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19,秦国交通法

19,秦国交通法

        “吃饭了。”张仲表哥一声大喊,终于将张仲自批斗当中解救了出来。

        不过只是之前的一句话说错,原本和蔼的老人就翻了脸,足足训了他半个时辰,若不是这声大喊,估计还得继续。

        “以后你再说这种话,乃公就扒了你的皮。”

        拔下来的,肯定是真皮。

        张仲心中默默吐了个槽,随后伸手想要扶起老人。

        老人将手一拍,一巴掌打在了张仲的手上。“不要你扶。”

        张仲也不多说,直接拉住了老人的手臂,将其扶了起来。

        老人随着张仲的胳膊站起身,口中却大声喝道。“轻点扶,你是想把乃公提起来吗?”

        张仲心中叹了口气,一时间无言以对。

        老小孩,老小孩,果然越老越像小孩子。

        正待出声解释,张仲的表哥,那个五十几岁的男人,就端了一大碗羹走了过来。

        “舅公,先吃东西。”

        老人接过,吹了吹,然后大喝了一口,“温度不冷不烫,正好,汝有心了。”

        “特意为舅公凉的。”

        表哥一边说着,一边对着张仲眨了眨眼。

        张仲也眨眼回了他一下。

        “吾带且先带仲哥儿过去了。”

        老人随意挥了挥手,说到。“去吧!”

        表哥躬身应是,随后便不再多说,拉着张仲朝着釜旁走去。

        刚刚到得釜边,张仲就看到了一个硕大的木盆,里面装满了颜色十分丰富的羹。

        这是要端去给打石的匠人的吗?

        张仲看了看盆子,随后不再多想,挑挑拣拣选了一个最大的海碗,刚拿起木勺,还没有开始舀,就被身边的表哥按住。

        “等等。”他如此说道。

        张仲:???

        不是得罪了叔公,连饭都不让吃吧?

        果然,表哥下一步做的事情,就是抢过了他的饭碗,并扔在了旁边的泥地上。

        张仲倒吸一口凉气,嘶,恐怖如斯!

        “这个才是你的。”表哥伸手指了指木盆。

        张仲看了看表哥的手,再看了看木盆。

        ???

        这么大个盆子……

        你确定是喂我,不是在喂猪?

        “这是给我的?”

        “自然。”表哥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里中汉子吃得甚多,若不与你备足,稍后便没有了。”

        “且先吃罢,若是不够,晚些我再与你重做。”

        张仲端起木盆,席地而坐。“够了,多谢表哥。”

        “客气作甚?”

        张仲已经不再回答了,他的嘴巴已经靠在了一个硕大的勺子上了。

        半个小时后,张仲在里中众人的围观下,在他们惊叹的目光中,喝完最后一口羹。

        随后,他将空盆往釜边一放,拍了拍微微隆起的肚皮,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

        好撑,终于吃了顿饱饭。

        里中众人发出惊呼,叹道。“仲哥儿之腹,真盛饭之桶也!”

        张仲脸色一黑,提起棍子就追了出去。

        众人立马作鸟兽散,亦开始了下午的劳作。

        张仲也不再追,只看了看那些开始做活的农人,他们很是卖力,连号子也喊得更响亮了。

        与上午的一群病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以至于让张仲一度怀疑,他们早上根本就没吃饭,专门等着中午这一顿的。

        “仲儿,过来。”

        张仲看了看老人的表情,似乎不像是要打人的样子,才走了过去。

        “做工,须得各司其职。”吃完饭的老人,气倒是平顺了很多,开始与张仲讲起了监工的事情。

        “比如里中壮年,他们力气大,筋骨强健,可以让他们做搬运的劳作,而不用担心做得不好。”

        “比如妇人,她们力气要弱一些,就可以让她们做夯土的活,也能够胜任。”

        张仲看了看不远处正在路上追逐的弟弟,问道。“孩童呢?”

        老人脸上一僵,以一副看杠精的眼神盯着张仲,一字一顿的说道。“军中,无有孩童。”

        张仲突然来了点恶趣味,对着老人反问道。“我不就是?”

        老人看杠精的眼神愈发明显。随后他低下头,左右看了看,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张仲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回,问道。

        “叔公在找什么?”

        “找一根结实的棍子。”

        张仲:……

        “吾秦国的道路,规定是十五尺宽,你可知为何?”

        张仲眨了眨眼,我哪儿知道去?

        我还是个孩子。

        “仲确实不知。”

        老者站起身,走到路边,然后踏前几步,站在偏左的位置。“吾秦国的车宽六尺,大约是这个宽度。”

        “两车并行。”老人再次向前走了几步,站在距离路边缘不远的地方。“便须得十二尺道,直到这里。”

        张仲瞬间懂了,举一反三。“多余的路,是为了车辆避让吗?”

        “不。”老人摇了摇头,给了张仲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答案。“是为了无车之人。”

        人行道?

        张仲愣了一下,仔细回忆自己看过的书,疑问更明确了。

        难道这时候的人,在路边走路,不是退出路段让车的吗?

        “如此,道路之宽,便须得十五尺。”

        两车道加人行道?

        张仲再次仔细看了看刚刚修好的石路,心中还是有些不能平静,谁能想到,这两千多年前的古国,所修的道路就已经这么人性化了?

        但这还没完,老人接着说道。“且律令有言,车行于道中道右,人行于道左,汝以后若是驾车,须得多加注意,勿要被游缴罚了钱财。”

        还有交通法。

        张仲已经无力吐槽了。

        秦国的法家是有多闲,才会在这个地广人稀的时代,在不过后世两三个行省大的秦国,搞这么多的法律出来?

        他们的脑洞,不去写小说当真是可惜了。

        “如果违反了呢?”

        老者捋了一把胡须,笑了笑,说道。“罚没倒也算不得多,十分之一盾。”

        十分之一吨?

        这是个什么罚款?

        是粮食吗?

        老人仍然在笑,只是笑得有些无良,一脸都是,你小子还不赶快问我。

        张仲立马就问了。

        “约摸一石粮食,三十半两。”

        哦?

        张仲恍然大悟,随后倒吸一口凉气,一石粮食啊!

        只是因为驾车上了人行道被逮住而已。

        这个时代车和人这么少。

        简直吃饱了撑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