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43,张擒豹

43,张擒豹

        箭支的脆响,如同一记耳光,啪啪的打在了张仲的脸上。

        生疼。

        二十多步,不到三十步的距离,一只高一米多,长两米多的庞然大物,他居然射偏了,敢信?

        将青铜剑拔出,张仲看了一眼前后腿都受了严重伤势,还在努力向前爬动的花豹。

        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想法。

        不知道秦国,有没有野生动物保护法。

        有个屁呀?

        是豹子的皮毛不值钱,还是豹子的肉不好吃?

        在这个地广人稀,野兽横行的时代,法家那群人就算是闲得蛋都碎了,怕是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吧?

        左手将重盾再次提上,张仲朝着这只险些杀了他的花豹走去,他要去杀了它。

        “仲儿,猛兽伤重,必起搏命之心。”张礁的声音自张仲身后传来,带着剧烈的喘息。“且用矛。”

        张仲转过身,看见老人正一手持着长弓,一手握着长矛,站在不远处。

        他的衣衫和须发上都沾满着露水,并且,还在拉风箱似的剧烈喘息,显得十分狼狈。

        但在张仲眼里,这个老人,却着实帅气得紧,老帅老帅的。

        离得最远的是他,来得最快的是他,射中花豹后腿的,也是他。

        只能说一句,不愧是军中老卒,着实厉害。

        “好。”张仲还剑入鞘,伸手接住老人扔过来的长矛。

        豹兄,我来送你最后一程了。

        随着张仲一步一步靠近,花豹开始露出它长长的犬齿,并发出低沉而嘶哑的咆哮。

        “叫什么叫?”

        张仲将长矛一转,用长矛的柄向下一敲,正中花豹的头顶。

        “嗷~”花豹漂亮的卡姿兰大眼睛,被这一棍子生生敲出血来,发出了一声尖锐的痛呼。

        脚下不停,花豹继续拖着伤腿移动,速度竟然还不慢。

        张仲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它一个痛快。

        他将盾牌丢在一边,双手握紧长矛,打算给它致命的一敲。

        “吼!”眼见张仲弃掉盾牌,花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翻身一跃,竟然朝着张仲猛扑了过来。

        张仲心中一惊,身形暴退,随着指甲划过皮甲的声音响起,张仲抬腿就是一脚,将这足有几百斤重的猛兽踹出十几米远。

        肉体撞击悬崖的声音中,花豹口鼻溢血,浑身抖动,发出低低的哀鸣声。

        眼见,就要不活了。

        张仲这才低下头,看向胸前的皮甲。

        那里,有五条长长的抓痕,一滴滴血液正在沿着抓痕渗出,这秦军制式的甲胄,足足两层,竟然都没有完全挡住那花豹的爪子。

        大意了。

        为了不破坏皮毛,干了一件蠢事。

        “死了?”张礁走上前来,看了一眼悬崖边上的花豹,随口问了一句。

        “嗯,死了。”

        老人点了点头,将长弓挂回腰间,朝着花豹的尸体走去,张仲注意到,他的脸色很是难看。

        “叔公还好吗?”

        “无妨,只是之前跑得急了些。”张礁摇了摇头,站定在花豹的身边,想了想,对着张仲说道。“你且过来。”

        张仲走到张礁的身边,却见得老人将花豹后腿的箭支拔了出来,放进了他随身的箭囊,并伸手在张仲的箭囊当中摸了一支。

        噗的一声,将其插在了花豹原本的伤口上。

        ???

        这一顿操作,将张仲弄得有些迷糊,他正准备开口询问,却被跑来的炭的声音打断。“仲哥儿,发生了何事?”

        张仲回过头,见得炭全服武装,已然到了篝火的旁边,而他带着的亭卒,却落了他不下百米。

        这身体素质,差距有点大啊!“有一只豹袭击了我,已经被我杀死了。”

        炭急速上前,走到张仲和张礁的身边,他低头看了看身长两米有余的花豹尸体,倒吸了一口冷气,惊叹的说道。“这花豹,可算得上是半只异兽了。”

        不等张仲开口问异兽是什么,他就再次说道,语气中带着十分的佩服。“仲哥儿当真勇武过人,如此,已称得上张擒豹了。”

        张擒豹???

        不行,赶明儿我就上山去打只老虎。

        改外号叫张擒虎。

        三人随意聊了几句,双桥亭的人才走到花豹的尸体旁边,他们看着两米多长的花豹,也是发出阵阵惊叹。

        双桥亭的亭长,更是由衷的夸赞道。“仲哥儿之勇武,军中锐士恐怕也有不如。”

        一个亭卒也附和到。“这当有十人不挡之勇啊。”

        “有仲哥儿在,群盗何族惧之?”

        一声声的夸赞,让张仲很有些不好意思。

        但同样,也有些自得,心中暗道,尽管夸吧,让我在一声声靓仔当中迷失自我吧!

        直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大晚上的,一只野兽,你就把我们全叫起来了?”

        那是白石亭的亭长,他此时正指着求援的中年亭卒,大声的骂到。“不知死的隶臣,打扰了乃公睡觉,若是汝在我手下,我......”

        “便是在汝手下,你却要如何?”炭的声音极大,宛如一只发怒的猛虎,他越众而出,大声说道。“军法言,夜起三军,过时不到,衣甲不整者,斩。”

        炭拔出长剑,向前猛踏数步,直走到了他的身前。“汝信不信,我就算此时杀了你,汝的头颅,也只是我的战功。”

        白石亭的亭长茂,被吓了一大跳,他连退数步,远远的离开了炭的身前,呐呐的说道。“一只野兽也要尽起?”

        “以盾为号,听者尽出,这是贼曹掾的命令。”炭怒目圆睁,须发皆张,对着茂吼道。“你的盾呢?”

        “我我.......”茂结巴了一阵,硬着头皮说道。“没带。”

        “衣甲不整,你说我杀不杀得你?”

        茂脸色巨变,却辩驳不得,只能俯身认错。“是茂之过,炭公恕罪。”

        炭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一点,但还是掷地有声的说道。“再有下次,我便杀了你。”

        茂也不敢狂妄了,只低声应是。“唯。”

        张仲听得一愣一愣的,便小声对着身边的老人问到。“叔公,亭长说的是真的?”

        “假的。”老人脸色不变,淡定的说道。“诈他的。”

        张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