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47,冒进

47,冒进

        佐证这件事的,还不仅仅之前张仲所发现的。

        更因为他这一路走来,并没有看到任何脚印。

        对手的心思,此刻已昭然若揭。

        以袭击亭卒,来做为幌子,让防守的士卒以为他们已经跑了,分散开寻找,到得相距颇远的时候,再一举冲出来。

        或者,更等到所有人都以为他们逃走了,再冲出来。

        此时,这些贼人,在张仲眼里,已经不是想象中什么都不懂的民夫。

        他们当中,极可能有参加过战役的老兵。

        想到这里,张仲突然想到自己的叔公,以及炭,石木两位亭长,他们岂不危险?

        “等等。”张仲轻喝了一声,却吓了身边的亭卒一大跳,他抖抖索索的转过身,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仲.....仲哥儿,怎么了?”

        张仲抬头,看向那远比防守地点还要高的悬崖,这几乎两百米的高大悬崖,就算是结绳,也悬挂不下来。

        这里,不值得搜了。

        “回去。”

        “唯。”亭卒转过身,再次走在前方,许是因为要去的地方人多点,他倒是没那么抖了。

        很快,张仲再次回到山坡下方,还没有到火堆,就听见一个极小的声音在喊他。

        “仲哥儿,过来。”

        张仲微微一愣,不等他反应过来,那个声音就接着说道。“咸,汝拿着火把往远处走,之后挂在树上再回来。”

        咸微微一怔,随后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寻去。

        直到这时,张仲这才听出,这个压低了的声音,他的主人是谁。

        滴水亭亭长,炭。

        张仲沿着声音所在的位置,慢慢摸索过去。

        没多久,他就走到了炭所在的位置,借着天空中才开始微微泛起的光亮,张仲看见了这里所聚集的人。

        炭,张仲的叔公张礁,石木,加上张仲自己。

        总共四个人。

        张仲大约猜到了他们在这里做什么了,但还是询问了一句,确定一下。“你们不是?”

        “刚刚查找之时,路上无贼人脚印,草丛无践踏痕迹。”

        “贼人多半未出,便是出,也未曾尽走。”

        果然,他们也发现了这一点,秦国的官吏,当真可以说是抓捕犯人的行家里手了。

        “那我们?”

        “等。”

        等了一会儿,几人没等来贼人,反倒是茂带着三个亭卒回来了。

        “叫他不叫?”炭随口问了一句,然后四人面面相觑,有些拿不定注意。

        但很快,就不用拿主意了,因为茂已经走到了火堆旁边,蹲在地上,看着已死去的亭卒。

        而侧对着张仲他们的脸上,脸色极其的难看。

        至于那个曾经睡觉的亭卒,此刻脸上全是红肿,似乎被其他人打了一顿。

        私斗,要是这会儿出去,应该可以把他们全抓起来了。

        刚刚学完盗律的张仲,有点条件反射,就像是小时候学完勾股定理的时候,看见个三角形就想算一算。

        此时,他也同样是这样,就想找个犯法的,抓一抓。

        “如此,也好。”石木突然开口,他的神情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但声音却很淡然。

        “若全走了,贼人说不定还不信。”

        “也是。”炭附和了一句,彻底打消了叫茂过来的心思。“叫他过来反而误事。”

        炭话音刚落,就听见铮的一声脆响,是箭支和青铜盾交击的声音。

        随后响起的,是茂愤怒的暴喝。“早知道你们这群贼人没有下山,纳命来。”

        不过刚刚喊完,茂就一马当先,带着三名持火把的亭卒,向着山坡之上冲去,很有些冲阵猛士的味道。

        炭愣了好一会儿,才发出一声气急的怒骂。“竖子。”

        “尽坏我大事。”

        尽管怒骂出声,炭还是不得不冲出去,见死不救是犯法的,更何况是同袍,那就更加严重了。

        所以,哪怕再看不惯,四人也不得不跟上去。

        途中,张礁轻声对着张仲说。“茂不得不如此,他伍中已死一人,若不得贼首,他全伍皆要受罚。”

        “但他不等同袍,如此冒进,却是军中大忌。”

        张仲点了点头,将盾牌紧紧持住,朝着山坡奔跑。

        “山中树多,矛不好用,先弃之。”

        四人皆丢下长矛,拔出长剑,速度再次加快。

        但他们才不过跑到半山腰,茂就带着两个亭卒向下跑回来了,他们神情惊慌,面如土色,连盾牌都丢了,只亡命也似的跑着。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巨大的轰鸣声。

        张仲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一只手抓住,拖了个翻转。

        “有滚木!!!”炭发出一声大吼,随即转身,拉着张仲就往山侧的悬崖跑去。

        临走之前,他对着正在奔跑的茂三人吼道。“丢掉火把。”

        话音刚落,就是一阵箭支破空的呼啸。

        两个亭卒发出痛呼,栽倒在地,顺着山坡向下滚去。

        茂手中没有火把,目标不太明显,只肩上挨了一箭。

        他虽然智商不高,但军事素质还算过硬,没有丝毫停留,连滚带爬的跑到悬崖壁,随后才捂着肩膀,缓缓蹲下身子。

        而张仲这边,还未曾跑到悬崖,身边的炭就发出一声痛呼,

        张仲心中一惊,以为炭也中了箭。

        “不要管我,我旧伤发了。”

        怎么可能不管?

        长剑来不及插回鞘中,张仲便往嘴边一送,用牙齿咬住,单手一揽,将炭整个夹在腋下,朝着悬崖继续跑去。

        “仲哥儿,你还年轻........”

        张仲嘴中咬着剑,不好回话,只不停迈动着脚步,向前奔跑。

        “炭,汝休得啰嗦。”

        老人的声音在左近响起,他的奔跑速度向来很快,比起张仲这个年轻人也不差太多。

        就在即将抵达悬崖边上的时候,一根巨大的木头,朝着张仲撞了过来。

        张仲将牙齿咬得崩崩作响,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奋力一脚。

        巨木发出一声闷响,张仲从脚尖到脚掌,整个一疼。

        随后,巨木便转了方向,朝着另一边悬崖滚去。

        再跑了十余步,张仲终于到了悬崖,他将炭放下,看了看身边,老人和石木都在,才缓缓松了口气。

        “年轻怎么了?”张仲将长剑再次握在手中,对捂着左胸的炭说道。

        “吾虽幼,却也不舍同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