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34,杀官的群盗

34,杀官的群盗

        “是何事,让参加过两次伐赵的你,如此胆怯?”

        “非是胆怯,实在是身体不由人呐,年纪大了,早已不复当年之勇。”炭揉了揉肩膀,指着左胸口说道。“你可还记得?”

        “当年车骑将孟咸身死,我为赵骑所逐,重伤回营。”

        “自然记得。”老人沉默了一下,方才说道。“你带回来的,可是河内健儿五万人身死的消息。”

        “这却........如何能忘?”

        一阵长久的沉默之后,炭才打破了沉默,出声到。“这些日子,我的胸口又在隐隐作痛,恐伤势已然反复。”

        “那一戈,毕竟险些伤到了我的心脏。”

        说到这里,炭竟然笑了,并笑得十分畅快。“也是那赵人长久未食,力道不佳,才让我逃过这一劫。”

        “活得一命。”

        “如今,却也不亏了。”

        老人也跟着笑了,战场上,这样的伤势还能活下来,确实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你还割了他的头。”

        “是啊,我还割了他的头颅。”炭眼神一亮,连带着腰背都挺直了些,似乎又恢复了当年的豪气,但很快,他气势又弱了下去。“我左臂,已然使不得力了。”

        “如此严重。”

        炭点了点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起了此来的原因。“前两日夜间,乡上游缴来到亭中,言道,县内有群盗出入,足十人。”

        “十人,群盗?”老人低低念叨了一声,随后看向张仲。

        张仲正准备解释,就被老人的大手拍在了肩膀上,他点了点头,夸奖张仲。“汝做得很好。”

        咦???

        你这就明白了?

        真的不需要我再解释一下吗?

        炭看了看张仲,再看了看老人,似乎明白了什么,饶有兴趣的说道。“游缴说,他来里中时,未曾见到你,便与仲哥儿交代了。”

        “仲哥儿是如何说的?”

        “他言道最近有亡人出没,有三人以上于里中经过的外人,须得告知于他。”

        老人脸上有了些笑容,显得颇为开心。“并使壮男子两人,留于里中。”

        炭很明显有些惊讶,他上下打量了一遍张仲,似乎没想到这个每日里只知道打人杀狗的年轻人,会处理得颇为得当。

        “临敌而不乱,言之于弱,以固军心,并防敌于外。”

        “此用兵之道也。”

        不过刚说完,炭还没来得及捋一把胡子,就看到张仲和老人都直勾勾的看着他。

        他想了想,才说道。“仲哥儿倒是.......”

        “倒是,还不算笨。”

        张仲看他,是因为他发现面前的亭长,很是知道些兵法的道理,因此,很有些钦佩。

        但此时,经过他刚刚的一句话,原本在张仲眼中还有些高大的形象就轰然倒塌了,取而代之的,是半个逗比。

        你要么就夸,要么就憋说话。

        “你此去,与此事有关?”老人毫不意外他会这么说,但对于逗比这种生物来说,你要是反驳他,那话题,可能就回不到正轨了。

        所以,你只需要不理他,并给他一个原本的话题就好了。

        “然也。”说起正事,炭就要正经多了,他点了点头,接着说了下去。“今日上午,邮人加急从县上,带回了一封行文。”

        “言道,贼曹掾所派出追击之人,已经找到了他们留下的痕迹,似向我们这边来了。”

        “那又如何?”老人双目一瞪,毫不惧怕的说道。“赵人甲士我尚且杀得,群盗便杀不得?”

        “一群乌合之众,若在繁茂林中,你我二人便可将之杀尽。”

        “并非如此简单。”炭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你可知道,他们犯的是什么罪吗?”

        “什么罪?”

        “杀官。”

        老人眼睛更睁大了几分,脸上有些不可置信。“竟有人胆敢杀官?”

        “不怕车裂吗?”

        “还不是一般的杀,乡三老,游缴,和四名求盗,尽杀了。”

        老人倒吸一口凉气,张仲也跟着倒吸了一口凉气。

        乡三老,游缴,和四名求盗,也就是说,乡政府,连带乡派出所,几乎被整个端了。

        放在后世,那绝对是一场可以全国通缉的超级大案。

        甚至,还会出动军队协助捉拿。

        就像当年在雾都,追捕周某那般。

        “那游缴,虽未曾参加过长平大战,却也是前些年伐韩时,活下来的锐卒。”

        “论林中作战,单人破敌,百步射击,自然不如我等斥候,但阵战之能,却不差太多。”

        炭长出了一口气,似乎要将心中的郁闷全部吐出来,好一会儿才继续下去。“但他,和四名求盗,皆被贼人所杀。”

        “兵器铠甲呢?”

        “被贼人盗走了。”炭说到这里,却揉了揉眉心,似乎很有些头疼。“他们还打开了乡中游缴武备,尽取之。”

        杀警,还抢了乡派出所的枪械库。

        卧槽!

        要是在前世,军队出动妥妥的了。

        但在秦国,看他们的样子,这算是一件大事,但还远远达不到震惊的程度。

        甚至,连多畏惧都算不上。

        “是以,他们不是手无寸兵的普通群盗,而是一群,弓,剑,盾齐备的甲士。”

        老人看着炭,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县上让你配合捉拿?”

        “然也。”

        “我将于山路要道布防,以拦群盗。”炭苦笑了一声,随后闷声说道。“以我现在的身体。”

        他指了指身后的两个亭卒。“带着这两个不济事的新卒,若真不幸遇到的话,恐怕,就要回不来了。”

        老人默然,他知道了这个同袍来这里的心思,他是来寻求帮助的。

        滴水亭所辖的十个里当中,上过战场,杀过甲士的人不少,但真正能在小队作战当中,杀得死甲士的人,却不多。

        而他,算是杀得最多的人之一了。

        而另一个之一,就是面前这个逗比。

        老人侧头看了一眼张仲,作为半个里正,像这样的情况,县上是一定会征招他的。

        而他自己却不一样,他有爵位,不是全国性征战,以他的年龄,都是可以免于征招的。

        而同袍也知道这一点,询问他,只是为了让他自己做决定。

        “仲儿,你去与我寻碗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