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4,监工也不好做

4,监工也不好做

        随着时间渐渐流逝,天色也越来越昏暗,汉子们的劳作让既定的目标一点点被完成。

        直到最后一块青石,被两个壮汉抬起,放得整齐之后,众人发出一声高呼。

        其实活干到这样的程度,这段路,就已经算是完成大半了,剩下的,就只需要用夯土将石头之间的缝隙填上就行了。

        本来,秦朝的路,多是用夯土修成的,但蜀郡多山石,大石横于路中是常见的事情,且左右不是山便是悬崖。

        难以移动之下,左右都是要凿开山石的,便索性将其作为修路的材料了。

        也是这个时代的人,力气十分庞大,方才能勉强做到。

        若是换做张仲前世的秦朝,恐怕,只能望而兴叹,喊一声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了。

        “二三子,且过来,吾有话要说。”看着路上铺满的青石,张仲也颇为高兴,毕竟每完成一段路,就代表着他离功法更近了一些。

        在众人聚集的过程中,他伸出脚,大力踩了踩刚刚放上去的石头。

        这石头放得十分平稳,因为底下有砸得紧密的夯土,便是以张仲的力道踩上去,也纹丝不动。

        对此,张仲早有预料,也甚是满意。

        监工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责任的,毕竟,如果路段修得不过关,不止修路的人要被处罚,监工的人也一样会受到惩处。

        甚至,还要更重一些。

        毕竟,这可不是后世的包工头,在秦朝,任何工程的监工都是国家安排的。

        并且,有专门的律法来约束这些不做活,只监工的大小官员,那就是司空律。

        每个人所做的活,工程期时间长短,每个民夫每日所食,这在秦律中,都是有明文规定的,不论是工期时间,还是建筑质量,如果不达标。

        作为监工,至少也是个不察之罪。

        将大部分的石板都踩过之后,修路的壮汉们,才堪堪站成两排。

        他们其中有专门搬运的,有铺路的,打石的倒是没来,因为他们走得稍早一些。

        自然是比不得阅兵,甚至,还比不上高中军训,但勉强还算是整齐。

        就这,还是张仲昨天教过之后的效果。

        见得张仲还在一脚一脚的踩石头,一个汉子便笑着说道。“仲哥儿,你放心吧,结实得很,便是当年修五尺道,也没有这般结实的路。”

        有人便问道。“五尺道你去修过?”

        那汉子脸上一僵,顿时就怒了。“我自然没修过,但我父修过。”

        “乃父告诉你没此路结实的?”

        “乃公就是知道。”

        一群汉子哈哈大笑,却也不再起哄,有汉子大声对着张仲说道。“五尺道吾虽没去过,但这段路,决计不会差于五尺道。”

        “仲哥儿实无必要看得这般仔细。”

        张仲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一边继续踩着,一边笑着说道。“一年之内,有问题还需要二三子再修,岂能不细?”

        没错,秦国是有建筑质量保修期的,这期限为一年,一年之内,若是有质量问题,是需要重新返工的,并且,这样的返工是不计算在更期之内的哦。

        也就是,白做。

        官方甚至连粮食补贴都不给。

        若是一年之后,倒是可以算做更役了,也就跟修新路段差不多了。

        但没有谁,愿意多出一些更役来服。

        因为,若是有其他更役,你在这重新修路的更役基础上,还得继续服新的更役。

        也就是说,和保修期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多了点粮食补贴。

        嗯,就是管饭。

        并且,还不管饱。

        就问你怕不怕?

        民夫服更役,作为大秦官方,所提供的食物,其实,是需要在工地上开灶做饭的,但此地离杨树里极近,这些汉子便想要将粮食带回家去,在家里做饭吃。

        说什么妻做饭比开灶的伙夫做的好吃,那都是瞎扯。

        还不过就是因为孩子,能多省一口是一口,毕竟秦国的税收可不低,远比不上后世十税一的程度。

        而县上的司空,乡上的三老,对此也是了解的,却并没有任何过问的意思,只是将粮食发了下来,告知张仲不要误了工期。

        这也是自张仲来了秦朝,第一次从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的秦朝律法当中,感觉到了些许的人情味。

        “二三子。”检查好了路段,张仲便走到了一群民夫的前面,他看着面前这些质朴的脸,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到。“近日里,多注意一下外乡人,有三人或以上并行者,须得告知于我。”

        他没有说是群盗,因为他担心这些汉子会害怕。

        倒不是害怕群盗,这些当过兵,上过战场,戍过边关的汉子,也是提得动刀,杀得了人的。

        只是担心他们,放心不下家人,心有顾忌之下,更役失期。

        秦国的失期,自然不像史记.陈涉世家里那般“法皆斩”,但也绝对不好受就是了。

        并且,如果失期,张仲本人,也是一个不察之罪。

        “是有亡人?”

        亡人,是指的秦国时,许多活不下去的黔首,选择了放弃身份逃亡,其中也包括一些犯了法,害怕受到惩处的,也有一些隶臣妾,受不了主家重活之类的。

        甚至,还包括一些丢了验传,无法提供身份的。

        他们,都被统称为亡人。

        这是秦朝最常见的罪犯,远比私斗产生的罪犯还要多。

        “是有。”亡人总归比群盗来得轻,不至于让这些汉子担惊受怕。

        不过,话虽然这般说,但张仲自然也不可能,就这般让他们出来做活,万一,若是真有个万一,那群盗真的跑到了杨树里,他岂不是后悔终生?

        “自明日起,每日做活的,减少两人,这两人留在里中,观察来往人员。”

        “嗯,须得多注意生人。”

        众人尽皆应是。

        张仲看了看面前这群壮硕的汉子,想了想,点出了两个名字。“丑夫,大夯,你二人,明日留于里中。”

        见得其他汉子担忧又带着希冀的眼神,张仲顿了顿,接着说道。“里中巡视,一日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