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赵氏虎子在线阅读 - 第162章:离间(四)

第162章:离间(四)

        不得不说,此前与赵虞一边喝酒,一边或天南海北地闲扯,或聊聊对于山寨日后的规划,郭达都是兴致勃勃,直到赵虞提起‘那个山洞’,惊得他面色微变,稍许的酒意顿时清醒。

        “阿虎。”

        瞥了一眼在旁的静女,郭达低声说道:“你大概是喝醉了吧?今日不若到此为止吧?”

        赵虞微微摇了摇头,转头对静女说道:“阿静,我与郭达大哥有要事说,你到屋外去转转,顺便看看屋外是否有人窃听。”

        “嗯。”静女点点头,放下筷子走了屋子。

        看着静女走出屋外,郭达这才压低声音对赵虞说道:“阿虎,你搞什么鬼?那件事也能提?……你弟弟他知道这事么?”

        赵虞摇摇头,说道:“阿静不知道,我没有告诉他。”

        郭达皱着眉头盯着赵虞,似乎想从赵虞的面色猜测这句话的真实性,但最终他放弃了——就算赵虞告诉了他弟弟,难道他还能为了掩盖消息把赵虞的弟弟杀了?

        因此他郑重地低声对赵虞说道:“你告诉了阿静也好,没告诉他也罢,总之这件事决不能再提,你明白么?”

        赵虞点点头说道:“郭达大哥,我知道分寸的。这事我也只敢跟郭达大哥说说……”

        说罢,他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郭达大哥,其实我有想过带着我弟离开山寨……”

        郭达闻言面色大惊。

        在他眼里,他黑虎寨没有谁都无所谓,但绝不能没有赵虞,毕竟正是赵虞,让他们从一个包括妇孺在内仅有百余人的山寨,壮大至现如今人口超过三百五十人。

        方圆百里之内,再没有能与他黑虎寨平起平坐的山寨。

        郭达毫不怀疑,只要有赵虞在,他们黑虎寨终能收复应山群寇,成为应山唯一的巨寇,与昆阳官府分庭抗衡。

        然而作为其中关键的赵虞,竟然想要离开了?

        他连忙劝道:“阿虎,莫要意气用事。……老大只是不满于你拒绝了他的好意,但他仍然对你寄托厚望,你看咱们建新寨,前前后后不都是由你负责么?就连愚兄我也给你打下手……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赵虞摇摇头说道:“郭达大哥,我不是意气用事,我只是……”他再次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当初二寨主与三寨主对大寨主不敬,但大寨主为了寨内的稳定,听取我的建议,以大局为重,我心想,大寨主果然是做大事的人,有气度,没想到现如今,就因为我不愿做他义子,他便……”

        “打住!”

        郭达抬手打断了赵虞的话,站起身走到窗口,朝外瞄了几眼。

        由于屋外夜色尚不深沉,他看到静女在屋外的空地上练习拳脚,再往远了瞧,他也看到了朱成、孙言二人。

        见此,他这才回到桌前,苦口婆心劝道:“阿虎,我知道你有不满,你就不能听听愚兄的建议么?咱们先忍一段日子,等老大气消了……”

        “我在忍啊。”

        赵虞点点头打断道:“郭达大哥这几日可曾见我四处抱怨?这话我也就只敢跟郭达大哥你说说。但我这几日真的睡不安稳……”

        他压低声音说道:“那两人,应该跟随大寨主多时了吧?不是信得过的自己人,大寨主绝不会让他们在场,可结果呢?说杀就杀了,我到山寨距今不到一年,追随大寨主甚至还不到两个月,我实在不敢保证,有朝一日大寨主会不会把我还有我兄弟……”

        “绝无可能!”

        郭达打断道:“阿虎,你还不知老大对你有多么器重么?”

        赵虞摇摇头,忽然问郭达道:“郭达大哥,大寨主以前会对自己人下手么?”

        “不会。”郭达立刻回道。

        “真的?”

        “你连愚兄也信不过了?”郭达故作生气,旋即再次肯定道:“愚兄可以对天发誓,老大以前从未做过那样的事。”

        “那就是说,大寨主变了咯?”

        “……”郭达张了张嘴,也不知该说什么。

        杨通变了么?

        这个问题此前郭达并未想过,直到赵虞此刻在他面前提起。

        虽然他不希望令赵虞更加不安,但他心中却必须承认,杨通确实是变了。

        曾几何时,他们这帮人毫无志向、毫无目标,纯粹就是活着,山寨里东西还充足,就在山寨胡吃海喝,吃饱了就睡,玩女人,可现如今,他们有了目标:他们要成为应山之主!

        而其中,杨通是变化最大的。

        变得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吞并应山东山现如今仅存的其余八家山寨……

        这是好事,至少在郭达看来。

        毕竟在野心的驱动下,杨通越来越具威势,也越来越自信,那些投奔他们的人,都对这样一位大寨主充满信赖,坚定地认为这位大寨主能让他们过上更好的日子。

        但不可否认,在野心的驱使下,杨通亦做出了一些让旧日弟兄有些难以接受的事。

        比如当日在那个山洞里,杨通杀死了那两名忠心的手下……

        那二人,是郭达的手下,是郭达认为他们值得信任,才带他们去那个山洞。

        但杨通却为了减少知情者,且帮助马盖取得昆阳官兵的信任,将那两名山贼给杀了。

        不得不说,郭达不想赵虞提及此事,一方面固然是杨通的命令,还有一方面,是因为他不愿去回想。

        类似的例子还有牛横。

        这两日,牛横也找他抱怨过,抱怨杨通偏袒刘黑目。

        牛横并不认为他当日做错了什么,当山寨里所有人都在为建造新的山寨而流汗时,凭什么刘黑目那帮人就能在旧寨喝酒玩女人?那厮对山寨有什么贡献么?用牛横的话来说,刘黑目只不过是一个丢了自己山寨而前来投奔他们黑虎寨的丧家之犬罢了!——当然,以牛横的文采,可说不出丧家之犬那种话,这是郭达总结的。

        总结这种种,就连郭达也必须承认杨通变了。

        不过对于赵虞的担心,郭达认为毫无必要。

        这小子需要担心什么呢?

        在郭达看来,整个山寨,杨通最不可能牺牲的就是赵虞,毕竟赵虞有能力让杨通成为真正的应山之虎。

        倘若连赵虞都要担心,那他郭达都要担心自己了……

        『……』

        郭达忽然沉默了。

        片刻后,他正色问赵虞道:“阿虎,这么说吧,你信得过我么?”

        赵虞懵懂地点了点头:“郭达大哥,我当然信得过……”

        “那好。”郭达正色说道:“既然如此,我就这么跟你说,你呢,就听我的,莫要胡思乱想,倘若日后万一……我是说万一,老大果真对你不利,我保你安然无恙。”

        赵虞沉默了片刻,说道:“郭达大哥的话,我是信得过,就怕……就怕到时候郭达大哥也无能为力,就像方才……我没有挑拨的意思,郭达大哥是大寨主最信赖的人,我只是担心到时候……”

        “这一点你放心。”郭达压了压手,旋即瞥了一眼门口,压低声音说道:“那两个蠢货不是我的人,自以为仗着老大的命令……呵!总之,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只要装作不知情就行了。”

        “那……那就拜托郭达大哥了。”

        “自己兄弟,客气什么?来,喝酒。”

        似这般,二人又喝了片刻,旋即,喝到半醉的郭达这才告辞离开。

        他冷冷瞥了一眼朱成、孙言二人所站的位置,迈步朝远处走去。

        走了一段,忽然有人在从旁一间屋子的门口跟他打招呼:“老大,你干嘛呢?”

        郭达转头看了一眼,才看到有几名山贼光着膀子聚在在门外喝酒。

        都是他的人。

        他招了招手:“陈才,过来。”

        “诶。”

        其中一名山贼应了一声,赶忙快步走到郭达身边,恭敬问道:“老大,有什么吩咐?”

        只见郭达勾住这名山贼的肩膀,指着赵虞屋前的朱成与孙言,低声说道:“阿虎屋外那两个蠢货,知道吧?”

        “我知道,朱成跟孙言嘛。”

        “不错。……这两个蠢货,方才胆敢对我不敬,你找几个弟兄,给我去教训教训他们,把他二人的腿给我打断。”

        “这……”

        名叫陈才的山贼犹豫道:“老大,他俩是杨老大派去的……”

        “你怕了?”

        郭达斜睨了一眼陈才,淡淡说道:“有我在,你怕什么?”

        陈才讪讪说道:“毕竟是杨老大的人呀……”

        郭达轻哼一声,附耳对陈才说了几句。

        陈才听得眼睛一亮,旋即压低声音说道:“那就好办了。……此事就交给我,老大你放心。”

        “很好。”

        郭达满意地拍了拍陈才的肩膀。

        片刻后,陈才带着一群弟兄醉醺醺地转悠到了朱成、孙言二人附近,故意围在二人身边嘻嘻哈哈。

        瞧这些人的作态,朱成与孙言就知道这帮人喝醉了酒,也懒得理睬,待陈才故意向他们靠近时推了一把。

        可没想到的是,陈才却噗通一声摔倒在地,起来后直骂娘:“他娘的,朱成,你敢弄老子?”

        朱成愕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说自己没用多大力啊,怎么这陈才就倒地上了呢?

        还没等他明白过来,就见陈才叫嚷道:“弟兄们,给我狠狠打这两个混蛋!”

        一帮喝醉酒的山贼一拥而上,围住朱成、孙言拳打脚踢。

        期间,陈才牢记着郭达的吩咐,趁机一脚踹断了朱成的腿骨。

        “啊——”

        一阵惨叫响彻夜空。

        远处,负背双手站在夜空下的郭达听到这声惨叫,冷哼一声,转身回自己屋子去了。

        此时在赵虞、静女二人的屋内,静女正帮喝得半醉的赵虞脱衣,忽然听到屋外的喧闹,她惊讶问道:“外面怎么了?突然这么吵?”

        “谁知道呢。”

        赵虞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几分笑意。

        他知道,待等明日他推门出去的时候,绝对看不到朱成与孙言二人。

        郭达会想办法派他的人来取代朱成与孙言二人,借此给他最大的自由。

        就目前来说,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