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17,你想多了

17,你想多了

        故事讲到这里,长平之战就已经算得上是结束了,老人也长出了一口气,将左近的妇人唤过来,让其为自己打点水来。

        张仲也趁着这时间,仔细思量了一下白起的策略。

        诱敌,不断的诱敌。

        从王龁攻击廉颇不下,两军换将开始,秦国就开始了第一场诱敌,那是以蜀中军,关中军,河内军数万组成的第一个诱饵。

        其中还有那个拿大斧头的猛人兄。

        赵括领兵全线进攻之后,将诱饵迅速击破,直突秦军大营。

        当时的他应该很自信,自以为可以斩王龁于营中,毕其功于一役。

        如果,他当时面对的,真的是王龁的话。

        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让他得逞了。

        可惜,他面对的是白起。

        第二个诱饵,是中军车骑,截断赵人中军,只是为了掩饰王龁带兵破其粮道。

        随后是河内援军,直到白起的帅旗。

        一环套一环,恐怕从王龁攻赵左军,断其粮道开始。

        白起就准备这么做了。

        就张仲目前所了解的来看,其中还存在着很多问题,很多的破绽让他想不明白,但这只是张仲的叔公,一个士兵所看到的,真实的战场应该远比这,更加多变。

        白起的战术战略,也必然更加的严谨和缜密。

        但就只是张仲所了解到的这些,就足以证明一件事,白起,料定了赵括,料定了其勇武绝人,料定了其必会破军斩将,以求速胜。

        直到赵人袭营,白起才开始收网,他趁机调了锐卒去秦左军,袭击赵人右军。

        但只是击退,想来当时的赵括,是防备了这一点的,并且,赵括将计就计,领军攻秦左军新兵,逼白起再调营内守军驰援。

        再之后,率本部精锐骑兵直扑白起军营,欲破军杀将,他的每一步,都不是无脑蛮干,但却每一步都落在了白起的计划之中。

        直到,功败垂成,身死于乱箭之下。

        想到这里,张仲微微叹了口气,白起不愧为秦国战神。

        他的强,不是类似于兵形势的破军斩将,以求速胜,也不是兵权谋的以强凌弱,或者,决胜于朝堂,更不是兵阴阳家的天时地利,埋伏掩杀。

        他的强,是全能的,在于能依照敌方主将,制定对付其的战略战术,直到将其击败。

        譬如击败楚国,以车骑纵横,击之以勇,击败廉颇,以决胜朝堂,用之反间,击败赵括,以地利人和,诱敌埋伏。

        所以,赵括当真死得不冤,估摸着赵国当时的其他名将,包括乐毅,廉颇,田单之流,只要率军出阵,恐怕,也是一样兵败身死的下场。

        喝完水的老人,打断了张仲的沉思,他吐了口唾沫,接着说道。“吾出得营中,闻得赵人俱哭,以哀歌相和,声震四野。”

        说完之后,老人看了看张仲,说道。“吾随大军向前,赵人四十万,皆无战心,弃甲兵于地,尽降。”

        张仲有些惊讶,他确实没想到,四十万赵军,却是自己投降的。

        他原本以为,这四十万人,是经过白起招降才束手就擒的,毕竟,史书上可是有“挟诈而尽坑杀之”的说法。

        毕竟,这些赵国士兵,可不同于普通的士卒。

        他们是被包围,没有吃的,吃人肉都能坚持下来的强兵,其心志,其坚毅,可以说整个五千年的历史上也不多见。

        但此时,不过赵括身死,就全部降了。

        由此可见,赵括的威望,在这支部队中,何其的强,恐怕就是赵王也不见得比得上吧!

        “可知为何?”

        尽管张仲自己想明白了,但他看了看老者一脸你问我啊的表情,还是决定配合一下演出。“仲儿确实不知。”

        “将乃三军之主,譬如国之都城,人之首脑,杀之,则心胆俱丧。”

        这么简单吗?

        不过,好像也很有道理的样子。

        “是故,军中亲卫,便可免于接战,只需护持主将安危,且主将胜,亲卫盈论,无论首级多寡。”

        张仲再次一愣,还有这种操作?

        当真是有多大的风险,就有多大的收益,亲兵虽然有主将死,则全军皆杀的军令,但这收益,也和风险完全成了正比。

        甚至,远远超过了风险。

        毕竟,纵观整个秦国,战败死亡的将军,比历代暴毙的秦王也多不了几个。

        “纵然兵败,只要护持主将归去,亦可免于削爵的处罚。”

        张仲点了点头,他已经懒得惊讶了,秦国的法家确实不是吃闲饭的,他们的每一条规定,都弄得几乎毫无破绽。

        但明明是这么先进的法律,后世为什么要弃而不用,尊从于儒家呢?

        不等张仲想明白,老者就再次开口。“夜间,诸军自点死伤,蜀中军战死三万余,关中军战死四万余,河内军多新兵,战死足十余万人。”

        张仲掐指一算,足足十七万多。

        他自然不至于一个简单的加减乘除都需要掐手指,但有老人看着呢,他此时,尚还是个没读过书的十三岁孩童。“竟死有十七万人?”

        老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勉强的点了点头,声音沙哑的说道。“加上重伤不治者,共计二十万八千余人。”

        这就是史书上说的,死伤二十余万?

        这是死伤吗?

        这是全死了好吗?

        不过,老人好像是把王龁攻廉颇的伤亡算在其中的,史书上也不知道算没算。

        “然赵军拾其同袍尸首以食,军中诸士卒,得其首级不过五万余。”

        张仲胸口微微一闷,有点酸水自口中泛出。

        打了这么久,只剩下五万的首级,他们是吃了多少人?

        “如此,则不得盈论,全军皆罚。”

        “武安君于将台之上言,赵人勇锐,主将死而全军尽降,仍怏怏不服,言道,若将军廉颇在此,必不为秦人所破。”

        “吾,欲尽坑而杀之。”

        老人长长的叹了口气,眼中带着对于武安君的崇敬,也带着些难以回首的怅然。“武安君乃命军中士卒,驱赵军于坑中,尽杀之,共得首四十万级。”

        “吾因此得成簪袅。”

        ps:这是第二更,上一更是补的昨天的,所以,应该还有一更,我尽量在十二点前完成。

        与推荐票的,悄咪咪的丢给我好么,我会接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