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都市小说 - 近身狂婿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五章 骆家动作!

第三百八十五章 骆家动作!

        时光如梭。快到连小姨子都即将大学毕业,进入社会。

        苏明月的商业帝国初见端倪,俨然在华夏商界掀起一股精英风潮。

        是的。云月投资的那群员工,全是高学历,且多数有海外甚至华尔街工作的经历。他们见识广,博学多才,且接受过中西方的全面教育。原本在各自的领域,也算是一等一的佼佼者。

        苏明月以个人魅力签下这支精英团队。所拥有的创造力与战斗力是不可想象的。

        再加上苏顶梁恐怖的号召力,以及极具前瞻性的创意。云月投资的成功是可以预见的。但谁也没有想到,其崛起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短短不到一年,市场行情已对其给予了高达百亿的市值预估。这还没算云月投资在海外的布局。

        就连楚云这个“枕边人”,都对苏明月的创造力感到惊讶。

        明明同在一个屋檐下,同吃一锅饭。怎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你是怎么招聘那群员工的?”楚云好奇问道。

        现如今,云月投资的精英团队,也吸引了外界的广泛关注。公认其为精英中的精英。是一支拥有强大战斗力的队伍。

        “网络聊天。”苏明月轻描淡写道。

        这天下午,二人泡上茶,端来点心。坐在这狭隘的阳台喝茶聊天。江边两栋五百平的大别墅不去住,偏偏蜗居在这拥挤的公寓内。楚云终于不再抱怨没抽烟的地方。苏明月也算是实现了对楚云的第一个承诺。

        给他买拥有独立抽烟室的大房子。

        “当然是网络聊天。我也没见你天天往国外跑。”楚云点上一支烟,惬意地抿了一口茶。“我是想知道,在你一穷二白的时候,你凭什么让他们信任你,追随你?又凭什么让他们拿出钱支持你的第一个项目。”

        “我美。”苏明月放下茶杯,目光平和道。

        楚云抽了抽嘴角:“你的笑话好冷。”

        “你觉得作为一家公司,吸引人才的最佳手段是什么?”苏明月反问道。

        “酬劳?”楚云试探道。

        作为肤浅的软饭男,他就是因为扎实的家用零花留在苏家的…

        “以他们的学历经历,包括在各自领域的成就。如果我当初就开出让他们满意的酬劳。第一个项目直接就胎死腹中,没有后续了。”苏明月平静说道。

        “那你凭什么让他们追随你?”楚云问道。

        “我画了一张可以吃的大饼。”苏明月轻描淡写道。“当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香甜可口的大饼。不用我刻意邀请,也都会纷纷加入云月投资。”

        楚云闻言,却是会心一笑。

        除了一张可以吃的大饼。还因为对苏明月个人魅力的信任吧?

        一个可靠的精神领袖,通常才是这支团队拥有恐怖凝聚力的根本原因。

        “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苏明月问道。

        “就是好奇。”楚云微笑道。“对了,你觉得薛朝青怎么样?”

        “你相中的人,肯定是最棒的。”苏明月抿唇道。“只是和我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差距。”

        这番话,说的善心悦目。让楚云洋洋得意起来。

        下午时光就在这样的闲聊中度过。

        晚餐是苏明月下厨做的。手艺并没因为身家的突飞猛进而变弱。味道依旧是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楚云吃饱喝足。本想继续瘫在沙发上看电视。

        一通电话就不合时宜地打了进来。

        楚云叼着烟,来到阳台。回头看了眼喝茶看电视的苏明月。这小日子,美滋滋。

        “骆文舟有动静。”

        电话那头传来陈生平静的嗓音。

        “怎么说?”楚云问道。

        本就有旧恨,再加上那场豪门夜宴中的新仇。

        骆家跟楚云的恩怨算是结深了。

        “我们留在白城的人最近观察到骆文舟频繁见一些来历不明的人。其中还有几个实力不俗。后来,就连那个福伯,也亲自出面过。”

        陈生抿唇说道:“我怀疑,骆文舟要搞小动作。”

        “骆夫人呢?”楚云问道。

        “依旧深居简出,没什么反应。”陈生分析道。“不过我个人觉得,骆家的一切动作,应该都是骆夫人指挥的。儿子当众被羞辱。最愤怒的,可能都不是骆文舟本人。而是要把他培养成新一代白城王的骆夫人。”

        “继续监控一切信息。”楚云平静道。“有任何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明白。”陈生说道。“我得到这些消息后就已经赶去白城了。就是怕那群没用的暗影说不出个所以然。”

        “谨慎行事。不要掉以轻心。”楚云皱眉道。“那个福伯实力很强。是我目前打过交道的强者中,最有底蕴的一个。”

        上次简单切磋。楚云不确定福伯是否有保留。

        而且他仅仅在势上有所优势。真要动起手来,胜负还两说。

        更何况,骆文舟已经在暗中筹谋已久。没人能保证这次会闹出多大的风波。

        万事谨慎小心,很有必要。

        挂断电话,楚云重回客厅,陪苏明月看电视。电视里演的是一部民国时期的间谍片。男女主演技精湛,将战乱时期的爱恨情仇演绎得淋漓尽致。

        看完一集电视剧,苏明月准备洗澡睡觉。楚云却有些走神。双眼依旧盯着电视屏幕。满脸呆滞。

        “在想什么?”苏明月问道。

        “一点小事。”楚云回过神,微笑道。“我就在想,人如果一直活在阴谋诡计之中。是不是会心理畸形?”

        “也许会。”苏明月点头。

        “我认识一个人。她可能这一生都在算计。不仅算计自己的老公,还算计自己的儿子。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楚云抿唇道。“你说这个女人,心理是不是已经变态了?”

        “是的。”

        这一回,苏明月给予肯定的回答。

        楚云点点头。起身道:“走。给你来一个睡前按摩。”

        “嗯。”苏明月回房趴在床上。享受楚云带来的帝王技术。

        “该赏。”

        临睡前,苏明月给予肯定的评价。

        得。

        下个月的家用又得加。他真的快花不完这些钱了。

        总也不能老便宜老丈人兄弟吧?

        说实话,那些会所楚云都玩腻了。一点新鲜感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