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浩瀚仙秦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秦有国策

第八十三章 秦有国策

        满城古道意,千里快哉风。

        赵政坐在车乘之上,虽然日薄西山,也丝毫不影响他悠然心情。

        “王孙,公子府到了!”

        随着车夫的声音响起。

        侍奉赵政的仆人为其揭开了车乘的帘幕,赵政缓缓走了下来。

        不经意间一抬头,赵政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趴在公子府朱红大门的门柱上。

        成蟜身着略有宽大的锦缎华服,露出半个小脑袋,一双晶莹透亮的眼眸张望着四方。

        在看到赵政之时,成蟜两个小酒窝立刻露了出来。

        “兄长!”

        带着一丝丝奶味的声音响起,快四岁的成蟜宽袍大袖之下小腿用力的翻上门槛,他把自己翻到了门槛之上。

        两只小腿一只在门槛左面,一只在门槛右面,结果两面都碰不到的地面之上,小屁股撅得高高的,不上不下。

        发觉自己被困在上面的成蟜不由得用委屈的眼神看着赵政。

        一身黑衣玄鸟纹饰的赵政看着自己弟弟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连忙上前将自己的弟弟拎起来,然后放在了地上。

        蹲下身轻轻的将其衣物之上灰尘打去,赵政揉了揉自己弟弟软软的小脸。

        “小蟜儿,你怎么在这里?”

        “我想兄长!”

        在华姬被子楚无尽期的软禁之后,成蟜便一直和赵政住在一起,他对自己的兄长甚是依恋。

        看来日后成蟜之乱是很难出现了。

        “小蟜儿真乖!”

        赵政伸出手揉了揉成蟜的脑袋,然后牵着成蟜的小手走入公子府邸之中。

        “小蟜儿,你想读书吗?”

        “什么是读书啊?”

        “小成蟜每天随着先生识字,便是读书!”

        “可先生好凶!”

        成蟜很不喜欢先生,他老是拿着那竹子的细枝条抽打他的小手。

        可疼了!

        赵政笑着看着自己的弟弟,曾几何时他也很怕教书先生。

        可此时的师尊却倍感亲切。

        “日后,先生只教成蟜识字,等成蟜识字后,兄长亲自教你。”

        “好啊,父亲说兄长很厉害,一个人可以打一百家人。”

        小成蟜奶声奶气道。

        赵政闻言一脸蒙圈,然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笑道:

        “那是诸子百家,不是一百家人!”

        “诸子百家是坏人吗?兄长为什么打他们?”

        “不是坏人,只是当初立场不同。”

        走到了子楚房门之前后,赵政蹲下身来道:

        “这样,你先去兄长房间内玩,兄长要有事要见一见父亲,等兄长见完父亲,再去找你好不好?”

        “好!”

        成蟜很听话,自从他母亲从他的视野之中消失之后,他就把赵政当做他唯一的依靠。

        他生怕自己的不听话,就会连兄长也失去了。

        看着小成蟜消失在庭院的转角处,赵政轻声叹了口气,然后缓缓走到子楚房门之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父亲!”

        “进!”

        大门缓缓被打开。

        走进子楚房间的赵政愣了愣,子楚的房间之内溢散着淡淡的茶香味道,赵政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父亲。

        子楚见到赵政脸上带着一丝不自然的红润。

        “不得不说这茶真的是一件好东西。”

        赵政愣了愣后,立马反应了过来。

        “既然父亲喜欢,明日政问师尊讨要一些。”

        “不用为这些事劳烦春秋仙人了,对了,政儿这么晚找为父可是有什么事情?”

        子楚有点不好意思,从老聃先生那里讨要了一些茶叶,没想到被自己的儿子撞上了。

        赵政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端正了身子道:

        “父亲,太阴学宫招纳世人,父亲可有国策预备?”

        “国策?”

        子楚有点懵。

        秦国上一次制定国策,还是六国合纵之时,而上上次,则是昔日秦孝公变法之时。

        国策为国之大策,是不可轻易决定的。

        这怎么就聊到国策了?

        “太阴学宫之学位,犹如函谷关之险要,不得不争,当有国策。”

        “虽师尊善待大秦,可大秦更需厚待学宫之策。”

        赵政一拜道。

        子楚闻言,皱了皱眉,然后轻轻饮了一口酒尊之中的茶水。

        “此言得之!”

        “可如何立策?”

        赵政闻言从袖口之中取出一卷竹简递给了子楚。

        子楚看了看手中的卷轴,又看了看赵政。

        感情自己的儿子都准备好了。

        “一曰奖,二曰述,三曰激。”

        赵政拜道。

        子楚缓缓拉开竹简道:

        “详细讲之。”

        赵政拱手一拜,道:

        “一者,凡秦国无论兵民,入太阴学宫者升一爵。”

        “升爵?”

        “会不会有些过了?”

        子楚皱了皱眉。

        秦国有二十军功爵位,为秦人必争之。

        自商君立策而来,只有军功可以升爵,从未听过有其余方法可以获得爵位的。

        “太阴学宫本应为军国必争,授军爵不为过,此外太阴学宫学子,父亲以为拿不了一爵位吗?”

        赵政反问道。

        “如此倒也可以。”

        “二者,传言于秦,太阴学宫之雄、才、奇,有长生不老之法。”

        “此不难!”

        “三者,以王室公开激励军民。”

        “此亦是不难!”

        子楚点了点头,这三策只有第一策有些许难度,不过或许也真的是利大于弊。

        “此外,父亲可入长庚宫请武安君授军以学。”

        “武安君,如何会愿意?”

        子楚皱了皱眉道。

        武安君与秦国王室之恩怨实在是不好说。

        虽然是上一代人恩怨,但是武安君却实实在在的是冤死了,他可是生生受了那自刎之辱。

        赵政拜了拜道:

        “若以小人,当复仇之,可武安君自然非常人也。”

        “武安君心系士卒,自然首肯,而前尘往事,他也早已不放于心上。”

        “若是父亲不安,可请祖父授爵于武安君后人。”

        “如此,倒是也可以。”

        ………………………

        ………………………

        走出了父亲的房间之后,已然是漫天星辰,赵政转身走到了自己房间之前。

        打开了房门,走入其中之后,赵政便看到了趴在木床之上已然睡熟的成蟜。

        晶莹透亮的一丝丝口水顺着他的嘴角滑落,小家伙整个小脸都被自己压变形了。

        赵政无奈的摇了摇头。

        从袖子之中抽出了一条丝巾,轻轻为成蟜将嘴角的口水擦去,赵政将小家伙缓缓翻过身来。

        然后他在桌案之上轻轻展开了一卷竹简。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瞥了一眼自己的弟弟,赵政心中暗道:

        只愿此帝王家之情谊能够稍微长久些。

        赵政受了十年冷眼、人情凉薄,此时无论是师徒之情、兄弟之情,亦或者夫子之情他都格外的珍惜。

        夜已深,灯火之下,少年天子人影摇晃。

        这世间终究是没有毫不费力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