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33,王欲兴师?

33,王欲兴师?

        弓的制造,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一把上等的好弓,那就更是麻烦了。

        哪怕定好了规程,材料也齐备,同样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做好的。

        尤其是,这把弓的使用者,还是张仲这种,具有着非人力量的,猛人。

        那做起来,就更是难了。

        所以,自之前商谈好之后,丘已有两日未曾来过工地,只全心全意的去做那两把好弓去了。

        这也是因为,在秦国,无论是做什么,工期都是有规定的,他不能误了五百主的弓,却也想早点给张仲做好。

        便不得有丝毫闲暇了。

        内心感激长辈们所作所为的张仲,也未曾因为新弓未到而偷懒,便就着之前的猎弓继续习练射速。

        哪怕条件有限,张仲这两日间的习练,也仍旧有了不小的进步。

        他射箭的速度,比起之前要快了许多。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原本,射得很慢的缘故。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全里动员,工程的进度加快了许多,如今,只需得再有两三日的功夫,就能将今年的更役彻底完成。

        要是里中众人稍微勤快些的话,张仲甚至,有可能在第四日抽出时间,去一趟乡里袭爵。

        这日下午,张仲正对着五十步外的大树练着射击,突然有一个苍老且浑厚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礁兄,你在教仲哥儿射术?”

        张仲将手中的箭失射出去,方才回过头,与叔公一同看向来人。

        来人不止一个,而是三个,其中为首的,是一个头戴赤色带子男人,他身躯魁梧,穿着秦人制式的皮甲,腰间悬挂着短弓,箭囊,和青铜剑。

        还有一面,与张仲放在道旁的盾牌一模一样的青铜重盾。

        可以说是全副武装了。

        到他走近时,张仲才注意到他头发微微有些泛白,但远不及张仲叔公那般严重。

        张仲看着眼熟,想了一下才想起,他就是这滴水亭的亭长,也是那个拿尺子一量,就把一个十三岁的孩童生生写成了成年的好(keng)人(huo)。

        嗯,他还有一个身份,张仲叔公长平之战时的同袍。

        也直到此时,张仲才知道,自己的二叔公名字叫做礁,之所以会这样,那全是因为以他叔公的地位,里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直呼他的全名。

        就算是另一个有爵位的公士,也只敢喊他张簪袅,而不敢称呼全名。

        不过,张礁,瞧瞧人家这名字,再看看自己的张仲,他顿时感觉到了来自列祖列宗的深深恶意。

        这张家,他估摸着,从建立开始,到现在,怕是不止一个张仲了。

        很有可能,有很多很多个。

        毕竟,这名字翻译过来,那就是张二啊!

        比张三好一点,也好不到哪儿去。

        “炭,汝怎么过来了?”老人也不再督促张仲了,给了一个眼神,示意他跟着自己一起,过去接到来的亭长。

        “有些小事,过来与你说说。”炭说完之后,看了一眼张仲,顺手拍了拍张仲的肩膀,发出一声惊叹。“不过十数日不见,仲哥儿又壮了些呀。”

        张仲:..........

        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绝望啊!

        这么长下去,以后怕不是要变成四方的,到时候,威猛是威猛了,但魅力什么的,完全就无缘了好吗?

        再配上一副络腮胡子,那就是活脱脱的猛张飞啊!

        这还算好,要是挺个大肚子的话,画风说不得就变成真三的许褚了。

        张仲心中的吐槽一大堆,但脸上还不得不露出笑容。“谢长者夸奖。”

        “非是夸奖。”炭捋了一把下巴上茂密的胡须,笑着说道。“实在是事实如此,若是仲哥儿,再长上一副茂密的胡须.......”

        张仲:!!!

        聊不下去了。

        告辞!!!

        炭再次捋了一下自己的大胡子,自得的说道。“便当得起美男子的称呼了。”

        我听到了什么?

        有人长得跟银背大猩猩样,还留一脸大胡子,居然还敢恬不知耻的说自己是美男子。

        你怕不是对美男子这个词语,有什么误解。

        不对,难道说,在秦国,女人们的审美观是这样的?

        画风何其清奇呀!

        “借长者吉言。”张仲眼角余光上下打量了一下炭,身材雄壮,可称得上是虎背熊腰了,但美在哪里,确实没发现。

        “别夸他了,他以前什么样,你也知道。”老人打断了炭的话,伸手想要拍拍张仲的头,却发现够不到,便拍了拍张仲的肩膀。“那都是里中之人夸的。”

        “骄则损。”

        炭认真的点了点头,严肃的说道。“是我想的不周到。”

        随后,他回过头来,对着张仲说道。“仲哥儿这身板儿,长得跟野猪似的。

        老人:.........

        张仲:.........

        牙根痒痒,好想打人。

        张仲还没有付之行动,旁边的老人就动手了,他一脚踢在炭的腿上,将他踢了个半跪,随后抬手一抓,擒住其胳膊,腰间用力,膝盖顺势一顶,一掀,就将他按倒在地。

        “你是最近太闲了,想松松筋骨?”老人的咆哮声,响彻了整个工地。

        张仲一惊,看向那两个亭卒,却发现他们早就偏过头了,并且,还在闲聊着些什么。

        想了想,张仲也偏过头,装作没有看见两个老小孩的样子。

        但被按倒在地的亭长却发出了哈哈大笑,好一会儿,才止住,他说道。“距离军中如此,过去多少年了?”

        老人松开他,沉默了一小会儿,才说道。“二十多年了。”

        炭翻身爬起,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他也不去看左右,他知道那些里中农人,不敢回头看他。“是二十三年了。”

        老人眼睛微微眯起,就这样看着炭,看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问道。“王欲兴师?”

        炭微微一愣,随后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没有这回事,你也知道,冬天寒冷,不是行军的时节。”

        “那你........”

        “我接到了一封行文,要出一趟门,这一去,不一定就回得来了。”

        “所以,找你叙叙旧罢了。”

        ps:公司聚餐,紧赶慢赶,赶了两章,给大大们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