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法兰西之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防御无敌(4)

第一百八十八章,防御无敌(4)

        用炸药破坏铁丝网的实验倒是相当成功,不过驱赶羊群踩地雷的计划在进行了一次试验之后,就被放弃了。因为试验中,他们只是在羊群中放了一个炮仗,整个羊群就乱了套的四散而逃,按照羊群逃散的方向稍微做一下计算,就知道,绝大部分的羊群都跑到其他方向上去了。

        真要是赶着羊群上了阵,只怕能踩响的地雷不会太多,但是丑态百出的样子肯定会让自己这边的士气下降。但是大家也没法让羊群排成阵列,唱着喜羊羊进行曲一往无前的去踩地雷不是?

        最后,巴格拉季昂提出:“法国人的地雷威力有限,我们用手推车推在前面,其他人人跟着车辙走。”

        “这样会在远距离上就遭到法国人的火炮的攻击的。”有人提醒道。

        火炮在使用霰弹的时候射程很有限,而使用实心炮弹,射程是远了,但是杀伤范围就很有限了,用来打线列步兵还行,用来打散兵,效果就很一般了。但如果采用巴格拉季昂的做法,那实际上就是成纵队前进了。成纵队前进,要是被实心炮弹击中,那就是串葫芦了。

        “我觉得既然要成纵队前进,就不要推什么小推车了。”约翰大公开口说,“在以前我们在北方战线上和法军交战的时候,那时候的法军,缺乏训练,根本就摆不好阵列,他们就经常使用纵队。他们以纵队模式顶着炮火向我们飞奔。

        纵队容易保持,即使是在奔跑中也是一样。只要有足够的士气,军队就可以成纵队迅速逼近目标。虽然纵队遭到炮击的时候,一旦被击中会有很大伤亡,但是因为接近的速度快,所以,炮兵能够进行射击的次数也相应的减少了很多。而且因为成纵队,步枪的齐射只能杀伤最前面的一两个人,所以法军以纵队方式迅速迅速进攻,伤亡反而比想象中要小不少。

        一旦冲到接近的位置,法军便将纵队展开成横队,然后齐射一轮,就进入刺刀格斗。靠着人数优势和高昂的士气,法军当时就用这样的简单粗暴的作战手段,一次又一次的击败了我们。

        我想,推着车在前面,固然能减少地雷带来的伤亡,但是也会让我们的前进速度减慢,那就会让我们不得不承受更多次的炮击。相反,直接用当年法国人的方式突击……”

        说到这里,约翰大公看了看大家,然后指着地图道:“这里是法军的地雷区域,你们看,如果我们以横队进入,这里所有的地雷都会对我们构成威胁。但是如果我们以纵队方式进入,这些地雷,除了了正好在我们的纵队前面的那些之外,其他的,大部分的地雷都会失去作用。相比走得太慢,被炮击的损失,我觉得,直接用法国人的方式,纵队快速突进,然后用炸药炸开铁丝网,冲上前去用刺刀解决战斗,也许才是最好的做法。”

        “对呀!子弹是笨蛋,刺刀是好汉!”巴格拉季昂一拍巴掌赞同道。

        “只是这种战法对士气的要求非常高呀。我们后来和法军作战的时候,也一度想要模仿他们的战术。但是基本上都失败了——没有法国军队那样的高昂的士气,也是执行不了这样的战术的。”约翰公爵道。

        约翰公爵作为将领,在原本的历史上不算太出色,当然这也和他比较倒霉,总能够撞上拿破仑有关。但是这个人的政治能力却是相当的出色的。他当然知道,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

        果然这话一出口,旁边的俄国人就像被点燃了的火药库一样,一下子就炸开了。

        “不就是不怕死嘛?有个什么难的?我们俄国,有的是不怕死的好汉!”

        “要我说,他们法国人能做到的,没道理我们俄国人做不到。我觉得就这样就很好!”

        “对呀对呀,刺刀才是好汉嘛!”

        大家七嘴八舌的嚷嚷了半天,最后都停了下来,许多双眼睛都落在了老元帅苏沃洛夫的身上。

        苏沃洛夫低着头看着地图,并不做声。最后他抬起头来,扫视了一下大家,然后说:“既然大家都赞同这个方案,那我们就针对这个方案来组织训练。等演练好了之后,我们就向法军阵地发起总攻。”

        就在拿破仑在意大利和俄奥联军对峙的时候,在北方战线,法军的形势却在急剧的恶化。法军退守列日之后,没过多久,普鲁士军队便追到了列日,双方在列日一带对峙。

        在此前的撤退中,法军付出了不小的伤亡,而且丢失了几乎所有的大炮,到了列日,虽然得到了国内增援的兵力的补充,但是因为如今奇葩的武器采购制度,国内的预备役的部队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武器采购费用,结果他们能拿在手里的武器,基本上还是军队淘汰下来的滑膛枪。

        如果不是因为列日又要塞可以支撑,法军只怕又要顶不住了。

        但是几天之后,英军也拖着他们的大炮赶来了,于是,列日的防御顿时也变得岌岌可危了起来。

        不过早在法军从汉诺威撤退的时候,法国政府,尤其是卡诺就已经明白,北方前线出现大危机了。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将意大利军团召回来,要不然,一旦北方再出现失败,只怕就要再打一场凡尔登保卫战了,如果凡尔登保卫战再失败了,那巴黎就真的要飘起白旗了。

        所以督政府开始疯狂的向拿破仑下命令,要求拿破仑尽快带兵回国,北上抗英。但是拿破仑却以战争激烈,无法撤退为由,将这些命令都挡了回去。督政府在一个月内给拿破仑发出了十二道命令,然而拿破仑却置之不理,一直在意大利稳坐钓鱼台。

        半个多月的时间里,俄奥联军都一直在和法军对峙,双方时不时的发生一些小的摩擦,但是却再没有发生什么大战,似乎大家都在度假休闲了一样。

        在这段时间里,俄军认真的演练了纵队进攻,用炸药包炸毁铁丝网之类的战术。终于,包括苏沃洛夫元帅在内,大家都认为训练已经足够了,于是决战的时候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