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浩瀚仙秦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不如不知也

第三十八章 不如不知也

        在傍晚的夕阳最后的余晖下,一辆车乘驾驭着奔马很快驶到了公子子楚的府邸的门口。

        吕不韦来得很快,一身黑衣,面色肃穆的他一走入公子府邸之内便被家仆迎了过去。

        进入侧室内室之中,吕不韦才见到了子楚,他一拜道:“见过公子。”

        “不韦不必多礼。”

        子楚连忙扶起吕不韦,然后立刻屏退左右,令众人远离屋墙三尺之距。

        其间,吕不韦目光扫过室内众人,此时室内只有赵政、蒙氏兄弟与子楚。

        见状,吕不韦低声问道:

        “敢问公子,可是春秋先生之事?”

        此时咸阳城之中,所谓大事,不过两件。

        一为赵国破燕之事,二为春秋先生建造太阴学宫之事。

        此时,既然王孙在场,必然是与那位春秋先生有关之事。

        子楚点点头道:“确实如此!”

        “春秋先生欲与吾交易。”

        “交易?”

        吕不韦皱了皱眉,问道:

        “以何易何?”

        子楚答道:

        “以太阴学宫三座席位,换三物。”

        “何等三物?”

        吕不韦惊了惊。

        昔日咸阳城西讲道之后,世人皆知这位仙人胸中有经天纬地之才,腹内有天下奇伟之识。

        甚至这位春秋先生甚至还可能掌握超脱生死的奥秘。

        他的学宫之席,这是无上之宝,不知道多少人趋之若鹜。

        吕不韦实在不知道眼前的公子子楚有什么是那位仙人所求的,竟然可换得三席。

        闻言,子楚压低了声音,附耳道:

        “一为昔日大秦武安君白起之随身之物,二为昔年商君随身之物,三为九位行刑死囚随身之物。”

        “仅仅以此?何以皆为亡者之物?”

        吕不韦双目之中思忖之色越发深重。

        子楚摇摇头道:

        “吾幼子道:先生有意招魂,与武安君与商君坐论大道。”

        “与武安君与商君坐论大道?起死回生?”

        吕不韦整个人一怔。

        死人可以复活吗?

        他从未想过。

        这是何等逆天之事,简直是颠倒天地阴阳之序。

        世间真的有人能够做成这般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吗?

        或者说那位真的可做到吗?

        吕不韦的心已经彻底乱了。

        这时,公子子楚低声道:

        “所知者甚寡,唯猜疑耳。”

        吕不韦双目微微眯起,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吐出。

        一代天下奇商,瞬间收敛了自己的被震动的心,缓缓道:

        “此事当由王上断绝,商君者,终逆臣也;武安者,或祸患也,唯有王上可以断决此事。”

        商君当年可是有着谋反的痕迹,最终被诛杀,武安君更是被赐死的。

        两者无论如何复活对于秦国而言,未必是好事。

        顿了顿,吕不韦看了看赵政又道:

        “然春秋先生者,王孙之师也,师门必不祸于弟子门徒也,二君复生,王孙或可享此之运,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公子需三思,亦请王上三思。”

        吕不韦话说两面,两面点出。

        但是最终的决策还是要有公子子楚与王上抉择。

        “如此吗?”

        子楚手指划动着酒尊。

        他当年是与吕不韦豪赌过的人,自然知道人生之赌局,若赢,则一本万利;若输,则生死由命。

        可昔日其不过落魄质子,现在其已是一国储君。

        尽管见过了其父王与族老的豪赌,但是他仍旧心中有些许动摇。

        可是余光扫过自己的儿子的时候,他却又愣了愣。

        罢了!

        不过些许赌局而已。

        以那位春秋先生对于幼子的重视,他自然还是赢面很大的。

        “吾请见于父王。”

        ……………

        房间之内的灯火已然点了起来,摇曳的火光动荡着,将众人的脸庞之上印出来了同样摇曳的阴影。

        “坐!”

        秦王的声音缓缓响起。

        子楚一拜道:

        “父王,儿臣有事呈!”

        秦王随手摆了摆手道:

        “说!”

        “不日汝便是秦国之王,有何不可说。”

        秦王自那日从咸阳城出来后,便像是想通了一般。

        此后,他所作之事皆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子楚即位准备的。

        当一个君王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时,什么争名夺利都是虚的了。

        只有一个合格的继承人才是最重要的。

        子楚一拜道:

        “请父王屏退左右!”

        “哦?以此观之,此事慎重。”

        秦王笑了笑,然后挥挥手。

        宫殿之中,众人瞬间退去。

        见到众人退去后,子楚才缓缓讲述起来春秋先生与其的交易。

        说完,之后子楚再次详细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

        话音逐渐收敛,一时间,整个宫殿之中的气氛有一些沉寂。

        “起死回生?”

        “此趣也,王孙学此,日后寡人或可回阳世,再见华阳与汝。”

        秦王显得似乎毫不在意,甚至还打趣道。

        子楚有点摸不清自己父王的意图,他一拜道:

        “请父王教吾,吾应如何?”

        秦王看着跪倒在宫殿之中的子楚,秦王缓缓开口道:“此事便由汝决之,汝之言也,亦是秦王之言也。”

        说完这句话后,秦王淡淡的笑了笑,道:

        “寡人乏矣,退下吧。”

        顿了顿后,秦王又道:

        “汝需记,自今日起,汝当担起秦国之责,寡人之位,终须汝来当之,凡非大事,汝当自有断绝,若有人有异,便可言乃寡人与汝之权。”

        秦王这是在放权,在他还有时间的时候,就位子楚铺垫走上秦王的道路。

        子楚一时间有些受宠而惊,他开口道:

        “父王,此……”

        高座之上,秦王一瞬间似乎从一位父亲变回了一位君王。

        “寡人说,退下!”

        “诺!”

        子楚一拜道,然后缓缓退去。

        在子楚退去后,秦王才缓缓的抬起头。

        “春秋先生啊,春秋先生,汝何等人也,寡人已然认命,何苦再给寡人希望,知,不如不知也。”

        秦王的声音回荡在空荡的宫殿之中。

        这对他来说何尝不又是一次考验,可惜他不愿以秦国之运再赌第二次了。

        一个人可以贪生怕死,但是一个君主再如何贪生怕死都要有限制。

        不然国之将亡,不过刹那。

        他终究是不能辜负历代秦王的期望,这是他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