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48,triple kill

48,triple kill

        一根根巨大的木头,从张仲身边滚过,他靠着石壁一动不动,除非实在避不开,才站出去给它一脚。

        滚木不多,只有七根,很快便过完了。

        紧随滚木之后的,是十来个在微光中只有大致轮廓的黑影。

        光线不强,张仲看不清他们的模样,但却能看出他们的体型,颇为壮硕。

        看了一眼山下被射翻,又被滚木击中,倒伏在地上,生死不知的两个亭卒,还有中了一箭,被滚木擦了一下,正在低声哀嚎的茂。

        张仲心中,恨不得把这个坑爹的货活活掐死。

        本来设伏等贼寇下来,再一举击破。

        好好的布局,全都被这个坑货给毁掉了。

        若不是他贪功冒进,自己和叔公等人,根本不会上来。

        也就不会被滚木将自己四人,与山下的亭卒们分开。

        并且,之前那一场滚木,要不是张仲神力惊人,估计他的叔公和两位亭长,都得死在滚木之下。

        就算不死,像这货这样擦伤一下,之后再以三对十,那也是稳输的局。

        哪怕是现在,张仲几人完好无损,仗也一样难打。

        不仅仅因为人数上的差距,还因为,那些贼人携带有长矛和戈戟之类的长兵器。

        而张仲他们,用的却是六十多公分的青铜剑。

        “挽弓。”随着老人一声令下,张仲将青铜剑插在地上,拉开了长弓。

        “我之过也。”炭努力将弓拉开,左胸的伤势疼得他额头都在冒冷汗,但还是坚持说完。“不当弃矛。”

        “不弃,就死在滚木之下了。”张仲松开右手,弓弦的脆响声中,箭支正中敌人胸腹。

        其余三人的箭支也差不多,他们都是老行伍,二十多步的距离,哪怕只有一个轮廓,也不会射偏。

        然而,敌人却只倒下了一个。

        其他三名中箭之人,就在张仲懵逼的眼神中,胸口插着箭支,继续向着山坡下方跑来。

        “举盾。”炭没有惊讶,立刻就下了另一个命令。

        四人半蹲在地上,以盾牌遮住自身大半,然而一声脆响之后,竟只有一箭射中了他们的盾牌。

        这命中率,不高啊!

        张仲起身,此时,双方都已经来不及再射第二轮了,因为他们和贼人之间,相隔已不足十五步。

        这种情况下,无论差距有多大,都只有一个办法了。

        狭路相逢,勇者为胜。

        炭也和张仲是一样的想法,他右手将长剑高高扬起,发出一声大吼。“岂曰无衣。”

        张仲,张礁,石木,尽皆出声。“与子同袍。”

        受伤颇重的茂,也发出了一声同样的高呼,随后拖着伤体朝着贼寇迎了上去。

        双方迅速接近,到得还有五六步的时候,张仲才勉强看清这群蛮人的装束。

        他们,穿着秦军制式的盔甲,手中持着长矛戈戟。

        并将盾牌绑在了胸口,这也是之前为什么中箭不倒的原因。

        除了额头上抹着鲜血,和盾牌比较怪异之外,他们看起来和普通秦卒没有任何区别。

        但此时,却不是观察那么多的时候,贼人已经离张仲不足五步了。

        与张仲正面相对的,乃是一个持戟的贼人。

        这时候的戟,还不是后世的青龙戟和方天画戟一类的兵器。

        而是,纯粹的以戈和矛合在一起的,最原始的戟。

        “铛。”一声青铜的脆响,张仲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原来这贼人的力气,竟然如此弱小。

        别说比之前杀死的花豹,就连里中的丑夫,他也比不过。

        张仲将盾一侧,让戟刃顺着盾牌面划过,随后欺身上前。

        那贼人心中一慌,连忙将长戟后拖,戟上长长的戈刃,正对张仲的后背。

        与此同时,一柄长矛,直突张仲前胸。

        这贼人,近身了不弃长戟拔剑吗?

        呵,愚蠢。

        张仲低低的骂了一声,左手抬起,将戟杆往腋下一夹,青铜长剑同时猛力一挥,正中刺过来的长矛。

        脚下不停,张仲向前连踏数步,持戟的贼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手中的戟杆撞得失去平衡。

        随后,在他惊恐绝望的目光中,张仲的大脚向下一跺。

        这一脚,张仲用了全力。

        他的力量到底有多大,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以至于轻盾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脆响,青铜盾面被整个崩碎,木头炸开的碎片中,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断裂声随之响起。

        那贼人的胸腔,竟然被他整个踩炸了,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死在了冰冷的泥地上。

        原来杀人这么简单?

        不容细想,一柄长戈就直突张仲头颅,之前被击开的长矛也同时刺了回来。

        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两把长戟也照着张仲当头砸下。

        这些贼人,几乎出了一半人来对付他一个。

        情况危急,以盾牌的防御面已然防御不住,张仲索性将盾牌整个向前一扔。

        砰的一声炸响,持戈的贼人被这近百斤的盾牌整个砸飞。

        左手握住刺来的矛柄,张仲推着他不断前进,直到两柄长戟的戟杆砸在了他的肩上。

        近身了,三位,受死吧!

        左手用力一拽,持矛的贼人受不住张仲的巨力,长矛被整个夺了过来。

        他脸上一慌,转身就要逃跑。

        张仲将长剑往地上一插,右手握住矛柄,身躯一转,长矛便好似棍子一般横扫出去,正中贼人腰间。

        这一棍何其之重,以至于木质的矛杆竟然承受不住,崩成两截。

        而那贼人,更是整个腰部都被张仲完全打碎。

        将手中断掉的矛杆扔开,张仲拔出地上的长剑,正要上去给两个持戟的贼人一人一剑。

        却感觉腰间一疼,自己却先中了一剑。

        他低下头,面前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身高不过五尺左右的样子。

        还有这么小的贼人?

        战场之上容不得犹豫,张仲也不细想,抬腿就是一脚,却被那小孩躲过。

        早有预料的张仲,左手一抓,便抓住了其肩膀。

        随手往下一按,只听砰的一声,小孩整个被按翻在地,一动不动。

        肩上的长戟随之一松,张仲抬起头,将长剑紧握,正准备继续迎战。

        却发现那两个持戟的贼人,竟然并没有拔剑,而是头也不回,大呼小叫的向着山下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