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49,锤,棍,不可力敌

49,锤,棍,不可力敌

        贼人总共不过十来个,张仲杀了三个,弄晕了一个,吓走了两个,眼前便彻底空了。

        而此时,腰间短剑造成的伤势才开始生疼。

        低头看了一眼,那短剑捅穿了两层皮甲。

        所幸小孩力气并不算太大,张仲的筋骨亦十分强健,并未伤得太深。

        但还是很疼。

        至于那两个跑掉的贼人,他是不打算去追的。

        不仅仅因为他腰上有伤,还因为,山下有着六个亭卒。

        张仲咬了咬牙,忍着疼痛将沾满血沫的盾牌提起。

        不过刚刚拿在手中,就听见一声大呼。

        “仲儿,小心。”

        张仲来不及细想,将手中盾牌一举。

        宛如寺庙撞钟般的声音,震得张仲耳朵嗡嗡做响。

        而左手上传来的巨力,也让张仲连退数步,险些摔到在地。

        嘶!

        好大的力气。

        张仲稳住身形,看向之前所在的位置,那里,有着一柄青铜所铸的兵器,外形十分怪异。

        就像是,一个多边形球体,上面穿了一根棍子。

        这外形张仲并不陌生,这是长柄大锤。

        他之所以觉得奇怪,只是因为……

        秦国有这种兵器?

        且不管有没有,刚刚那一击,很明显就是这个大锤造成的。

        张仲念头一转,心中浮现了一个想法。

        “这种重兵器,好像比剑更适合我。”

        微微动了动左手,将盾牌调整了一下位置,张仲感觉到小臂有些生疼,应该是被砸伤了。

        但他并不在意,他现在在意的,是那个对手。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能在力量上和他一较高下的对手。

        那是一个极其魁梧的壮汉,他身高足足八尺有余,双臂横生的肌肉将冬衣完全撑起,宛如以前张仲见过的斯巴达雕像,穿上衣服的版本。

        不过,此时,他似乎也并不好受。

        因为,他的右手正在滴血,那是刚刚被大锤上的反作用力震开时,虎口崩裂所造成的伤势。

        壮汉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再看了看张仲稚嫩的脸。

        “好力道,后生,你多大年纪?”

        张仲没有回答,握紧了右手的长剑,向着前方猛冲过去。

        想拖延时间恢复体力?

        门都没有。

        壮汉也不再问,右手握住锤柄,向后一拽,同时,身躯向前踏出半步。

        右手一抡,伴随着腰部的扭动,那不知多重的大锤便向着张仲当头砸下。

        壮汉这一砸,将张仲整个人惊得冷汗都下来了。

        似这等重兵器,在砸下时候的力道,要远远超出使用者本身的力道。

        尤其是,这壮汉无论是挥锤的时机,还是落锤的距离,都把握得极其准确。

        正是张仲冲过来,逃避不开,而又正在锤头之下的时候。

        “单手挡不住。”

        张仲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头的同时,右手已然弃了长剑,举起盾牌。

        比之前还要响亮的金属交击声中,张仲整个脚底都陷进了泥土。

        而左手小臂,更仿佛针扎也似的疼。

        但好歹,是挡下来了。

        而在砸下的同时,壮汉就放开了锤柄,以避开反震的力道。

        随后,他再次接住锤柄,双手同握,身躯一转,大锤便横击向张仲的腰间。

        强忍着腰间伤口的疼痛,张仲再次将盾牌下移,挡向这横击的一锤。

        这一击的力道比之前下砸的要轻,但仍旧极其凶猛。

        以至于张仲连退了十余步,方才止住脚步。

        这期间壮汉亦如影随形,拖着大锤跟着张仲移动。

        在他跟随张仲奔跑的同时,他右手不断在锤柄上调整位置,到张仲停下时,他已然再次握住了大锤柄的末端。

        还来?

        张仲看见这个姿势,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在,这次张仲并没有前冲,身躯在没有冲力的推动下,张仲可以很容易的变向。

        “待他砸到地上,抢了他的锤,或者,直接用盾牌砸死他。”

        心中念头急转,张仲已经做好了放手一搏的准备。

        然而,壮汉却再次出了张仲的预料。

        在距离张仲还有两三步的时候,他身躯一转,将后背对准张仲的同时,右手划出了一个大大的半圆。

        震耳欲聋的响声中,张仲再次立足不稳,撞在了身后的悬崖壁上。

        胸口一闷,铁锈的味道从喉咙蔓延到嘴里。

        张仲将血对准壮汉,猛力吐出。

        壮汉丝毫不管,只微微眯起双眼,以免血液进入眼睛。

        “后生,你勇武过人,我不敢留你,送你一程吧。”

        说完这句话,壮汉改单手为双手,再次抓起大锤,就要趁张仲受伤,要了他的命。

        崩的一声弦响,壮汉身躯一歪,大锤砰的一声砸在了石头上。

        碎石划过张仲的皮甲,割出一条条白色的印记。

        “是我,送你一程,”张仲双目圆瞪,以盾牌凸起处为尖,对着壮汉合身一撞。

        壮汉肩上中箭,只来得及将锤的长柄横过来。

        铛的一声脆响声中,他被张仲撞得倒飞了出去。

        远远的摔在了山坡之上。

        把口中剩余的血液吐出,张仲将盾牌从已经快要不能用力的左手,换到了右手。

        脚步不停,他提着盾牌直冲刚刚爬起来的壮汉。

        右手用力,猛然一砸。

        壮汉将锤柄再横,挡住了盾牌,却被张仲一脚踹中了腹部。

        嘴角溢血,身形暴退的途中,他将锤举过头顶,由上至下一砸。

        铛的一声,正中抬起的盾面。

        张仲发出一声闷哼,鲜血再次涌入了口中。

        而壮汉受此冲击力的影响,虎口也再次崩开,沾满粘腻鲜血的锤柄,自他手中飞出,远远的落在地上。

        宜将剩勇追穷寇。

        张仲将喉咙口涌出来的血液尽数咽下,再次朝前追去。

        那壮汉手中失了武器,却也不慌,只将脚在地上一铲,随后一踢。

        泥沙碎石扑面,张仲不敢闭眼,亦担心冲过去时,盾牌挡住视线,被其攻了下盘。

        只得将身躯微微下蹲,以盾牌挡住胸腹头颅。

        叮叮当当的碎石响声中,张仲刚刚露出一点视线,就看见一只四十四码的大脚。

        皮肉交击金属的闷响中,张仲再次后退。

        眼角余光中,他看见壮汉翻倒在地,随后连滚带爬的起了身,抓起之前被张仲按倒的孩子,转身就朝着山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