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51,骑虎难下

51,骑虎难下

        “正是如此。”矮壮汉子拍了拍张仲的肩膀,面有得色,但语气却不受影响,十分诚恳的说道。“汝尚幼,有大好前程,不要自误啊!”

        说罢,他伸手拔出长剑,就要去割壮汉的头颅。

        铛的一声脆响,张仲想也不想的挡住他的长剑,质问道。“汝欲何为?”

        矮壮汉子顿时一改之前的和蔼,他双目圆瞪,面带愤怒,圆圆的头颅凶相毕露,宛如被张仲杀死的那头豹子。“汝既不识好意,便休怪吾等将汝拿下了。”

        “届时,在县狱掾处,却不似吾等这般好说话了。”

        张仲心中不忿,但还不得不仔细考虑,他们如此多的证人,并如此有恃无恐,恐怕有后台在身,多半是不好相与。

        为了一个首级,陷入官司,划得来吗?

        秦国的律法虽然完整,但毕竟时代所限,有其局限之处。

        毕竟,就算在二十一世纪,国外许多国家摄像头密布,各种高科技破案方式层出不穷,仍旧有冤假错案,有罪之人逍遥法外者不知凡几。

        而此时的秦国,全凭人力破案,以最古老的证人证物判断,又岂能绝对公平公正。

        要是律法执行不公,自己死了,也确实是划不来。

        张仲正在思虑对策,心中甚至有些犹豫,要不要放弃这个人头,执行这个时代最常见的办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却听见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仲哥儿有生擒虎豹之勇,岂要汝等来救?”

        张仲定睛看去,却是那个胆小的中年亭卒,他身躯依旧在习惯性的微微颤抖,但脸上却无丝毫惧色,义愤填膺的说道。

        “那青铜剑已穿胸而过,有没有箭支射其脖颈,都是必死,汝等是眼瞎了吗?”

        其他张仲认识的亭卒,亦同时出声附和。“就是,仲哥儿勇力过人,前日里便于夜间生擒虎豹,汝等算得什么,还能救他?”

        “挡得住仲哥儿一剑吗?”

        “吾看,他们就是想要抢仲哥儿的功劳,才这样做的。”

        众人七嘴八舌,开始对着矮壮汉子进行声讨。

        “汝等。”矮壮男子没想到这些原本是隶臣妾和黔首的亭卒,竟然敢反驳于他,一时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他回过头,将所有亭卒都扫视了一遍。“是要与他一同入狱吗?”

        亭卒们一时怯了,不敢再出声,唯有中年亭卒,他的身躯抖得更厉害了,但还是强自说道。“吾不过小卒,亦知廉耻,而汝身为亭长,竟如此不要面皮。”

        张仲暗暗叫了一声好,并紧盯着面前的矮壮汉子,以防他恼怒之下,动手打人。

        但张仲显然低估了秦律不能私斗的威慑力,矮状汉子即便脸色十分难看,却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只威胁着说道。“既如此,便报于狱掾,汝等得了腰斩之刑,却不要怪我。”

        “那就狱掾处走一遭。”张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极其强烈的怒意。“汝等既欺吾家仲儿年幼,那就狱掾处再行分辨。”

        “正是。”炭和石木两人相互搀扶,一瘸一拐的走来。“大秦的军律,正是为了治汝等这些。”

        “贪功冒领之人。”

        矮壮汉子眼睛眯了眯,目光将三人上下扫视了一遍,他本以为这三人,当已经尽数死在了壮汉的手中,但此时看来,竟然未曾死去。

        亏那壮汉还曾是军中锐士,不想,竟如此无用?

        如今,却有些不妙了。

        但他念头转动之间,还是强硬的说道。“汝等执意至此?”

        “执意至此又如何?”张礁毫不示弱,环于脸侧的须发,将他整个头颅衬托得如同老虎。“汝等敢欺少年,便正当如此。”

        为首的甲士突然走了出来,他伸手拉了一把矮壮汉子,哈哈笑着圆场。“既是张公后辈,这颗人头,许是吾等误会了,便让与他吧。”

        见得张礁同意去狱掾那里进行审理,而对面那为首的汉子,却怂了。

        张仲念头一转,便明白了过来,原来,那两个亭长不是有后台,而是欺负他年幼,不懂,在用律法拿捏他。

        以此,来夺取壮汉首级的功劳。

        “哼。”矮壮汉子尤自低哼了一声,方才说道。“既然如此,便让与汝,也算是提携后辈了。”

        呵!刚刚欺负我的时候,理直气壮,此时想算了就算了?

        当我是什么?

        面团吗?

        “不劳两位亭长如此。”张仲踏前一步,直面这高大的甲士。“是非如何,狱掾自有分辨。”

        矮壮汉子脸色一变,双目圆瞪,凶恶的面容几乎要碰到张仲的面前。“汝休要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炭和石木相互搀扶着上前,他们脸上没有丝毫的惧色,淡淡的说道。“原本,就正当如此。”

        “敢无视律法,便要做好受刑的准备。”

        矮壮汉子这次不敢强行辩驳了,他额头见汗,伸手就要去拔壮汉脖子上的箭支,却被张仲一把抓住手腕。

        他五指用力,直将皮甲捏得变形,矮壮汉子高声痛呼方才住手。

        “不知亭长意欲何为?”张仲嘴角微翘,给了他一个微笑,语气平淡的说道。“便用力过了些。”

        “亭长没受伤吧?”

        矮壮亭长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眼中略有惧意。

        他将左手握住右手伤处,明明疼得额头冒汗,脸上还不得不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无,无妨。”

        “想破坏证物?”张礁将弓拉满,环顾了一遍在场的所有人。“按律,罪犯当场破坏证物者,即时杀之,无罪。”

        炭和石木也将腰间的剑拔出,并靠在一起。“再有敢犯者,便葬身于此吧!”

        原本布防剩下的亭卒,也紧跟着走到了张仲的身后,或将青铜剑拔出,或将戈矛横起,正对高矮两位亭长。

        而他们的亭卒,却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这........”此前以律法压人,却没想到现在作茧自缚,高矮两个亭长,相对而视,皆面有悔色。

        然而此时,他们已然骑虎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