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战斗在废墟时代在线阅读 - 125 跟霍山紫夜的第一次交锋(文后有重要声明)

125 跟霍山紫夜的第一次交锋(文后有重要声明)

        当黑暗像潮水一般侵袭过来的时候,唯有意志才是永恒。

        位于安东意识深处的精神海洋内,陷入沉眠的精神力量犹如一潭死水,没有任何色彩。

        原本旋动的引力漩涡犹如死寂一般,胸口心脏的位置,触目惊心的豁口沿着脏室直透后背将浑身的衣物染透,安东犹如陷入沉眠一般。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只有鼻息之间散发的似有若无的气息还能让人分辨出他并没有完全陷入死亡,但是离死亡也并不远。

        房间内,

        空气中飘散着一丝草木精华经过燃烧后迸发的麋香,华丽的陈设显示出主人极高的品位,以及女人的味道。

        一道人影极快地穿过门洞,院门两侧站立的侍卫立即面露恭敬之色点头示意。

        “他醒了吗?”女子轻启朱唇,嘴里飘出一道极为好听的声音。

        “还没有,小姐。”

        “嗯!那你们好生守着这里,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踏入半步,一旦他醒了立刻跟我汇报。”

        说完朝屋子里看了一眼,妩媚女子这才转身离开。

        屋内,

        安东躺在床榻上双目紧闭,由于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单薄的衣衫上,胸口的位置隐隐渗出血迹,气若游丝的鼻息在经过整整四十八个小时的沉眠之后终于变得壮大起来。

        胸腔鼓动,原本近乎陷入停顿的心脏也开始有力地起伏,将一丝新生的血液极快地输送至周身各处。

        精神海洋内,

        引力漩涡缓缓转动,沉睡的意识渐渐复苏,安东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面,尸人族的强者古斯特致命一击差点让自己彻底陷入死亡,但是终究差了半点。

        那一刀,

        如果不是胸口的位置那枚属于克劳森的尸将血核让刀锋偏移了半寸,恐怕此时他也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但是即使如此,

        重伤之下,安东浑身的气力也被抽空,无法控制的精血犹如江堤崩塌一般倾泻出去,将属于克劳森的那枚血核完全浸透,然后吸收。

        胸口的位置,

        脉动起伏的,不再是一颗属于人类的心脏,而是包裹着一颗血核类似于心脏的古怪东西。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安东猛然从睡梦中惊醒,几乎是本能地朝胸口的位置抚摸过去,这才发现胸口的伤口竟然隐隐有愈合的趋势。

        原本几近枯竭的身体,此时更是诡异地被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脉之力充满,强有力的心跳鼓动着浑身的血气游走在周身每一个角落。

        咽了咽口水,

        安东竟然诡异地发现自己体内有一种极为强烈的嗜血的冲动。

        强忍住脑子里的胀痛感,安东小心翼翼地挪动身体朝四周看了看,陈设典雅的房间内,空气里飘散着一丝糜香,临窗的位置摆放着书桌,书桌上笔墨未干,飘散出淡淡的墨香。

        隔着珠帘,一道陌生的人影似乎正在翻动手里的书册,听到背后的动静,立即转身朝床榻看过来。

        见安东已然坐起来,女子眼中立即散开一丝讶异。

        “你醒了?看来你的身体的确有些不一样。”

        安东抬眼朝女子看过去,眼里闪过一丝疑惑,眼前的女子身形高挑,几乎不弱于自己,美目顾盼之间尽显妩媚之色,盯着自己的眸子里,犹如一汪清泉漾开。

        女子的年龄并不大,从挽起的发髻上看,约莫二十许的年纪,但是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让安东有些吃惊。

        六翼?

        不对,

        这种气息似乎比他之前见过的那个六翼银光人还要强一些。

        安东微微扬起眼帘,疑声问道:“你是?”

        “霍山白夜,你可以叫我白夜。”

        “白夜?霍山?这里是什么地方?”

        安东只记得自己被尤特家族的黑衣强者围杀,但是昏迷之后的事情却一点都不记得,醒来就在这里,而且眼前这个叫白夜的女子,显然自己并没有见过。

        不过霍山这个姓氏?

        “霍山是你的什么人?”

        白夜皱了皱眉头,似乎并不太喜欢安东这种近乎无礼的举动,不过还是开口说:

        “霍山?他只是我其中的一个管家。”

        对于白夜而言,从尤特家族的古斯特手里把安东救回来自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也决计没有那么轻松,如果不是之前跟安东厮杀耗费了大量的力气,恐怕也没那么简单。

        即使如此,安东还是受到了古斯特的致命一击,心脏被穿透,失血过多,即使是族中的大医师也束手无策,只能凭借安东本能的身体力量来恢复。

        现在看来,这家伙的身体的确很不错,竟然连心脏被穿透这种致命的伤势都能活下来。

        “这里是翼人族的王城,你暂且住在这里安心养伤吧,一切等你的伤好了再说。”

        皱了皱眉头,白夜似乎仍然对安东的身体有些好奇,缓缓走到安东身侧,不等他开口便探出素白的手掌抵向安东胸口。

        “不要反抗!我没有恶意。”

        安东正想阻止,突然听到她的声音,随即就恢复平静,任由那只手触碰到自己胸口的位置。

        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的女性如此靠近,安东似乎有些不习惯,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但是很快就被胸口的感觉所取代。

        安东明显地察觉得到从白夜的手掌心里冒出一团很陌生的力量进入自己体内胸口的位置,片刻后才缓缓离开身体。

        “奇怪!怎么会没有一点损伤,而且似乎比之前更加强大了。真是奇怪。你有没有觉得哪里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安东摇了摇头。

        不适?

        我现在觉得异常地好,不仅仅没有不适,而且体内的力量似乎比之前更加强大。

        安东眼中的目光突然落到自己身前距离他不过两个身位的女人身上,确切地说,是白夜修长的脖子上,白皙的皮肤下面,安东甚至能感觉得到血液滚动流淌的气息。

        咽了咽喉咙,安东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红。

        “该死!怎么会有一种想咬上去的冲动!”

        被安东死死盯着,白夜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立即起身离开。

        “既然你已经醒了,那就继续休息休息吧,我明天再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