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11,逞强的人都死了

11,逞强的人都死了

        这是,没听清?

        张仲心中已经有了点不详的预感,一般在说重大事情的时候,有人重复问的话,多半是有问题。

        “当然。”

        众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才轰然出声。

        “这如何使得?”一名老者扬起手,大声咆哮,激动得连胡子都吹了起来。

        “岂敢劳监工大架?”

        几名壮男子也出声了。“没有这样的规矩。”

        “若是亭长得知,吾等如何担待得起?”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下,张仲才了解到,原来,在秦国,不发工资的活,也不是你想干就能干的。

        如果你是监工,那你就只能负责监工,不能做活,做活是服役的民夫干的事情。

        如果你在其他更高爵位的手下做活,你也不能越权去监督那些比你爵位低的人。

        这就很扯淡了。

        要是少了两个人完不成工期,自己岂不是要眼睁睁的看着失期?

        滚犊子吧!

        什么鬼司空律?

        但张仲还完全不能说什么,因为,从这些老者的口中得知,他们之所以会了解这些,还是因为张仲这具身体的父亲,前任里正告诉他们的。

        这就更尴尬了。

        这大概就是坑儿子吧!

        但张仲毕竟是大活人,岂能让尿憋死?

        “二三子,且听我一言。”

        众人停下讨论,看向正在双手虚按的张仲。

        “法不可不依,然现已缺两人,失期,则众人皆罚。”

        但张仲还没说出自己的办法,就有一壮汉出声了。

        “左右最近也无农活可做,便让吾等妻子也来帮忙。”

        “如此,甚好。”众人呼应,很快,就一致通过了这个提议。

        张仲连手都没来得及放下来,就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些壮汉随意的,就把自己的老婆孩子给坑了,完全都不带问问家里妻,子意见的。

        自然,也没有问问张仲的意见。

        “吾去里中告知。”刚说着,那个壮汉就飞奔了出去,看那架势,就像有人在后面在追赶一般。

        好一会儿,张仲才反应过来,这些汉子,怕不是早有预谋。

        最近有群盗出没,当然,以他们的理解,是亡人逃窜,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差别其实也不算太大。

        无论是亡人,还是群盗,对于里中这些人家来说,无非就是a级通缉犯和b级通缉犯之间的差别。

        都是可以对里中造成重大危害的。

        能早一天做完更,他们便能早一天放下心。

        因为功法的原因,张仲一直以为他很着急,却没有想到,对于这些一生都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他们,远比张仲还要着急。

        摇了摇头,张仲不再细想,无论里中这些人是不是早有预谋,就他而言,都算是好事。

        想到这里,张仲看向面前的人群,里中的妇孺没有那么快赶过来,大家当然也不可能傻站着。

        所以,张仲开始安排工作。

        其实,也没什么好安排的,秦国的司空律,对每个人的服役期,期间所负责的活都是有规定的。

        似这般修路的活,便是将大路段分成小路段,一人或两人一组,各做各的。

        不但避免了相互之间,我多你少的争议,发生了问题,也容易找责任人。

        很科学的分工合作是不是?

        当初,亭长让张仲监工时,告知这些的时候,张仲也是被这些条例所惊讶到了。

        几千年来被传为暴秦的时代,其实制度,远比后来的封建朝代制度还要更加先进和完善。

        而路段的分割,早在之前就已经划分好了,道路两边的木桩,便是每一段路的分割线。

        那是张仲亲自插下去的。

        至于打石的匠人,他们便只需要打石,值得一提的是,秦朝的人普遍有强迫症。

        他们打的每一块石头,都是以小路段的长短来做成的尺寸,大小几乎都是完全一致的。

        看得张仲赏心悦目。

        随着呼喝声响起,壮汉们和打石的匠人们,便开始了劳作。

        无所事事的张仲,只好站在不远处的树木下练习击剑。

        练得大约小半个时辰,熙熙攘攘的声音便开始从远处响起。

        张仲回头望去。

        什么也没看到……

        蜀地多山石,别说还隔着老远,就算是一二十步开外,也不见得就能看得到。

        但听声音,却人数不少。

        张仲想了想,还是没有上去迎接,继续练起了击剑。

        一刻钟左右,众多妇孺便到了张仲所在的地方。

        张仲环目一看,嚯,人好多。

        若非今天这件事,他还不知道里中原来有这么多人。

        然后,张仲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是他弟弟,和这身体的母亲,还有细和秀。

        “仲儿,里中的人都来了,有什么要做的,就吩咐吧!”

        一个十分健硕的老者越众而出,他正是里中为数不多的有爵者,也是里中爵位最高的,簪袅。

        据说,是昭襄王时期,长平之战时得来的。

        这是一名老行伍,真正“捐甲徒裼以趋敌,左挈人头,右挟生虏”的猛士。

        也是张仲未袭爵之前,里中众人的牵头者。

        张仲对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了解,包括长矛的刺击之术,都是他教的。

        若非他不欲为官,里正这种位置,连张仲死去的父亲都轮不到。

        “不敢当叔公此言,这等事情,叔公可有教我?”

        他也是张仲已故爷爷的弟弟。

        听得张仲的话,老者稍微想了一下,便说道。“壮者拖石,妇人夯土,幼者清路。”

        言毕,他指着几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老妇。“汝等几人,且衡些粮食过来。”

        随后他又看向另外两名有公士爵的老者。“汝二人,挖土修灶。”

        “唯。”众人皆应。

        安排完事情之后,老者转过身,看着张仲,他拍了拍张仲的肩膀,笑着说道。“又长壮了。”

        张仲尴尬一笑,他也不想,但这身体还处于高速发育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长。

        “家中若是缺粮,便来找我。”

        “多谢叔公,家中尚有余粮。”

        老者瞪了张仲一眼。“汝家中何等样,吾岂能不知?”

        “休要逞强。”

        说完这句话,老者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情绪有点低落,轻声说道。

        “逞强的人呐,在战场上,都死了。”

        张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