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15,秦国军制

15,秦国军制

        张仲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只觉得蜀中的天气,似乎更冷了些,他紧了紧身上的冬衣,看向面前的老人。

        他神情仍有些不自然,带着些恐惧和恶心。

        张仲能理解这样的感受,因为他也有点犯恶心。

        以前看长平之战的故事时,那一句“士卒互相残杀以食”,张仲其实是不太信的,但自老者讲述以后,他才知道,这确实是真的。

        并且,还远远不止那一句话那么简单。

        互肉以烹,互相交换自己的肉,用来煮了吃。

        这是何等的残忍,又是何等的坚毅?

        张仲想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意志,才会让这些士兵,宁愿割肉互食,也要与秦交战?

        换做后世,别说宋朝,就是唐朝的部队,恐怕也崩溃了吧!

        这还仅仅只是张仲这个局外人的感受。

        而对于参加过那场战役的老人来说,他的感受,他所受到的冲击,更远不止于此。

        对于他来说,见到自己同袍的尸首,被人煮来吃掉,所留下的,是一辈子的恐惧,和无法丈量的心理阴影。

        过了许久,老者才缓过劲来,他的脸色仍旧有些苍白,但身躯却已经不在颤抖。

        他继续往下讲到。

        “如此,又有得三四日,见得旌旗招展,车马连绵,有大军自河内来。”

        “一问方知,昭王已尽征河内少壮男子以为援军。”

        “足二十万人。”

        张仲知道,这是秦昭王赏爵尽起河内之兵,上至60岁,下至十五岁,尽征之,这是秦国到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一次征兵。

        而这,也代表着秦赵两国,投入了上百万兵力的长平之战,即将进入尾声。

        “吾等伤重之士,被人替换,随车骑将回营修养。”

        “至营中,辕门,围墙,拒马,皆为赵军所破。”

        “军中待命之卒,尽席地而坐。”

        “较场之上,数名都尉尽赤上身,被军法官以军棍打得鲜血淋漓。”

        “一问方知,今日晌午,赵将亲率车骑冲阵,八万锐卒竟不能挡,被其攻入大军营垒,险与武安君亲兵接战。”

        “军法官乃因此大怒,行军法于较场。”

        说到这里,老者笑了笑,拍着张仲的肩膀说到。“若说军中有免战免死之兵,则非将军亲兵莫属。”

        “哦?”张仲不太了解秦时的兵制,毕竟,历史书上不写这个。“愿闻其详。”

        “至昭王即位,改军制以来,五人为伍,设伍长,十人为什,设什长,五十人为屯,设屯长。”

        “再往上,二屯为百,设有百将,五百设五百主,至此,可有亲兵,为五十人。”

        “二五百主,设亲兵一百人,即至都尉,亲兵则千人之数,而武安君亲兵,更足万人。”

        这可以算得上是是十分有价值的信息了,张仲默默记下,以备不时之需。

        “亲兵护持主将左右,以保将之安危,无论是五百主,还是都尉,乃至于将军,其亲兵若尽死,便已是覆军杀将,全军尽没之时。”

        也就是说,亲兵,几乎是最后才上战场的咯?

        张仲眼珠转了转,暗暗记下了这点。

        “原来如此。”

        老者看了看张仲的身材,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若是如骑都尉漪那等勇将,亲兵却是死得最快的。”

        “汝切不可以入。”

        不是,你看我做什么?

        还这么强调?

        我连骑马都不会好吗?

        但与老人争论是不明智的,尤其是对方还在为你考虑的时候,张仲也只得答道。

        “唯。”

        老人还是不太放心,再次强调到。“夫勇将,临敌者前,撤退者后,破阵斩将,冲军夺营。”

        “此皆百死之责也。”

        “将有破军溃围之勇,亲兵奈何?”

        张仲想了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他能杀出去,小兵能吗?

        “叔公良言,仲谨记于心。”

        回答完了之后,张仲却猛然间想起一件事,如果主将被猛将阵战了咋办?

        就像骑都尉被更猛的猛将干掉了那种。

        想到就问,自己的叔公,也没必要客气。“若主将死,而亲兵存者?”

        老者正了脸色,严肃的说道。“军法有言,主将死而亲兵存者,尽杀之。”

        “汝要记住。”

        “国辱,则死将,将辱,则死兵,此为兵之道也。”

        张仲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这时候的秦国,都已经开始对小兵宣扬爱国思想了。

        “唯。”

        老者看着张仲的脸色,想了想,还是再次强调到。“若汝为亲兵,主将必死于汝之后,如此,汝家人尚有爵位赏赐。”

        “若主将先死,则汝死,并削爵,家人亦不得安。”

        这军法,够可以啊!

        从根源处断绝了亲兵不用命死战的心。

        张仲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想到漏洞,这种做法,几乎只要是有家庭的,便不可能不怕。

        眼见老者双目愈发凌厉,张仲急忙掐断脑海中找bug的念头,正色答道。“唯。”

        老人脸色缓和了下来,他看着张仲的脸,叹息一声说道。“吾秦国,没有覆军死将的传统,便是战败,主将与亲兵也少有死者。”

        “听南郡之兵言,南面的楚国,若覆军,则将自刎于战场。”

        “亲卫,尽自戮之。”

        张仲:..........

        不过念头一动,张仲就想起了某个身经大小七十余战,从未败北,而一旦败了,就乌江自刎的猛人。

        张仲原以为,他是因为觉得对不起江东父老,方才自刎于乌江的。

        没想到,还不仅仅如此。

        听老者所言,这自刎,在楚国,貌似还是一种传统。

        所以问题来了,那个猛人自刎的最大原因,是因为觉得对不起江东父老,还是因为面子?

        抛开脑海中有的没的,张仲说道。“竟有如此?”

        老者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兵战之事,岂有常胜不败之理,便是王龁将军........”

        说到这里,老者突然停下了,好一会儿,都不曾再开口。

        张仲其实知道他想说什么,长平之战后,王龁再击赵国,为赵魏联军所败。

        丧师辱国。

        但让一个老兵去说自己老领导的败绩,也确实有些为难。

        ps:今天加班晚了些,抱歉哦。

        感谢每天投票的大大,也感谢十位将每个月只有三次的投资机会,给我的大大。

        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