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10,里中老人

10,里中老人

        张仲自然不知道帝国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刚刚用过早饭的他,将挂在墙上的青铜短剑取下,套在腰间,再将那传自他父兄的甲胄穿在身上。

        “甲却有些小了。”张母上下打量了一下,忧心忡忡的说道。“吾儿尚在长身子,以后却如何穿得?”

        张仲拍了拍甲上的灰,笑着说道。“不妨事,他日,军中亦有。”

        “别人着得双甲,吾儿也须得有。”

        秦军制式甲胄是由军队发放的,但许多军功人家有余钱,便会多打造一幅。

        张母来回踱步,好一会儿才眼睛一亮,继续说道。“家中无钱,但我与你父亲时,曾有些许嫁妆,制甲却也够了。”

        张仲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自己可以打猎去换。

        只笑着说道。“这甲胄,尚还穿得。”

        张母没有再说,只帮张仲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褶皱。“且去吧!”

        张仲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家中的众人,随后笑着拍了拍张季的头。“你要好好学字。”

        “是,兄长。”

        “我出去了,汝要照顾好家。”说罢,张仲转过身走向屋外,走得几步,他再次转过身来,看着在阶上站着,正要送他出门的妇人。

        想了想,张仲尽量让自己表情看起来轻松一些。“野菜……就不必去采了。”

        “最近有亡人流窜,等过些时日再出门吧!”

        “有亡人?”听得消息的濛愣了愣,杨树里地处不算偏远,离广都县也不过一日的功夫,所以,治安还算良好,几乎不会有流寇亡人。

        骤然间听到这样的消息,濛很有些难以置信。

        “对,我已让丑夫和大夯留于里中巡视。”

        “事有异,便高呼他们。”秦朝的里,是比邻而居的,就算蜀中多丘陵,很多地方无法连在一起建房子,也隔得不甚远。

        一声大吼,足够附近的人赶过来了。

        “好,吾儿也须得小心。”

        “放心。”

        “濛,走吧!”

        濛点了点头,收拾好东西,跟着张仲一起向前走去,身为隶臣,他也是要服役的。

        不过,因为腿脚不便,他倒是不用去拖石头。

        他是打石头的。

        说起打石头这样的事情,秦国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国家,张仲第一次见到打石的工具时,还很有些惊讶,因为,这东西,是铁制的。

        材质比他腰间配的短剑还要好。

        也是看到这些他才知道,原来,在战国时,铁的冶炼技艺便已经成熟到了能大批量产出的地步。

        但秦国的匠人却很有意思,他们未曾将铁用于军队,也不曾将它们铸成兵器,而是用来做了农具,不仅仅打石头用的纤,锤,甚至锄头,犁,都是为铁所铸。

        而战场上所用的兵器,却大多都是青铜铸造的。

        张仲不太懂是为什么,在他的想法中,对于全民好战的秦国来说,兵器才应该是第一位的,毕竟,兵刃锋利,才能杀更多的敌人。

        但对于秦国的黔首来说,这也算是好事,毕竟青铜太脆,并不适合用来耕地。

        “我帮你。”张仲看了看濛的背上,那是一个很大的背篓,里面是一些大锤,二锤之类的工具,数量种类不少,并且,这些工具都是实心。

        其分量,就算以这个世界民夫的体质来说,也算不得轻了。

        “不妨事,不妨事。”濛连忙摆手,并将背篓的背带拉得更紧了一些,以防被张仲拉过去。“背得动,背得动。”

        张仲看了看头发已经花白的濛,最终还是没有多说。

        这个时代的人,对于地位的认可,对于主仆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了,他也没有什么想要解救天下隶臣妾的想法,便也听之任之了。

        当然,这也和他处于主人的层面有关,若是换位,可能就是另一种想法了。

        路不长,很快,张仲就到了昨天修路的地方。

        一群壮汉已经在等着了,见得张仲到来,一个汉子笑着说道。

        “仲哥儿,今日,你可是来得早了些。”

        张仲也笑了笑,随口说道。“已少了两人,工期吃紧,便不得不早。”

        “今日里,汝等却不可再偷闲,须得加紧干活。”

        话音刚落,就有人不服,大声说道。

        “我等服役,可不曾有过偷懒。”

        张仲侧头看了说话的人,偷没偷懒,你自己心里没有点数吗?

        没数就算了,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既然人已经齐了,便开始吧!”

        “早些做完,回得家中,便无须再顾忌于亡人了。”

        “唯。”

        一群人朝着道前走去,那里是濛做活的地方,也是打好的石头堆放的地方。

        走得不远,张仲便看见了濛的身影,他身边是几个同样头发花白的老者。

        这些都是里中会打石的匠人,同样在此服役。

        秦国的更,服役的期限,有爵位的人,比如公士和上造,是从成年开始,直到到五十六岁。

        若是没有爵位,那就须得服役到六十岁方才终止。

        是的,特权无处不在。

        而这些老者,恰恰都是没有爵位的。

        有爵位的老者,此时多半还在里中吹牛呢!

        简直无情。

        见得张仲过来,几名老者连忙起身来,说道。“上造且放宽心,吾等未曾有丝毫偷闲。”

        张仲连忙示意他们坐下,直到所有老者都坐下以后,张仲方才开口。

        “当不得老丈如此称呼,吾此来,也不是为了监工汝等的。”

        “当得,当得。”老者连忙说道,并顺便夸了一句。

        “上造勇力过人,如何当不得。”

        张仲也不再客气,主要是这样客气下去,这些老人不知道能和他吹多久。

        其实,前几天,这些老人家都不带正眼看他的。

        嗯,都是斜着眼睛看的。

        自那日他将所有人召集起来,以巨石投树以后,这些里中老人,方才不敢再欺他年幼。

        并对他的勇力十分佩服。

        “吾此来,是与他们一同搬运石材的。”

        此言一出,全场都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几个老人才开口问道。

        “仲哥儿是说,要一起做活?”

        ps:新人新书,厚颜无耻的求点收藏推荐,谢谢大大们。

        撒娇卖萌转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