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科幻小说 - 纣临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决一死战(下)

第十一章 决一死战(下)

        嘭——

        随着一声爆响,姬珷和德蕾雅二人瞬时就被卷入了一次爆炸中。

        这爆炸自不是一般的热兵器造成的,它来得无迹无形、无烟无火,有的只是一片令空间模糊扭曲的奇特效应,且稳定在一个直径五米左右的球形范围内发生。

        这一招,名为“时间爆破”,是前联邦护卫官米歇尔·金的异能。

        当然,今时今日的米歇尔,已不是什么护卫官了,而是第六帝国皇帝子临的御前侍卫之一。

        “哼……出手的时机真不错啊。”两秒后,姬珷的声音再度响起。

        随着“时爆”的模糊效应消散,他和德蕾雅的身影也再度出现,两人皆是毫发无伤地待在德蕾雅制造的防御力场中,姬珷的脸上还摆出了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因为姬珷的手上有谎言之书,所以他来之前就已知晓子临身边有侍卫在了,而子临这边,无疑也知道对方已经掌握了这一情报;故而,适才的这番攻防,对双方而言都不算意外,姬珷就是吃定了时间爆破奈何不了德蕾雅,才会这么有恃无恐。

        结果,也的确如此……

        不过,子临身边的前护卫官可不止一个,“无限加速”——威廉·希文,今天也在。

        作为地球上最强的神速者,他的存在就类似于一种阳谋;对方就算知道他在,也很难用取巧的方式去针对他,只能靠实力应对。

        这不,“时爆”的效应刚刚结束,希文也适时出手了。

        在希文的世界里,一旦他开始“加速”,周遭的一切都是慢若静止的,杀人对他来说从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眼下想要取姬珷的首级,就必须要面对一道难关——德蕾雅。

        虽然米歇尔的时间爆破让德蕾雅的防御力场清晰的显现了出来,这点对希文是有所帮助的,但这也无非只是避免了希文以高速撞上力场导致自己受伤乃至自灭的情况。

        真正的难题还是没有解决,即“如何突破这种蛮不讲理的万能防御?”

        当然了,身为一名狂级能力者,即使能力类型和能量外放完全不沾边,但在处理这类能力时希文也是有一定操作空间的。

        但见,希文在接近到力场边缘的时候,先是探出一手,试着用操控能量的技巧去撕裂对方的力场……然,未果。

        于是,他又改变策略,通过高速震动自身的分子,试图让肉身从分子层面穿过这力场来动手。

        可惜……还是失败了。

        这次失败,让他右手的半个手掌化为了乌有,这还是在他“收手快”的前提下,要是他反应再慢半拍恐怕整条胳膊和半个脑袋都没了;虽然这伤也不算很重,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而言,这种损伤完全是可以痊愈的,但希文的这次突袭也只能到此作罢。

        因为他还真就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

        或许在一般人看来这有些讽刺,两名前护卫官,现任的御前侍卫,之前拿子临的量子革命没办法,现在又拿德蕾雅那简简单单的防御力场没办法。

        但这,就是能力先天性质上的差距;用前文提到过的“形状论”来说,希文虽是狂级,但他的能力只是平面图形,米歇尔的时间爆破比较复杂些,但也不过是立体形状,他们的能力是很难对那些最顶级的能力构成威胁的。

        再者,由于德蕾雅从戴上铁面具后就一直被迫处于不眠不休的状态,所以她也早已适应了这种持续的“应激状态”,她的防御力场也时刻都是在应激状态下的,不存在任何“无意识”或者“松懈”的时刻;仅仅是这种防御,就足以让这世上大部分能力者无能为力。

        综上所述,希文……很快就选择了撤退。

        知难而退。

        他这整个突袭和撤退的过程,快到只发生在1.2秒之间,且希文是从姬珷他们身后发起突袭的,所以……从始至终,对方压根儿就没发现他来过。

        “看来还是得我亲自动手啊……”子临这边,倒是知道自己今天带的两名侍卫都已出过手了,也都已尽力了,但事已至此,他也明白,只能自己亲自上阵才行。

        德蕾雅真的比他强吗?真的能杀他吗?

        其实子临也不知道。

        此刻的子临,确确实实的是在面对一场结果未知的、有可能会战败身死的战斗。

        和对付纳坎沃时不同、和对付护卫官们时也不同,那些对决根本称不上是战斗,因为不管那些对决的过程和表面上看来的结果如何,后续的发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可现在,他不得不……认真了起来。

        而当子临认真起来时,量子革命能做到的事,就相当可怕了。

        他其实也并不需要制造什么大范围无差别的破坏,只要方法得当,看似普通的一击,就足以杀死包括暗水在内的各种超强存在;他只要在那微不足道的寸许之地,释放出宇宙级的破坏力、并切实命中,即有机会结束战斗。

        但德蕾雅也不是那么好杀的,“现实修正”这个异能的潜力比起“量子革命”只高不低,纵然德蕾雅并非最纯粹、最强大的先天觉醒型现实修正者,但她现在究竟被姬珷推到了哪种高度,就连姬珷自己都说不清楚。

        有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一刻,在这苍茫的冰原之上,两股超越常识的力量凝然而峙,在一个短促的瞬间给这整个星球都带去了一份若有实质的压力。

        所有身在这个星球上的生灵都在子临和德蕾雅准备出手互相攻击的那个刹那感受到了一种末日将至的厚重沉压。

        人们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娱乐,放下了送到嘴边的食物,止住了原本匆忙的脚步。

        大街、小巷、陋室、殿堂……身在这个星球各地的人都在这时抬头仰望,向着同一个方向,好似在等待着什么,但又没有人能说得清那到底是什么。

        那是一种模糊的感觉,一种毁灭将至的预感,一种身为生灵的本能。

        就像很多动物会在地震发生前后做出异常的行为般……

        即使是人类这种被罪恶侵蚀了多年、往往死到临头都还不自知的、活在混蒙中的生物,在这天,一样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种被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所支配的恐怖。

        嗡——

        冰原之上,子临的身前数米之处,已被他撕出了一个圆形的空间裂隙,这个“圆”像一道屏障,刚好挡在了他和德蕾雅之间,无论从这裂隙的哪一面往里看,都只能看到无尽的虚空。

        德蕾雅的视线因此而无法锁定子临,为了保护姬珷,她也不能独自移动位置远离她的主人,所以要想完成“放逐”她就得击碎或至少抵挡住阻挡在她和子临之间的一切。

        她开始集中意志,无视不断留下的鼻血和已在自身表面凸起的诸多颜色诡异的血管,试图用现实修正的力量将那裂隙的存在“否定”并“抹除”。

        而子临则在很短的时间内于手上运成了一个篮球大小的小型黑洞,并准备将其扔进自己这一侧的裂隙中。

        这个招式……会在小型黑洞进入裂隙的这一侧后,化为光束般的形态从另一侧轰出来,呈直线将黑洞级的破坏力延展出去,摧毁沿途的所有物质。

        德蕾雅的防御力场能否挡下这种攻击,也是个未知数。

        姬珷自不会在这种可能令自己丧命的攻击前怀着什么侥幸心理,他当即接管了这场战斗,直接用思维向德蕾雅下达了一系列直接且明确的行动指示。

        下一秒,德蕾雅就停止了正在尝试的事,并带着姬珷一同再度瞬移,来到了子临后方。

        子临见状,冷哼一声,心念一动,双脚离地,紧接着,其周身立刻出现了十二块形状不一的平面裂隙,互相拼衔成一个黑曜石般的巨大的晶体,将子临围在了里面。

        “喂……你这是要把地球也一块儿毁掉吗?”姬珷是看得懂子临的攻击的,所以他才道了这么一句。

        方才子临的攻击是面向一个方向的,且高于水平角度,所以其最终无非会射向宇宙,最坏的状况也就是命中太阳系的其他星球并留下一个贯穿星体的、微不足道的窟窿;但现在他要是发招,就会同时朝着四面八方十二个方向轰出“黑洞波”……朝着水平方向以上的攻击不谈,朝下的那些可是会把地球贯穿的。

        “地球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子临的声音从黑晶中传来,字字清晰,“等你死了我会想办……”

        他的话,没有说完。

        并不是姬珷或德蕾雅打断了他,而是他自己,在那黑晶的中心,遇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状况……

        此时站在子临的角度,视力其实已没有用了,因为他周身被十二面通往虚空的时空裂隙包围,哪一面里都没有光,按理说他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然,就在这片让人对自身的存在都会感到质疑的“黑”中,子临竟忽然看到了东西——一双眼睛。

        那是一双蛇的眼睛。

        在一个极其遥远的地方,默默的,凝视着子临。

        虽然它无声无息,但那种难以言喻的存在感,还是吸引到了子临的注意。

        子临不知不觉就看得呆了,一种他从未体会过的、像是引力般的力量,仿佛要将他的意识、他的灵魂都一并拽过去一样,让他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双眼睛。

        而那双眼睛和他之间的距离,似乎也在拉近……越来越近……

        乒——

        就在子临一言不发地和那双眼睛对视并出神的时候,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碎裂之声,他周身的那些裂隙竟然崩坏了。

        刺目的阳光洒下。

        重见光明的子临第一眼看到的人,竟然是史三问。

        “我建议你忘掉你看到的东西,以后也别再去看。”此时,史三问就站在子临面前两米开外;他还是那副老样子,邋遢的发型、满脸的胡渣、不明所以的cosplay装束、还顶着两个一看就是熬夜打游戏造成的黑眼圈。

        他这造型本身倒是没什么令人惊奇的,但这会儿,史三问竟还用公主抱抱着个人——冼小小。

        “史老师……你……”子临惊疑之际,又下意识地越过史三问的肩膀朝远处看了眼。

        结果,他看到的景象居然是……半空中,姬珷正被德蕾雅掐着脖子高高举起,并痛苦的挣扎着;而此刻德蕾雅脸上的铁面具已经不翼而飞,她正满脸是血、神情狂暴地瞪着姬珷。

        “我刚才到底失神了多久?”子临定了定心神后,马上问了这么个问题。

        “并没有很久。”史三问道,“感应到地球可能会毁灭时,猎霸就急忙忙找到了我,稍微跟我说了几句,他就把我送到这里来了……然后我就发现你在凝视着‘混沌’玩蛇呢,所以我赶紧把你周围的裂隙打碎了,把你的意识拉了回来。”

        “那她……”子临低头看了眼史三问怀里的冼小小。

        “你在这里和姬珷刚聊上,另一边,受到天一委托的猎霸就瞬移到天选岛去‘回收’冼小小了。”史三问回道,“浪客当初在修改这孩子的认知时,出于善意给了她‘我很强,绝不会战死’这样一个暗示,而当一个现实修正者有了这样的认知后,即使她的能力受到了思维限制,也足够保命了。”

        子临闻言想了想,又道:“那她现在怎么在你手上了?”

        “猎霸刚把她从一个奇点空间里拖出来,就感应到了你们这边的状况,情急之下他干脆就扛着人直接到了我那儿……”史三问说着,也低头看了眼冼小小,“这孩子的情况我大致上都清楚,你也不必再费心了,以后还是由我来照顾她吧,我想天一本来也有那个打算……毕竟‘洗脑’这种做法用在现实修正者身上也只能是缓兵之计,弄到后来就会变成……”话到这儿时,他也回头瞟了眼姬珷那边,“……那种状况。”

        就在他说话的同时,七窍流血的德蕾雅惨叫一声,从半空摔下,停止了呼吸。

        而被松开了脖子的姬珷狼狈的摔落在地后,愣是没死,只是脸色发紫地大口喘息着。

        “她的面具是你摘掉的?”数秒后,子临又对史三问道。

        “不是。”史三问道,“猎霸摘的。”他顿了顿,“那姑娘的防御力场很棘手,就算是我……恐怕也很难在不杀死她的前提下将那力场破坏,不过莱文现在的能力却是可以穿越力场直接摘她的面具。”

        “但从结果来看,她还是一样死了不是吗?”子临道。

        “不一样啊。”史三问道,“摘了面具后,她至少在死前完成了复仇的愿望。”他顿了顿,“哦对了,一会儿你得负责送我回去,猎霸那家伙摘完面具后就说要把面具送回书店去,先走一步了。”

        “呵……”子临干笑一声,“看来这里发生事,也都在天老板的算计之中是吗……”

        “你那毁灭地球的决心恐怕不在吧,但这事儿到了他的口中应该也算是‘有趣之处’了。”史三问道。

        子临点点头,沉默了片刻,然后便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邪气和几分虚假的微笑:“excuse    me。”

        他很斯文地跟史三问打了声招呼,然后绕过对方,走向了正跪坐在地、呼吸未平的姬珷,边走边提高了嗓门儿道:“你先前猜他是想‘给我制造点麻烦来取乐’,我本以为是对的……可现在看来,他好像是在‘给你制造希望、玩弄你来取乐’啊。

        “呸——”姬珷啐了口干呕到嘴里的胆汁,用袖口抹了抹嘴,翻身坐起,“事到如今,我没什么好说的,成王败寇……你要是还有点人性,就给我个痛快吧。”

        “呵……”子临蹲下,让视线与其相平,“我连人都不是……这话可是你说的。”他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姬珷的面颊,“你自己觉得,杀你现在还有意义吗?”

        “你……”姬珷的脸上青筋爆现,他一辈子都没受过这种侮辱,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但子临本来也是不会杀他的,子临连索利德都没杀,又怎么杀现在这个败相毕露、已成“废人”的姬珷呢。

        “不杀我,你会后悔的。”姬珷憋了半天,咬牙切齿地憋出了这么一句,“我姬珷必能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你可以试试,看德蕾雅同不同意啊。”子临悠然接道。

        “你说什么?”姬珷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因为德蕾雅分明刚刚死在他的脚边。

        “哦……对,你现在已经感知不到能量了。”子临道,“那我提醒你一下吧,刚才她掐你脖子的时候,其实本就不是打算要掐死你,而是在对你用能力。”

        姬珷道:“她已经死了,她的能力自然也就……”

        “……解除了?”子临顺着对方的话,笑着打断道,“呵……那可不一定哦;很多高位能力就算是能力者死亡了也会继续产生效应,更何况是现实修正者的能力呢。”

        此言一出,姬珷的表情变了。

        “用一个比较形象的词儿的来比喻,你已经被她‘诅咒’了啊。”子临道,“你那生不如死的漫长人生,现在才刚刚开始哦~”他耸耸肩,站了起来,“你不是觉得自己可以和‘姓天的’一样吗?那正好……从今天起,你也有机会品尝一下他这千万年来曾体会过的绝望……”他说到这儿,还故意顿了顿,才接道,“……的冰山一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