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隋唐君子演义在线阅读 - 第484章 看来他们也知道风险共担的道理(更新求订阅求推荐)

第484章 看来他们也知道风险共担的道理(更新求订阅求推荐)

        第484章

        之后,杨谦得授银青光禄大夫,从太守升为了江都留守,之前的江南道十二郡黜陟讨捕大使,天子并没有因为江南的安宁而收回。

        也就说,十二郡的军权仍旧集于他一人之手。足可得见恩宠之厚。

        朝庭因为战火纷飞,而四下动乱不已。

        导致税赋收入大减,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真的向朝庭上奏,怕是很有可能天子会对他之策言听计从。

        所以,一干居于江都郡又或者是客居于此的富商巨贾们可真是心慌意乱了。

        这跟之前的想象完全不一样,这家伙如果真的采用这样的手段的话。

        只要天子一首肯,到了那个时候,相信江南诸郡的官员们,肯定恨不得扑到自己这些商贾的身上来吸血。

        当然,也有人会说,那我大不了这五年不在你江南道呆着呗,你上哪收去?

        不好意思,除非你在江南没有生意,不然,就肯定要上税。可眼下,天下大乱,纷争四起。

        能安安静静做生意的地方还真不多,像江南这样富庶,消费能力又高的地方,更是唯此一处。

        所以,一干豪商巨贾思来想去,愣是找不到办法来规避有可能会出现的后果。

        一干人等都不禁在心慌意乱之余,开始三五成群的聚拢成堆商议对策。

        可是商议来商议去,却绝望地发现,自己等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制约到杨谦这位江都太守的手段。

        想要用武力?八万精锐而又忠诚的江都军了解一下。想要暗杀?以段师子为首的一干神出鬼没,杀人于无形的侦骑营了解一下。

        想要贿赂,呵呵,那你得贿赂多少?凭啥我出钱你不出钱贿赂?

        一家家深门大户里边,都会有不少的豪商巨贾正唾沫星子横飞地在争执着。

        #####

        “子敬,胡兄与郑四公子到了。”长孙无忌先是站在书房外面,提前地清了清嗓子说道。

        “快快请进吧,胡兄,郑四哥,咱们可是又有些日子没见了。”杨谦这才扔下了手中的书册站起了身来。

        “见过子敬。”胡维与郑家老四步入了书房之后,先是恭敬地向着杨谦一礼,这才正襟危坐。

        郑元珣接过了知礼递来的茶水道了声谢后,这才兴奋地道。

        “子敬实在是好手段,可惜子敬身居高位,不然,真该见一见那帮子商贾的嘴脸。”

        “看来事情应该顺利。”长孙无忌乐呵呵地问了一句。

        “这是自然,特别是前几日,各种流言满天飞舞,闹得整个江都郡的那些豪商巨贾可谓是吃了吃不好,睡了睡不香。”

        “四下遣人到处去打听,私底下聚成了许多的小圈子商议讨论,可就是摸不透杨江都您的脉。”

        “这结果,终于有人想到了胡某和郑四哥。”

        “他们来寻你们二人,都说了些什么?”长孙无忌当即问道。

        胡维与郑元珣不敢怠慢,便将那些陆续到访的商贾们的意见与想法详细地解释了一遍。

        “现如今,不论是世居还是客居我江都郡的那些豪商巨贾,怕是都已经明了,此番,他们无论怎么样,都得出血。”

        “而且不光是他们,整个江南郡都会受波及,所以这段时间,他们还派了人手往其他各郡向同行们传递消息。”

        “好嘛,看来他们也知道风险共担的道理。”杨谦不由得一乐。

        看到杨谦心情颇佳,郑元珣接过了话头道。

        “谁说不是,不过相比起其他诸郡的商贾的不紧不慢而言,最着急的还是在咱们江都郡客居和世居的这些人。”

        “他们倒也隐隐知晓郑某与胡贤弟跟太守府这里有些门路,故尔,这几日都曾经到访。”

        “我跟胡贤弟一合计,此事怕是还得由子敬你来作主,故尔今日特地前来拜访。”

        “二位稍待一二,且等一下。”杨谦点了点头,此刻,已然听到了书房外面传来的脚步声。

        果不其人,收到了消息的房乔与杜如晦如期而至。

        “这二位想来你们也都应该打过交道,我也就不一一介绍了。房乔,你先说说情况如何?”

        “陛下的两艘龙舟,皆是在江都造船厂建造的,第一艘龙舟所耗资财,约在七万贯上下。”

        “而第二艘则高达七万千贯之巨,再加上各种副舟千里船,差不多得将近十万贯之数。

        经过与江都船厂那边进行的初步核算来看,这一次的龙舟,若是照前例来,怕还是第二次的价格相差不大。

        十万贯,如果是一般人听到了这个数目,定然会目瞪口呆,震惊得无法形容。

        可是对于此刻坐在这里的这些人而言,十万贯,还真只是一个数字。

        不论是替杨谦控制养殖业和粮食的胡维,又或者是负责海贸的郑元珣

        “咱们江都郡自归入大隋以来,可谓是极为兴盛,又得当今陛下垂怜。多有照拂,数次南巡,皆驻于江都。

        天下欲沾龙气者不知凡凡,不知道江南有多少商贾士绅纷纷迁来。

        使得江都郡人口产业增增日上,如今单是江都郡一郡,家资在万贯以上者,约有一两千户,行商贾之事者,约占一半。”

        “那就是一千户之数,若是一户均能够拿出一百贯,那便可以集少成多,凑足龙舟一应费用。”

        “莫消说一户一百贯,就算是一千贯,只要子敬一句话,他们也愿意拿。”

        “可就是担心这朝庭……”

        杨谦这个时候才坦然地开口作出了承诺。

        “朝庭会如此,杨某也不能保证。不过,杨某所能够保证的就是,五年之内,杨某定然不会向朝庭请奏商税一事。”

        胡维与郑元珣互望一眼后,郑元珣拍着大腿道。

        “成了,有了子敬你这一句话,就足够从那些人等的手中掏到足够的财帛。”

        杨谦自失一笑。“胡兄,郑四哥,此事,不用你们来替杨某担待。”

        “既然如今江都郡流言纷扰,倒不如,杨某挑个时间,摆下酒宴,好好的款待一干江都父老,以安尔等之心。”

        长孙无忌眼珠子鬼鬼崇崇地转了几圈之后,笑眯眯地道。

        “若是子敬你亲自出面的话,那就更好办了。二位咱们几个好好合计合计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