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20,以剑刺之,深不盈寸

20,以剑刺之,深不盈寸

        感觉到了法家的“凶残”之后,刚刚才得到问题答案的张仲,又紧接着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那道左行人呢?”

        “罚十钱。”

        好嘛,没有车的,交不起罚款,少点也可以理解。

        不过,问题来了。

        路人该怎么才能到对面去,难不成,秦国还特么有斑马线和天桥?

        卧槽!!!

        震惊。

        为了让自己更震惊一点,张仲出声问道。

        “行人若是要去道右,该如何穿过?”

        “无车即过。”

        张仲:???

        意思就是说,如果没有车就可以随意横穿马路了?

        也就是说,行人在遇到车辆时不避让,横穿马路就要罚款,如果没有车辆,就可以穿过。

        那车呢?

        等等,我要捋一捋。

        “那车在无行人时,靠着道左行走又该如何?”

        “车行道左,游缴观之,皆罚。”

        只要被看见了,就要罚款。

        好嘛。

        懂了。

        张仲稍微松了口气,这交通法,还是很原始的嘛!

        还以为会有斑马线,天桥,地下通道啥的。

        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说来也是,要是秦国的交通就这么先进了,那么,后世两千年,岂不是原地踏步了?

        不,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是原地踏步了,而是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了。

        生生从先进的制度活成了原始人。

        见得张仲问完,老人又讲起了之前的话题,关于路段徭役的话题。

        “十五尺宽,一里长的路,凿开山石,将土夯好,再铺上石头,这是远超关中路段的困难,所以,才会派出壮年十人,石匠五人,行一个月的工期。”

        “若是在关中,一个月的工期,便须得做上五里的活。”

        每人每天修八米左右的路?

        张仲看了看那些用来夯土的巨大棍子,棍子是以石头做成的,下大上小,就像是一根根倒过来的狼牙棒。

        只不过,没有狼牙罢了。

        棍身粗细适中,以保证两只手都能握得住。

        但这东西的分量,应该很是不轻。

        因为,以里中妇人可以单手摇动果树的力量,竟然夯得很是辛苦。

        用这么原始的工具,泥土一点一点砸紧密,这么宽,这么长。

        这……确定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完的?

        张仲心中吐了个槽,但还是没有把这疑问说出来,毕竟他也没有夯过土,说不定有什么技巧呢?

        “你以后要是在外面监工,工期和劳作就可以按照这样来定。”

        “唯。”

        老人讲的这些话,都是之前滴水亭亭长未曾讲到的,他当时只是告知了张仲怎么去管理,每人需要做多少活,发多少粮食。

        石板要打造成什么形状,要铺成什么样子。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完全没有说。

        所以,老人给他讲的这些,完全弥补了张仲目前知识的盲区。

        不过,老人说到这里,张仲就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古时候的更,多数时候,应该都是用来修城墙和宫殿吧!

        除了秦国,后世好像也没有哪个朝代像这样大规模修路。

        只有秦国,这个可以称得上是基建狂魔的国家,才会在人口密集度这么低的情况下,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用心用力的去修这些东西。

        “那城墙呢?”

        老人接过张仲表哥递过来的水,牛饮了一口之后,方才说道。

        “至于城墙,活却要更重一些,须得将土一点一点往上垒,一点一点砸得紧密。”

        “成后,上下左右,以剑刺之,深不盈寸,方才可以。”

        以剑刺之,深不盈寸,张仲侧头看了看自己的青铜剑。

        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青铜剑,张仲几乎每天都随身携带,自然不是没试过。

        事实上,半个多月以前,早在他刚来到这边的时候,他就已经试过这把青铜剑了。

        这东西确实是青铜所铸,但问题在于,这东西的坚硬程度,远远超过了后世的青铜,以当时张仲的力气,却也觉得很是结实。

        难以掰断。

        要知道,张仲可是天生神力,力气之大远远超出了里中任何一个壮汉!

        所以说,这么坚硬的剑,刺土,真的能被土挡住,且刺不进一寸吗?

        老人见到张仲脸上的疑惑,便笑着指了指脚下。“你且试试脚下的夯土。”

        铮的一声脆响中,青铜剑被张仲拔了出来,他看了看地面,再看了看老人,眼中全是跃跃欲试。

        老人的眼中,也全是,你尽管大胆的试。

        “路段之紧,以剑刺之,深不可以......”

        老人话还没说完,张仲的短剑就已经刺入了土中,深度足足没过了青铜剑一半。

        老人:????

        张仲也跟着愣了愣,随后,他将目光投向老人,问道。“深不可以多少?”

        “个狗哔的。”老人骂了一声,随即转过身,向着前面一抓,扣住一个妇人并将她拉得转了个圈。“你怎么做的活?”

        妇人一惊,整个人都慌了,她急急忙忙低下头去。

        随后,就看见了张仲刺入了一半的青铜剑。

        看着那把剑,她整个人先是一愣,随后更慌了,连滚带爬的跑去拖了个夯锤过来。

        “妾身立刻重做。”

        老人板着脸,严肃的说道。“若是再有下次,汝家做更的粮食便没有了。”

        妇人急得冷汗都出来了,连声应是。

        张仲将青铜剑从泥土中拔出,站在老人的身边,看着妇人三两步就走到他刚刚站立的地方。

        明明是寒冷的冬天,汗水却不断顺着妇人的脸向下流淌,可见她此时的紧张。

        但张仲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静静地看着她受罚。

        毕竟,这个时代偷懒,是连坐的,损伤集体利益,让自己轻松,不能不罚。

        妇人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随即在手中吐了两口吐沫,再将夯锤抓在手中,用力提至膝盖。

        再之后,她口中发出一声大喝,将手中的夯锤大力砸下。

        只听得咚的一声闷响,妇人就被震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一旁。

        张仲和老人探头看去。

        那夯土,竟然纹丝未动,连个小坑都欠奉。

        ps:最近总加班,熬夜到现在才码完。

        对不起各位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