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27,长矛也不简单

27,长矛也不简单

        “矛,是军中最常见的兵器,也是军中,最好用的兵器之一。”灰白色的浓雾中,汉子们呼喝的号子声下,张仲挥舞着长矛杆。

        而老人,就在旁边一点点与张仲讲述长矛在军中的用处,和长矛与长矛之间的区别。

        “军中长矛分数种,最长者,为战车冲阵之矛,需锐卒两人共持,足五步。”

        “锐卒于上,矛可探出车马,杀敌于外。”

        足五步,张仲暗暗衡量了一下,大约七米左右的样子,(秦时一步是双小步,大约一米四的样子。)七米长的矛,简直不可以想象。

        “但这,不是常用的兵器,冲阵折断之后,便需得弃之。”老人拍了拍张仲的肩膀,示意他身躯向下俯一点,随后接着说道。“是故,战车上,还有一种长兵器。”

        “戈。”

        说到这里,老人顿了顿,随后他一拍脑袋,说道。“汝日后又不做车骑,我与你说这些做什么?”

        张仲:..........

        你对车骑是有多大的怨念?

        但张仲也不好反驳,只按照老人教授的刺击方式,一遍遍练习着,直到老人想好措辞,开始了新的讲述。

        “而步卒的矛,大致分为三种,丈八,丈六,丈四,材质上并无太大的区别,唯一相差的,就是长短。”

        张仲听到这里,便有些疑惑了,按道理来说,像这种制式的长兵器,应该是越统一才越好,就像现代战争的子弹一样,越统一,越好补给,不应该分得如此多才对。

        “可知为何?”

        张仲摇了摇头,他确实不知道,并且,还不敢以后世的眼光来评判,毕竟,秦军无岁不战,打得六国苦不堪言,自然是有其道理的。“仲不知。”

        老人也没有责备什么,只是对着张仲举了个例子。

        “车骑冲阵,步卒持长矛以待,同等数量,可能挡之?”

        张仲没有见过秦国的战车,也没有见过那传说中需要两个健壮军士共持的长矛,确实不敢评论。

        但他,可以猜啊!

        以老人此时的问题,和他现在的脸色来看。“不能挡。”

        “然也。”老人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车矛长三丈,而步矛远逊,军士体魄数量,亦没有差别,如此,冲阵便不能挡之。”

        张仲想了想,还是问了一个问题。“矛后尚有矛,如何冲?”

        老人笑了笑,似乎觉得张仲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意思。“你以为车骑的矛,只能杀一个人吗?”

        “你以为,车骑之上的从骑,持戈是为了看吗?”

        昂!

        被问懵了的张仲,只好默默的继续着突刺的动作。

        “戈便是从骑挑开车骑前方兵器的,它有小耳,可勾可拦,可挡可按,亦可杀。”

        原来从骑的责任是做这个的。

        “如此,不得数倍之众,不可陷车骑于阵外。”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步兵的兵器被挡开了,那确实是一场灾难。

        但和这长矛的长度,有什么关系呢?

        张仲尽管心中疑惑,也只是憋着,因为他知道,老人接下来一定会告诉他。

        果然,老人并没有让张仲久等,很快,就把原因告诉了他。“是故,军中方有此三矛,三矛相斜,丈四于前,丈六为中,丈八为后,三者前后不一,而矛尖平齐,可挡车骑于战阵之外。”

        斜着站?

        短的站在前面,中等长度的站在中间,最长的,站在后面?

        仔细一想,张仲发现,还真如老人描述的那样,三排的矛尖,几乎都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更有意思的是,第一排和第三排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有接近一米五,加上长矛的长度,车骑那七米左右的长矛,除去在车上的部分,最多,也就只能捅穿步卒两人,第三人根本够不着。

        这叫什么来着,长度换空间?

        以同样的数量,做出更重叠的阵型,使得敌人面对的长矛更多,防御的范围更广阔?

        并且,还防备了敌人超长的车骑矛,连续穿插数人的情况发生?

        还有这种先进的战术?

        卧槽!

        机智啊!

        古时候的战争智慧,当真是不可小觑。

        尤其是秦国这个以战争为立国之本的虎狼。“原来如此!”

        “仲受教了。”

        老人再次伸手拉了一下,将张仲的矛角度往上调整了一点。“正是如此,昔年与赵长平交战,两军数量无绝对差距,我等才能屡挫其车骑锋芒。”

        张仲一遍遍刺击,老人在旁边不断指点,每一个动作,都务求其做得标准。

        虽然身体当中住着一个成年人的灵魂,但张仲现在的样子,毕竟还是一个孩子,老人似乎有些担心他不耐烦,在又一次指点之后,便说道。

        “习武可以犯错,但战阵之上,是不可以犯错的,错了,便是死。”

        张仲点了点头,将长矛照着老人刚刚教导的位置刺出,分毫不差。

        老人暗暗点头,并纠正了张仲脚下的步伐。“命只有一次,你勿要怪叔公太严。”

        平时多流汗,战死少流血,当初差点进侦察连的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他也将每一个要点都仔细记下,不过说到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长矛这种直来直去的武器,其实,并不像它看起来那么简单。

        从握住的姿势,重心,刺击的角度,方位,都是有很细致的要求的。

        不然,更费力不说,还容易失去重心,为敌人所趁。

        并且,在防备车骑的时候,长矛末端,立于地上,与自身的身体之间的距离,和持握的位置,如何立得更稳,如何能最大的杀伤敌人,都有很大的讲究。

        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并不简单。

        “仲知道,叔公无需担心。”

        老人点了点头,脸上严肃的表情有一刹那的变化,但很快,又变得严肃。“除了赵国劲骑,其余诸国,车骑皆不为我等秦人之右。”

        “是以步战为多,而长矛为大军之前驱。”

        “诸国亦莫不如此。”

        “习其技法,便为此时所用。”

        ps:紧赶慢赶,终于抢在十二点前写完了这一章,谢谢投资的大大们,签约我不敢保证,但三十天的3000字,肯定能拿到手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