想到那么多的法律,即便是经过数代人改良,但最初的律法制定,没有太多经验的前提下,那得要多高的智商,才能做到这一点?

        这注定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张仲也不去多想。

        所幸,秦国的夜晚,对于黔首甲士来说,吃完饭,上完厕所,也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做了。

        这一个多月以来,在家中,张仲也是如此,所以,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应,权当是花钱住了一回好的。

        毕竟,这曹舍,比他自己家中的卧室,还要更好。

        因为之前的甲士提前说了,贼曹要前来询问,张仲也不好睡去,便摸出怀中的针,准备继续练习眼力,这些时日在山中防备盗贼,倒是未曾练习过。

        刚刚看了一会儿,就感觉眼睛有些发酸,他知道是他熬夜太久了。

        正打算再看一会儿就收起来,却听见门口有一个粗厚而威严的声音响起。

        “与汝针之人,难道未曾与汝说过,观针之时,须得以功法配合吗?”

        张仲回头,却见一个中年人,他头戴着三板长冠,身穿玄黑色袍服,面容威严,一看就是个大人物的样子。

        张仲也知道,他确实也是个大人物,他头上的长冠,代表着他是一名公大夫,这是二十级爵位当中的第七级,一般在战场之上,都是统帅五百人的五百主。

        这已经算是军中的中级官员了。

        几乎相当于后世的团长,毕竟纵观整个秦国,带甲之士也不过几十万罢了,远没有后世几百万的常备兵力那么夸张。

        张仲心中猜测,他应当就是贼曹的贼曹掾,但担心自己认错,所以便称呼了他的爵位。“拜见公大夫。”

        “不必行此大礼。”公大夫挥了挥手示意张仲直起身子,随后说道。“吾乃贼曹掾李炀,此来是要问你一些事情。”

        “贼掾请问,仲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炀看了张仲一眼,有些讶异于这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着身后招了招手,对跟着他的狱佐说道。

        “焕,你来问吧。”

        直到焕走出来,张仲才发现,原来,贼曹掾健壮的身躯背后,居然还有个人。

        那是一个年轻人,他身材瘦弱,远不如寻常壮男子健硕,但一身皂衣浆洗得十分干净,头发指甲亦是整整齐齐,不见半点皮屑污垢。

        这些细心打理过的外在,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十分的干练。

        “这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张仲脑海中浮现出这个想法的同时,就将指甲缝里还沾着血痂的双手背到了背后。

        见得张仲的动作,狱佐眼光柔和了些,但很快,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他一手拿着竹简,一手拿着刀笔。“吾问,汝答,不可有欺,此皆为廷上之供也。”

        我说的每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吗?

        “唯。”

        “汝说,那贼人是为汝所杀?”

        “正是。”

        焕点了点头,随手记下,并接着说道。“如何杀的,从实道来。”

        “吾先是持盾剑与其接战........”张仲将与壮汉交战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全部说了出来,直到说到以盾牌于十步之外砸中壮汉后背,将其重伤才被狱佐伸手示意。

        张仲停下来,等着对方询问。

        焕在竹简上划了几笔,随后问道。“汝说,汝是以青铜盾,击中其后背,方才重伤于他?”

        “正是。”

        “青铜盾,其重几何?”

        张仲虽然纳闷他问这个做什么,但还是诚实的说道。“足百斤。”

        “十步之外?”

        “十步之外。”

        焕再次记下,随后示意张仲继续说下去。

        张仲略过男子求他放过小孩的事情,说自己以剑刺壮汉心脏之后,一支利箭在山下来,正中壮汉喉咙。

        “当时,贼首是否死了?”

        张仲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剑穿心脏,尚未尽死。”

        “亭长尚,亭长葵两位被告,到来之时,贼首是否死了?”

        “他们尚在山道,贼首已然气绝。”

        “何以断定?”

        张仲被这个问题问得懵了一下,想了想,还是说道。“嘴无微声,四肢无抽搐。”

        “他们到来之时,可有看到青铜剑穿胸而过?”

        张仲想起矮壮汉子低头看的那一眼,肯定的回答到。“见到了。”

        “汝说他们曾威胁于汝?”

        “是。”在狱佐的示意下,张仲将对方到来争功的细节尽数描述了一遍。

        “何人可以证明此言?”

        “敢报于狱佐,那二十一人中,有六人乃是滴水亭及双桥亭亭卒,他们都可以证明吾所言属实。”

        “汝之所言,吾已尽知。”

        想了想,狱佐还是加了一句。“早些歇息吧!”

        “唯。”

        看着狱佐推门出去,张仲还有点疑惑。

        这就完了?

        而那个身为公大夫的贼曹掾却并没有急着出去。

        他仔细打量了一番张仲稚嫩的脸,突然开口问道。“汝年十三?”

        “是。”

        “可有修炼?”

        “未曾。”

        贼曹点了点头,正想说话,却被门外焕的声音打断。

        “案情完结之前,主官不得与自告之人过多接触。”

        张仲明显看到贼曹掾脸上的郁闷,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原本威严的样子。

        “吾家就在出门道左第一间,近得很,急什么?”

        说罢,便转身走了出去。

        独留张仲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