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浩瀚仙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归魏

第一百七十六章 归魏

        魏国都城之外,魏王出城十里相迎信陵君归国。

        站在城外的荒野大道之上,魏王目光沉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于这位自己的兄弟,魏王一直抱有着一种矛盾至极的态度。

        国之君位,不知道引得多少兄弟阋墙。

        他这位兄弟才情旷世,享誉天下。

        无论是文治武功都远远胜于魏王,魏王时常想若是信陵君是一个无能之辈,他都容得下信陵君,但是偏偏信陵君不是。

        俯视崤山以东六国,若是论盛名天下无以出其右,这是何等威势。

        当然,魏王也不是一直如此忌惮信陵君。

        即便从他登基开始,信陵君之才远胜于他的传闻便一直环绕在魏王的耳边,可魏王依旧觉得他不比信陵君差上多少。

        直到一次对弈。

        昔日,魏王曾与信陵君对弈,当时忽闻赵王来犯边境,他欲起兵甲防范,可信陵君却淡淡道无事,只是赵王打猎罢了。

        事后,果然如此。

        魏王遂开口询问,信陵君道赵王身边有我之门客,其之言行也于我鼓掌之中。

        当时,魏王心中不是赞他自己这位兄弟的才能,而是畏惧。

        信陵君尚且不是赵国之中,且赵国邯郸与魏国大梁遥遥相望,他尚可以将赵王行踪变化握于鼓掌之中,那么他这位魏王呢?

        是不是也时时刻刻的在信陵君的监视之下?

        此后,魏王便对信陵君便埋下了恐惧的种子。

        在信陵君窃符救赵之后,这种恐惧感再一次加深。

        连虎符他尚且可以随手得之,随之用兵千里,救下了被凶悍秦军围下的赵国。

        这种谋略、这种胆魄、这种兵势、这种声威,让魏王简直寝食难安。

        他当时甚至在想如果自己这位兄弟回来,自己该如何面对他?

        以窃符之罪杀之?

        还是装作不知道?

        或许自己这位兄弟猜到了他的矛盾,所以在窃符救赵之后,他这位兄弟再也没有回到魏国,信陵君在赵国落脚了。

        赵国国君,甚至有意割地共王与之,却被信陵君拒绝了。

        一连数年之间,只有重要的日子和有军国大事的时候,魏王才能收到这位兄弟的信件,里面不是想念他的话语,便是军国大事的谋略。

        魏王见此,便在心中暗道若是他真不再回魏国,那么便随他去吧。

        可即便信陵君离开了魏国,他仍旧逃不过关于信陵君的消息,充斥在诸国之间与魏国乡野布衣之间。

        诸国有言魏信陵君魏无忌威震天下,使诸国不敢加兵于魏国。

        敢问这些人把他放在了哪里?

        可有正视过他这位魏王?

        或许在所有的眼中都在庆幸,现在魏国的君主不是信陵君魏无忌,而是他这个庸才。

        每当思念至此,魏王心中都烦躁难安。

        在信陵君去秦留学的时候,他有些窃喜,又有些担心,这与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

        自己这位兄弟难道是圣人千虑必有一失?

        但是,事实证明他又一次短视了。

        那位仙人的名声真的可以镇住所有人,包括秦国虎君。

        自己那位兄弟就在秦国国度咸阳城外的太阴学宫常驻下来。

        随之太阴学宫的种种神异传闻,不日便传遍了诸国。

        长生不死窥天道,万法皆传学圣地。

        想到这里,魏王忍不住的叹道

        “无忌,你为何总是如此聪慧呢?”

        魏王像是在赞叹,又像是在埋怨。

        站在魏王身边的内官闻言低下了头,在魏国的所有人都知道魏王对于自己那位兄弟的忌惮,但是这注定是不能挑到明面之上的。

        谁将这一切挑到明面之上,谁就会成为魏王和信陵君的眼中之刺。

        在魏国没有人能够在得罪了这两个人之后还能活下去。

        所以,内官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正装冠冕的魏王透过眼前的珠帘望着远处的天际,长天原野,长风轻轻。

        此时魏王的心情带着一点喜悦,在昔日阴世神位的巨大吸引之下,他破例主动寻求了信陵君的帮助。

        但是,发出信件之后,魏王有些后悔,他怕这位兄弟会秉持着宗族大义,骂他是不肖子孙,甚至真的起兵推翻他。

        魏王甚至因此数日之中夜不能寐。

        直到他收到信陵君的回信阴世有大机缘,当可一争,且为公族留下退路。

        这是信陵君应下了。

        魏王欣喜若狂。

        从小到大,信陵君从来没有失言过一次。

        无论是大事小事,无论是看起来有着何等的困难,他都如庖丁解牛,举重若轻。

        随后魏王又得到了信陵君新的信件,说是秦国应下了联盟之事,信陵君即刻启程回归大梁。

        他要回来了!

        魏王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受,他有段时间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位兄弟了。

        但是,第二日这消息便传遍的大梁,魏国上至公卿,下至布衣,如过年关。

        一人一国,这究竟是谁的国?

        魏王再次迷失了,他不知道自己此事做的对不对。

        “信陵君来了。”

        随着耳边内官的提醒打破沉思,魏王抬起头来,随手掀起了眼前的珠帘,他双目直视远方。

        在远天之处出现了一道车队的身影。

        魏无忌身着魏国信陵君的朝服,坐在车乘之上,器宇轩昂,一种不可言语的大度在他的身上形成融洽的势。

        他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自己的膝盖,双目之中带有着莫名的沉思。

        魏无忌离开大梁已然数年。

        而使得他一直不敢回来的便是他的兄长。

        也不知道这一次,自己的兄长心中是否仍旧有着芥蒂。

        “此次兄弟当可齐心。”

        像是给予着自己信心,魏无忌坐在车乘之上淡淡道。

        车乘从远天朝着魏王带来的军队行去。

        在走到了魏王的身前之后,魏无忌从其上走了下来。

        魏王和信陵君魏无忌隔空对视,这一次对视距离上次已然是数年之前。

        “王兄,臣弟回来了。”

        “王弟肯来帮寡人,寡人不胜感激,大梁之外风尘太重,先入城,酒宴已然摆下,边饮酒边谈。”

        魏王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魏无忌看着自己兄长的笑容,似乎所有的疲惫都已经离他远去。

        他点了点头道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