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浩瀚仙秦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少年之志

第四十二章 少年之志

        天又亮了。

        清晨的微风之中,公子府邸的勋贵车马再次驶过咸阳街头烧制的石板之上。

        骏马的嘶鸣声和车轮的吱吱声,在安静的清晨奏成独特的音乐。

        一身黑衣的赵政坐在车乘之中,轻轻抚摸着怀中的青铜箱。

        他怀中的青铜箱上刻着玄鸟之象,这非王爵贵族不可得之,其尽显大气。

        而青铜箱里面则是放着商君书简,皆是当年商君亲手所书。

        这些书籍都是子楚从王室的收藏之中翻出的孤品。

        像是珍惜着珍宝一般珍惜着手中的青铜宝箱的赵政,侧着头问着身边蒙恬道。

        “蒙恬,商君应是何等人物?”

        抱着武安君白起佩剑的反复擦拭的蒙恬此时正一脸傻笑,听到赵政的询问之后,

        蒙恬将手中的剑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双膝之上,确定不会跌落之后,他抬头道:

        “吾曾闻人言:秦国也,兴于商君也,亦是霸于商君也。”

        “《秦律》传之百年,大秦一日不灭,商君便一日不死。”

        “其为秦法之祖,必传之万世。”

        说完,蒙恬又轻轻摸了摸武安君的佩剑,轻轻的问道:

        “王孙,汝说吾可否见武安君?”

        蒙恬眼中充满了崇拜与向往。

        武安君,这是春秋战国之中所有有志于武将之人,最期盼的封号。

        而在秦国,白起则是更以其三十七年无一败级的战绩赋予了其独特至极的含义。

        以武安天下,是为武安。

        大秦士卒勋贵有几个不想见一见这位战神。

        一想到他可能就要见到武安君了,蒙恬心中便忍不住的兴奋。

        “见武安君?”

        赵政脑海之中,浮现出了自己师尊盘坐在石台之上如同神魔的身影。

        师傅想做,自然是可以做到。

        在他眼中自己的师傅应该是无所不能的。

        “自无不可!”

        “可以吗?”

        在赵政口中得到肯定的答复,一向稳重的蒙恬忽然之间又有点不安了。

        “见武安君,吾有些胆怯。”

        这时候,蒙恬看到了坐在他对面的蒙毅。

        “蒙毅,汝为何不为所动?”

        “非是如此,不过汝等爱不释手,吾抢不过!”

        蒙毅摇了摇头,似是无奈的摆了摆手道。

        一个是大哥,一个是王孙。

        他能抢过谁?

        看着蒙恬装作可怜的样子,赵政与蒙恬相视一笑,然后赵政问道:

        “蒙恬,商君与武安君,汝更高看谁一眼?”

        “皆龙凤也,岂是鱼虾可评?”

        “师尊,若知汝自诩鱼虾,日后怕是汝再也听不到课。”

        “莫要吓吾。”

        蒙毅做了自己惧怕的表情。

        然后三人同时一阵大笑。

        在几个追逐偶像的少年的笑声,车马越行越远。

        少年当立志,立志者不负少年恩泽。

        ………………

        ………………

        雾气缭绕的院落之中。

        李春秋此时正盘坐在石台之上,着笔写着修道的道法典籍。

        随着手中的毛笔的起转承合,墨汁在竹简之上肆意挥洒着。

        李春秋落笔很快,不一会便写完了一卷书简,然后将竹简放在了身侧。

        放眼望去,石台之上几乎铺满了书简。

        而在石台之侧,赵曦成不时取下新的竹简然后以刀笔篆刻起来。

        这些竹简之上,皆写的是修道之法,有的高深,有的浅显。

        可比之李春秋教授赵政的还是要浅显的多。

        就在李春秋落笔写完又一卷竹简后,赵政三人走了进来。

        “拜见师尊!”

        “坐。”

        李春秋淡淡道,然后缓缓将刚刚落笔写完的书简放在了身侧。

        “诺!”

        在三人坐定之后,赵政和蒙毅上前呈上了青铜箱与长剑。

        “师尊,此为商君之书。”

        “先生,此为武安君之剑。”

        李春秋右手手指一点,长剑与青铜箱皆是凭空而起,落在了石台之上。

        然后李春秋的目光落在了武安君的佩剑之上。

        剑有三尺三,气可吞山海。

        “铮!”

        利剑出鞘,李春秋屈指而弹。

        长剑轻吟,凉风肃杀。

        “如此肃杀之气,也只有武安君之佩剑了。”

        “怕是在这灵气充裕的院落之中,要不了太久,便足以成就一柄杀戮之兵。”

        李春秋缓缓将长剑放下,似乎为之感触道:

        “今日,便教汝等剑。”

        这时,赵政抬起头来道:“师尊,徒儿今晚想留下来,见证商君与武安君复活。”

        “复活言之过早。”

        “言之过早?”

        “汝之后便懂了。”

        李春秋从石台之上滑落,随手一弹,他脚下雾气全部散去。

        露出了三柄插在地上的木剑。

        李春秋大袖一挥,三柄木剑倒飞而去,三个少年各个接下来一柄剑。

        “带上剑,随吾走。”

        咸阳城中,李春秋骑白虎而出,而身后三位少年纵马狂奔。

        三人一路飞奔到城西之外,数里之处才缓缓停下。

        等三人纵马奔来后,李春秋才从白虎之上跃下,其长袖之中落下一柄木剑入手,淡淡讲了起来:

        “剑,古之圣品也,至尊至贵,人神咸崇。”

        “学剑之道也,简而圣也。”

        “一人,一剑,一道也。”

        李春秋握着剑,整个人的势陡然一变,一瞬间似乎锋芒毕露,化为了一柄长剑。

        “今日只教汝等一劈。”

        只教一劈?

        赵政三人抬起头,有点不解。

        师傅教授一向是巨细无漏,怎么今天只教一剑。

        “看好!”

        李春秋握着木剑,自上而下一划。

        招式平平无奇。

        但是一瞬间,一声巨响响起。

        咸阳城西山林,霎时崩塌。

        木剑前方,十丈之地,沟壑纵横。

        长剑之前,皆分为二。

        李春秋反手剑木剑插在地上,再次教导道:

        “所谓剑道,剑与神合,气与意合,忘记吾这一剑之感,找到汝等之剑,便是汝等要悟的。”

        “悟透,剑道一日千里。”

        蒙毅感觉自己有点懵。

        “如果悟不透呢?”

        李春秋转过身拍拍他的肩膀,低头道:

        “悟不透,那就永远只能学点皮毛。”

        “啊?”

        然后等他转过头来,赵政和蒙恬已经拿起木剑朝着远处而去了。

        “吾赵政可不愿只学皮毛。”

        少年始皇握着长剑一次又一次的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