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53,法为天下之绳索

53,法为天下之绳索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甲士没有丝毫的为难和拖延,只对着张仲说了一声稍待,随后,便转身前往院内禀报去了。

        而厅内,贼曹掾刚刚放下手中的竹简,他桌上还有着几卷相同的竹简,这些,都是昨天邮人骑马送过来的,关于冒功案件的始末,事无巨细,皆由游缴记下。

        并且,其中两卷,还是自告和被告自己写的,对于自己所作所为的自行记录。

        换句话说,就是原告的起诉原因,和被告的自行辩驳。

        他这一天,已经将它们看了不止一遍了,事情的首尾经过,已然牢记于心。

        “焕君,汝怎么看?”

        年轻的狱佐焕将竹简再翻了一遍,略带嘲讽的说道。“利动人心,军爵律有言,杀魏武卒及胡服技击之士,为同职首级五颗。”(秦国没有这个律法,因为是高武,这些精兵更难对付,所以,我魔改的。)

        “此足以升爵之功,有此事不足为奇。”

        中年贼曹摇了摇头,笑着对焕说道。“吾不是问汝此事,而是以汝之见.....”

        “何人说的是真话?”

        焕定定的看着贼曹掾,足足看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开口。“是非对错,自有律法断定。”

        “未正式审理之前,主官不得带有任何自身的判断。”他将竹简放在桌上,另外拿出一根空白竹简,一边刻着一边说道。

        “法为天下之绳索,不可以有私。”

        贼曹掾略有无语,但也算理解,这广都县中,狱曹中的官吏,只要是法家出来的,有一个算一个,全是这副生人不近的样子。

        但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秉公办案,不徇私情。

        “贼掾。”有士卒在外低声叫了一声,得到贼曹掾的回答之后,方才开口说道。“告冒功之案的自告张仲,及为其所告之人,亭长尚,亭长葵,众多人证皆已至于门外。”

        秦律规定,官员做事,当天的事情便不可以隔夜,所以,哪怕现在已经是傍晚,即将休息的时候。

        贼曹还是认真对着甲士说道。“带他们去曹舍及曹狱,吾稍后会询问供词。”

        “唯。”

        士卒退下,朝着前门走去。

        贼曹掾看了一眼旁边的狱佐焕,笑着说道。“焕君,该走了。”

        焕将面前的竹简整理好,取了其中两卷空白的,递了一卷给贼曹掾之后,方才站起身,对着贼曹掾说道。“贼掾先请。”

        贼曹掾打了个哈哈,这年轻人,永远是这样,把规矩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弄得自己在自己的地盘上,也觉得怪不自在。

        但还不能说他,毕竟按照规矩办事,谁也说不得闲话。“那就同去。”

        “唯。”

        这边,张仲被禀报完的甲士,引路带到了一处小院,那小院十分幽静,地上更是有着不少落叶,在蜀郡的寒风中纷纷扬扬。

        看起来,颇有些鬼片里,百年老鬼出没其中的感觉。

        见到张仲盯着地上的落叶,带路的甲士笑着说道。“每日晨间皆有隶臣妾打扫,只是今日,汝来得晚了些,便又集满了。”

        “无妨。”张仲应了一声,随后开口对着甲士问道。“吾等现在是要去往何处?”

        “汝身边的两位亭长应当知道。”甲士先是笑着打趣了一句,随后才解释到。“便是这里。”

        “这是曹舍,主要用于滞留县城办事的各乡亭长居住的。”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就是后世机关单位,所提供的临时住所?

        不等张仲感叹秦国制度的健全,前方的亭卒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加了一句。“对了,要给钱的。”

        “啊???”张仲整个人一愣,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转折晃断了方向盘。

        张礁等人似乎知道,脸上没有丝毫意外的神情,但他们也并没有插嘴打断亭卒的话,甚至,还很开心的抱着手,看着张仲吃瘪。

        “秦律有言,官员因出行,无论公私,一应花费,都需要自行承担。”

        说完这句话之后,亭卒想了想,又接着加了一句。“无职在身的甲士也是一样。”

        张仲懵逼了好一会儿,才从公职人员住机关单位的宿舍,还要花钱的事情当中缓过来,但很快,他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反正他是即将领赏钱的人,公职宿舍再贵,总不会比外面的客舍更贵吧!

        很快,甲士引着他们进入了曹舍,对他们交代道。“且稍候一段时间,贼掾会前来询问汝等。”

        说完他正了脸色,一改之前带路时的随和,有些严肃的说道。“汝等皆有爵位在身,更有两位亭长在此,这件事,本不需要吾来交代。”

        “但吾还是须得提醒汝等一句。”

        他目光扫过张礁,炭几名长者,最后停留在张仲身上,十分严肃且诚恳的说道。

        “汝等切记,案情经过,汝等只需要据实以报即可,万万不可以说谎。”

        “若被查出,便是胜了冒功案,也有不实之罪。”

        张仲早在前两天,就已经记下了盗律,对于这一点是十分清楚的,但他还是很感激于甲士的好意。

        便认真行了一礼,说道。“多谢提醒。”

        甲士连忙伸手,想要拉住张仲,却力不及人,被带得腰一弯,险些和张仲碰了头。

        他放开手,赶紧避开。“吾连斗食小吏都不算,实在当不得勇士此礼。”

        张仲一阵纳闷,冒功案还未曾审理,按道理来说,这甲士不应该如此说话才对。“何出此言?”

        甲士看了看门外,见天色还未黑,也没有人前来,便略带崇拜的说道。“县中皆传,汝膂力过人,有生擒虎豹之勇。”

        随后,他看了看张仲健壮的臂膀,想起刚刚所承受的大力,发出一声感叹。“今日一见,果然。”

        难怪对自己这么友好,原来是这么回事。

        那些隶臣妾对于自己杀豹子的事情,居然传得这么快吗?

        这才几日?

        都传到广都县中了。

        ps:只差27个投资就满百了,厚着脸皮求一下各位大大,可不可以赏个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