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浩瀚仙秦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太阴学宫

第二十八章 太阴学宫

        灵台世界之中,李春秋看着身后逐渐消散的时空虫洞。

        “看来我得到的记忆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由金色变为淡蓝色说明,一是说明我已经得到了上面的历史,二是说明我得到了来往的权限吗?”

        “这石碑究竟是什么?”

        “又是谁将其放在了泰山之中?”

        李春秋抬头望着那似是无边的石碑,若有所思。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还是太弱小了。

        能够将世界纳入石碑之中的人,绝不是他现在可以觊觎的。

        “现在的我似乎想这个太早了。”

        “还是尽快将大秦拉入神话时代吧。”

        “一个人终究是势单力薄。”

        李春秋看了看周围仍旧是金色的区域,最终还是没有触碰于其。

        咸阳城外的讲道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等到讲道之后,再缓缓图之,亦是为时不晚。

        ……………………

        贵门而高祚,何况于仙门乎?

        世人对于未知的总是好奇的。

        尽管李春秋的府邸,有着秦国重兵把守,但是还是耐不住咸阳民众的围观。

        咸阳民众一早就将李春秋的府邸围了个水泄不通。

        可没有一个敢靠近守卫着府邸的秦兵,秦兵说杀人是绝不含糊的。

        这也使得整个府邸仍旧寂静。

        在朱红色的高门之内,常威带着一种家仆站在庭院之外,静静的等待着。

        三天之期已到,不出意外今日便应该是先生出关的日子。

        在常威面前的庭院之内,云雾翻腾,像是另一个世界一般。

        而常威身旁的白虎则是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们。

        偶尔还打打哈欠,眼中满是不屑。

        这些家伙都蠢极了。

        不如老子的儿子可爱。

        想到儿子,白虎又惆怅了。

        现在老婆一见面就打它,完全不让他和儿子见面啊。

        要是白虎知道“一孕傻三年”这个词,它估计会怀疑自己的老婆已经傻掉了。

        在白虎的臆想之中,常威等人苦苦等待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纯白的雾气缓缓散开,分割出了一条大道。

        李春秋一身白衣从院落之中走出。

        云气铺到李春秋的脚下似乎是如同腾云驾雾一般。

        见到家主从庭院之中走出,众人瞬间跪倒了一地。

        “禀先生,咸阳城外已然就绪,只待先生讲座。”

        李春秋淡淡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白虎看到了李春秋出来连忙从石台之上跳了下来,然后亲昵的跑到李春秋的身边蹭着李春秋的手掌。

        李春秋看到白虎之后右手一挥,白虎再次被打了一个踉跄。

        凭什么又打我?

        白虎一脸懵逼看着李春秋。

        这时,李春秋甩了甩手,笑道:

        “抱歉,打习惯了,看到你有点忍不住。”

        歉意的摸了摸白虎的脑袋后,李春秋坐上了白虎的背。

        几日不见,这家伙怎么感觉又长大了。

        “走吧!”

        白虎一脸幽怨的看了一眼李春秋后,才跑了起来。

        它载着李春秋飞奔而出。

        在咸阳之中,白虎就像是一道白色的风。

        吹过咸阳城的街道。

        世人只见,一袭白衣驾驭着白虎随风而去,不似人间模样。

        …………………

        咸阳城西之外,此时已经人流如潮。

        蒙骜带四千锐士,阵列四方,将人群分割开来。

        阵列之内,一部分是豪门勋贵,一部分则是有名的学者名流,无名之辈是到不了内部的。

        而阵列之外,则是布衣黔首。

        锐士们身披重甲,杀气凛然。

        没有人怀疑他们拔剑而起的勇气。

        秦人好战且善战,永远不是一个笑话。

        秦锐士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一个原因是因为秦王的王命,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他们服了身后今日讲道的人。

        秦军敬佩强者,武安君之所以当年成为全体秦军的偶像,就是因为他是从一介布衣(还有的说是奴隶)凭借一个个人头的战功走上了君侯之位。

        大丈夫生而于世,功名利禄当是马上而取,这便是秦人的心态。

        时间一点点逼近。

        但是四千锐士之中,没有一位勋贵不耐,他们都静静的等着。

        因为今日讲道的不是黔首布衣,不是君侯王爵,不是学者祭酒,而是一位仙人。

        甚至是世间仅有一位的仙人。

        传言他有着长生不老的术法,有着摧城拔寨的秘法,有着万军取首的强大。

        这里每一样都足以让世人为之疯狂。

        在阵列之内,子楚与赵政坐在最前排。

        今日不仅是春秋先生讲道的日子,也是赵政拜师的日子。

        子楚最后一遍告诫着自己的儿子。

        “恭敬、知礼、谦卑,可知否?”

        “吾已知之。”

        赵政再一次点点头道。

        这已经是他的父亲第六次提醒他了。

        他本来不太紧张的心随着这反复的提醒与阵列之内的严肃,反而紧张了起来。

        这时候,不知道谁高声道:“仙人已至!”

        所有抬头望向了人群之中大道。

        恍然之间只见一道白色的残影从众人之中的大道之中跃上了高台。

        一袭白衣从威武不凡的白虎身上落了下来。

        站在高台之上的李春秋睥睨着全场,所有被其目光触及的人全部低下了头颅。

        在众人的眼光至中年,那一袭白衣似乎像是与天地一般的高大,仅仅是一眼便足以让人自卑到羞愧。

        在环视了众人之后,李春秋盘腿坐在高台的正中。

        而白虎则是盘踞在李春秋的身后。

        “今日之事有二,一为收徒,二为讲道。”

        李春秋淡淡的道。

        也不见其有什么动作,但是那如同神魔一般的声音却清晰的响彻在所有人的耳边,如同有人在你的耳边低吟。

        在场地之外,有人闻言忽然高声吼道:

        “敢问仙人如何能拜入仙人门下?”

        “有缘法,有运道,有毅力,有天资者可。”

        高台之上,李春秋淡淡道。

        然后他又低头看了看地面。

        “西者,阴也,吾不日之后会于此地立太阴学宫,凡九州之人皆可来此求道。”

        “太阴学宫?”

        勋贵的面色瞬间变了。

        这才是这次讲道最重要的消息,一个拜入仙人门下的机会吗?

        所有的抬起头来,眼光火热的看向那高台之上的一袭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