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高武大秦在线阅读 - 2.老人说

2.老人说

        老人说,自李冰为蜀郡守以后,蜀中便有了这军功得爵的路子,也因此,能获得那些富贵人家才有的功法。

        张仲虽然奇怪自商鞅变法之后,秦国就有了军功得爵,为何会直到李冰为蜀郡守以后,才开始在蜀中推行开来,但初来乍到,当时的他,却也没敢多问。

        但最起码,他想要知道的,已经有了答案。

        功法是真的,比真金白银还真,毕竟,这个时代的秦国,其公信力在华夏几千年历史上也是首屈一指的。

        自然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对有爵位的士卒进行欺骗。

        就是不知道,这个秦国,是不是记忆中的,气吞天下,扫平六国的大秦。

        但有李冰,有都江堰,还有,张仲摸了摸随身携带的小木板,那是中国最古老的身份证,验。

        这些东西都有,并且,修都江堰才几十年,想来,应该问题不大。

        得知了这些的张仲,对于自己的前路,也算是有了一个大致的规划,既然战功可以得爵位,享受特权,并且兵役无法反抗,那么,也只能随波逐流了。

        凭借着这一身的力气,最起码,也要先得个不更吧!

        毕竟,就连上造这样的爵位,都能享受到不小的特权,若是不更,不仅仅有了更多的财富,让自己吃饱,还可以不再服更役。

        在与老人闲聊之际,张仲也得知了今年是秦王政十年,相国是吕不韦,如今的蜀郡守是常頞(è),也不知道是不是奔月那个。

        然后,也就这样了,至于更多的,就没有了。

        这也不算奇怪,你能指望这些长时间生活在乡下的人,能对国家大事,和各个身居高位的领导如数家珍?

        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就算在网络发达,信息传递迅速的现代,大部分人都知道国家一把手是谁,但要是你问他国家二把手是谁,或者国防部部长,各大军区司令员是谁?

        保准抓瞎。

        而之所以知道蜀郡守常頞的名字,还是因为他带领蜀中人修了五尺道,若非如此,他们恐怕都不记得蜀郡守的名字。

        在了解了这些之后,张仲便开始做准备,他不再像前身那般,仗着勇力,每日游手好闲,他开始有系统的锻炼自身的力气。

        武技这种东西他自然是不了解的,但找个长棍,练习一下长枪的突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他本以为,他会练到十八岁,结果,亭长来这边办事的时候,一量身高,他就莫名其妙的成年了。

        但也算是好事,最起码,能提前领取功法。

        想到这里,张仲抬头再次看了看正在做活的农人,他们正有节奏的喊着号子,拉动着那些在前世,牛马拉着都费力的石头。

        张仲本以为,他们会这样做到天黑。

        但他显然忘了一件事情,无论是哪个时代的农人,在做活时,总是会有一个习惯,那就是闲不住,总想说点啥。

        比如,刚刚还说要吃石头的壮汉,不过停歇了一小会儿,就又开始找张仲搭话了。“张家二郎,不,吾等该称你里正才是。”

        “当不得,当不得。”张仲赶紧打断他的话,这汉子他知道,嘴上就没个把门的,一会儿他就该吹到战功升爵,喊张仲广都县尉了。

        让他接着说下去,那还了得?

        “以仲哥儿你的勇力,里长岂非仓中取栗?”这是另一个汉子,他倒是没有那般嘴碎,但言语间也尽是夸赞。

        听得这话,众人便来了劲头,他们原地站定,七嘴八舌的说道。“乃父当年便是杨树里里正,你也算子承父位了。”

        “就是,就是。”

        “况且,仲哥儿的神力,这杨树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仲哥儿当里长,来年和隔壁乱石里争水,肯定能赢。”

        “除了仲哥儿,吾等谁也不服。”

        “既服我,还停下来?”张仲扬起鞭子,作势要打,众人便也不再讨论,笑着加快了速度。“赶紧做活,天快要黑了。”

        待着所有人都去忙活了,张仲才仰起头,看了看天上的雨水,雨不大,但却十分密集,并夹杂着白色的雪花碎片,在空中微微反光。

        蜀郡的冬天,真是不管哪个时代都一样,又潮又冷。

        这种天气,还要服役,也是醉了。

        摇了摇头,张仲随手将斗笠的绳子再系紧了点,说到这斗笠,却不是后世北方常见的,由棕丝所制的那种,而是由竹叶所制。

        蜀中这地方盛产竹叶,叶子极长,以竹丝固定,两边编制起来,便是一顶上好的斗笠。

        无论是遮阳还是避雨,都是极好用的,蜀中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直到二十世纪,才因为太丑而被雨伞所取代,退出历史舞台。

        张仲顺手捏了捏身上的衣服,这衣服厚实程度还可以,保暖效果嘛,也就一般。

        毕竟,这个时代是没有棉花的,皮毛大裘之类的,也不是张仲这样的家境能穿得起的。

        但永远不要小瞧劳动人民的智慧,这件衣服外面是粗麻织成的,破开的孔洞里,能够见到里面是一些砸得紧密的芦苇花,没错,就是南方水边常见的芦苇。

        这样的衣服自然比不得皮裘棉衣,但这个世界的人身体强健,用来御寒倒也勉强够了,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不耐高温,怕火。

        不过,作为衣物来说,怕火,似乎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缺点。

        将目光从衣服上移开,张仲看了看前方的路,未修的路已然不长了,大约再有十来天,就能完工。

        届时,这一年的“更”便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就只需要服兵役了。

        十来天,十来天之后,他就可以去乡上找游缴领取功法,届时,就能知道,这世界的所谓功法,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存在了。

        是强身健体,打人挂画。

        还是截江断流,移山填海。

        真真是,有点期待啊!

        “仲哥儿,速来!”

        一声大喊打断张仲的沉思,他猛然抬头,单手握住剑柄,一边向前走去,一边大声问道。“何事高呼?”

        ps:关于棉花:(这个时代,在会稽郡靠近南越应该有木棉,但当时的四川应该是没有的,芦苇就有了,并且芦苇花我小时候还真做过衣服。)

        关于更:(秦国称徭役为更,秦国爵位不更,就是指的可以免除更役,不过,就算到了不更,兵役还是要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