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纣临在线阅读 - 终章 救赎

终章 救赎

        2220年,五月的某天。

        清晨,那不勒斯的郊外。

        一个身着黑西装的男人,缓步走进了一座幽静的小墓园中。

        他手执一支玫瑰,在一块墓碑前停住了脚步。

        然后就这么默默的,伫立了良久。

        直到晨露渐消,阳光洒到了他的肩头,他才单膝跪下,将手中的玫瑰放在了眼前那无名的墓碑之上。

        随后,他便和来时一样,一言不发的离去了。

        …………

        当晚。

        杰克·安德森,独自来到了第六帝国的皇宫。

        潜入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并不难——即使是世界上最好的防御系统,在停止的时间中也是无法正常运行的。

        在他看来,真正困难的部分是在潜入之后。

        杰克事先调查过,今晚在皇宫内负责值守的侍卫是凯九和枪鬼;这两个人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以及他们的能力究竟是什么,就连杰克都不知道。

        但这份担忧,并没有困扰他太久。

        因为他很快发现,这两人根本就不在……

        他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也没有时间去多想。

        他就这么一路来到了王座,来到了子临的面前。

        没过太久,他那袖剑的锋刃,也已抵在了子临的咽喉上。

        杰克是真打算动手的,至少在袖剑出手的刹那,他还没有丝毫的犹豫。

        但在最后的最后,他从子临的眼中捕捉到了某种稍纵即逝的东西……这让他的手停下了。

        他冷静了下来。

        接着,他便从子临设置给他的“仪式感”中醒来了。

        因此,他又把袖剑收了回去。

        “你在干嘛?”子临见状,当即冷笑道,“呵……事到如今,你总不见得是怕了吧?”

        “算了吧,我已经都明白了。”杰克接道,“放弃吧。”

        “你在说什么呢?”子临横眉冷视道。

        “你派无面到孟夆寒那边来的时候就已经算到这一步了吧?”杰克道。

        子临没接这话。

        “今晚凯九和枪鬼不在,也是你自己安排的。”杰克又接着道,“而你还故意装作并不知道他们不在的样子,说出了刚才那些话来刺激我。”他顿了顿,终于直接说出了子临的真意,“你……很想让我在这里杀了你对吧?”

        子临的神色变了,那装出的冷厉之色从他脸上消失,变为了他平时那戏谑下带着些许冷漠的神态:“切……就差那么一丁点儿我就成功了呢。”

        “珷尊已除,王朝已定,那些反抗组织领袖也都已被替换成了可控的克隆人,所以你便觉得你现在退场并无大碍了,你便觉得……”杰克道,“……你的死,可以作为你对天一最后的反抗。”

        “你就不能成全了我吗?”子临问道。

        “为什么是我?”杰克道。

        “因为你是杀神啊。”子临道。

        “你觉得被我杀死很体面?”杰克道。

        “说是荣幸也不为过。”子临道。

        “但我今天不想杀你。”杰克道。

        “为什么?”子临道。

        “因为我不想让你得偿所愿。”杰克道。

        “你就这么恨我吗?”子临摊开双手道,“没错,当年你在那不勒斯和阡冥之间的事儿都是我在幕后策划的,被你视为救赎之路上唯一一根救命稻草的女人,就是我送到你面前,又让其死在你面前的;也是我杀了和你志同道合的薛叔……但这些并不是私人恩怨;反过来说,就算是,你不是更应该杀了我为他们报仇吗?”

        “如果你和我之间的这些都是私人恩怨,那当今天下和你有私人恩怨的人未免也太多了。”杰克接道。

        “这都是这个世界应得的。”子临说到这儿,又回到了王座那儿,直接拿起了放在一边的酒瓶,咕嘟咕嘟给自己灌了几口红酒,“老子曰: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你和薛叔相信的那套,虽很美好,但对这个世界却是甜蜜的毒药、是美丽的谎言……我做的事,或许会被一部分人憎恨唾骂,但另一部分人和下一个时代的所有人……终有一天能感受到这些事背后的意义。”

        他说到这儿,又拿起酒瓶,干脆把瓶里剩下的一点儿酒也全喝完了。

        “你今天不杀我,我以后还会这样做下去。”子临道,“你了解我,我跟谁都没有私人恩怨,我也不会为了个人情感上的原因改变我的做法,这也是天一选中我的原因。”

        “嗯。”杰克听到这儿,点点头,“我不杀你的理由,你这不是已经说了一半了吗?”

        “哦?”子临放下酒瓶,“你是说……”

        “出于大义,我希望你以后能继续这样做下去。”杰克接着道,“出于小节,或者说私人恩怨的层面上,我觉得让你继续活着,是比杀死你更残酷的一种复仇。”

        他说到这儿,已完全收敛了杀意和战意,毫不设防地转过了身。

        子临看着他的背影,也没有开口叫住他,只是脸上浮现了些许失落。

        “你是暴君也好,贤王也罢……在我看来已不重要了。”杰克说着,已迈步向朝堂之外走去,“毕竟史书如何记载你、人们如何解读你、你自己怎么想的、你身边的人怎么评断的、以及客观上的事实真相究竟如何……从来也都不是一回事儿。

        “帝、王、将、相……终会被仁慈而平等的死亡所拯救。

        “功、过、毁、誉……亦会被冷酷而永恒的时间所扭曲。

        “你说过,我们每个人都有罪。

        “那就让我们各自用余生去偿还,只期从此再不相往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