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隋唐君子演义在线阅读 - 第486章 什么叫今时不同往日?(更新求订阅求推荐)

第486章 什么叫今时不同往日?(更新求订阅求推荐)

        第486章

        这么骚的操作,怕是十有八九,就是咱们杨太守身边那个满身肥肉,笑起来就显得贼兮兮的某人想出来的。

        一干江都郡的商贾们心中腹诽不已,不过,既然已经有了人站出来打了样,接下来就好办了。

        不少的人们纷纷地踊跃地站起了表达了他们对大隋皇帝陛下的敬仰,以及对江都太守的敬意。

        而一票早就有了准备的书吏们纷纷悄然地现身在张口允诺自己要捐赠多少财帛的商贾面前。

        示意让他们自己亲笔写下,毕竟,既然你敢在这样的场合张嘴进献,终究是空口无凭。

        所以嘛,就请诸位客官,都留下各自的手笔,万一你们记性不好,出了这酒楼大门就把此事忘记得一干二净。

        没关系,咱们江都郡的官员书吏差役们也一定会不辞辛劳,亲自登门,向你们讨要。

        杨谦乐呵呵地吃着酒楼的美食,时不时地朝着那些站起来宣布自己要捐赠多少财帛的商人们举杯示好。

        只是从头到尾,一个多时辰,愣是一杯酒都还没见底,这样的酒量。

        足以被上至七旬老汗,下至六岁幼童鄙夷。

        一个多时辰之后,近千名商人,都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当然,也有某些死硬份子,或者是吝啬得犹如葛朗台一样的奸商。

        跑到酒楼里边来蹭吃蹭喝不算,居然连个铜板也不捐,这样的人,同样被杨谦身边的人记在了小本本上。

        以后有的是办法找这帮子家伙的麻烦,毕竟,杨太守今日已然向在场的一干商贾作出了承诺。

        至少五年之内他不会向陛下提出朝庭开征商税的奏请,保证让大家伙继续安安稳稳的做生意。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这帮子借着朝庭的政策不知道赚了多少财帛的商贾连这点表示都做不到,那留尔等何用?

        #####

        好在,这样的人,只是寥寥之数,甚至有些人又悄悄地去寻了那些记录的书吏,补上了他们的捐赠。

        看到化缘宴会接近了尾声之后,杨谦清了清嗓子,端起了酒杯站起了身来。

        “今日得蒙诸君捧场,捐献了如此之多的财帛,解了本官心中之忧。在此,本官敬诸位一杯。”

        杨谦终于把这杯酒气怕是都快要跑光了的美酒一口抽干。

        “另外,诸位虽多从商贾之事,想来也应该田产颇丰。今日诸位都这么慷慨大方,本官也希望能够给诸位一个好处……”

        杨谦开口说话,酒楼之内再一次恢复了宁静,都支愣起了耳朵,想要听一听这位杨江都所说的好处是什么。

        “诸位不知道有没有听闻过流求岛?”

        此言一出,近千商人全都一脸的迷茫,缓缓摇头,似乎都不太清楚。

        “流求岛?是一座岛吗?不知这座岛可是在太湖?”一名商人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看来诸位还真不清楚。”杨谦自己则也是松了口气,很好,既然大家都不太清楚,如此也才好拿来卖个好。

        “想必诸位都知晓我大隋现如今获得了一种良种稻米,只需要五十余日便得一季。”

        “若是一年四季如春的地方,一年下来,甚至可种四季。”

        “就在前些日子,郑四公子的船队,正好在建安郡东边,出海之后,约行三四日,便可得见一座大岛。

        其岛之大,约有我江都一郡之地这般大小。”

        那里四季如春,而且平原众多,最是适合种植水稻,杨太守准备在那里设置一县。

        至于那里的土地,若是有人去开垦,那么,开下多少,都属于谁,而且十年之内,不需税赋。

        “谁能开垦出多少田地,就属于谁?!”一名豪商难以置信地站起了身来问道。

        “怎么,本官难道还能够当着千余人的面撒谎不成?”杨谦呵呵一乐。

        杨谦扔下了这个消息之后,径直拍屁股离开,而郑元珣而直接被一大票的商贾给团团围住。

        郑元珣看着这帮子眼冒金光,仿佛他们只要靠近自己,就能够登上流求大岛,得到无数无主田地一般的商贾,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在酒楼里边还有不少在维持秩序的差役,总算是没有让郑四公子被那些如狼似虎的商贾给挤压成肉饼。

        #####

        “这个消息,能够让那些人动心吗?”

        听到了里边传来的喧哗声,长孙无忌这才摇了摇头,翻身跃上了马背,朝着身边的房乔与杜如晦问道。

        房乔抚着长须自信地一笑。

        “若是寻常时日,这样的消息,虽然会让这些家资万贯的豪商巨贾心动,但是他们也会犹豫,权衡利弊。”

        “可今时不同往日,他们得到了这个消息,一定会设法前往,在那流求岛上,或多或少,也要据有一席之地。”

        “什么叫今时不同往日。”李世民这位好奇心甚重的少年胖子忍不住插嘴问道。

        “而今大隋战乱四起,天下不宁。身为百姓,所求的是什么,不就是能够得一安宁居所吗?”

        “那流求大岛,距离建安郡需跨海两三百里,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

        “且那里也没多少人烟,若是能够在那里据有一席之地,万一哪天,战火也波及江南之地的话……”

        李世民这才恍然地点了点头。“也对啊,若真有那么一天,那一家人正好可以乘船东渡而去。

        到了那个一年四季如春,且能自给自足的大岛上去,等中原安定之后再回来,还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若是大隋朝安定兴盛之时,想来,就算是听到了这个消息,最多也就是少数人会心动,派遣一些人手去辨个真伪,捞上些许田地。”

        杨谦听着身后边传来的议论声,心里边甚是暗暗得意,他当时倒真没有想那么远。

        就只是觉得,这座大岛,若是能够更早的开发出来,那么完全可以更早的促进华夏的航运事业的发展。

        只有了足够的吸引力,才能够吸引人们去主动的做某些事情。

        现如今,海南岛上都已经设立了儋耳郡、珠崖郡和临振郡,凭啥流求岛就不行?不就是因为海路远了点。

        这有啥了,远点,近点,不都一样要坐船?只要有了足够的船只,那么往来也就方便了。

        更何况,当朝庭拥有了流求岛的绝对控制权之后,也可以考虑四面探索探索。

        指不定二三十年之后就能够发现新大陆,探索亚非拉,走向全世界……

        不过在那之前,杨谦觉得自己还是先到运河边上去瞅一瞅运河大桥的建设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