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一章 蓝魔之泪!

第四百二十一章 蓝魔之泪!

        “蓝魔之泪?”

        在虞渊记忆中,没有此物的任何讯息,这意味着上一世,行走于三块大陆,洞悉了很多秘辛的他,也没有听过此物。

        “和你一般,也从天外而来?”他奇道。

        “是的!”溟沌鲲立即回应,“蓝魔之泪,和我一样从天外而来。不过,它抵达的时间,是在我之后。我被上古妖族镇压,被禁锢在此方海域很多年,它才落入此地。”

        “详细说来听听。”虞渊道。

        “我怕你,没那么多的闲暇时光。”

        溟沌鲲的意识,渐渐变强了一些,似乎在和虞渊的交谈中,没看到虞渊有恶意,没有以剑鞘针对它。

        “和你一同下海的,你们同族的试炼者,很多被它残害了。”溟沌鲲再道。

        “很多试炼者,死了?”虞渊心湖微微泛起涟漪,脑海瞬间浮现出柳莺,苏妍、严禄寥寥几人。

        也就这几人,和他关系紧密点,让他稍稍挂念。

        “海底的试炼者死了,海面上妖殿、魔宫的镇守者,难道没有动静?”

        转念一想,他又开始怀疑起来,怀疑溟沌鲲的说辞,“妖殿和魔宫的两位大修,我见识过厉害!以他们的境界和战力,不太可能察觉不出,海底那什么蓝魔之泪,对试炼者的残害!”

        “你太小瞧蓝魔之泪了。”溟沌鲲的意识,多出一些嘲讽的味道,“黑浔有阳神修为,灰鸦是八级的大妖,可也只是如此!蓝魔之泪,破开封禁以后,根本不是黑浔和灰鸦能抗衡的!”

        “那什么蓝魔之泪,真有如此厉害?”虞渊终于变色。

        “它,本应该无法破除封禁的。这一趟,从天外坠落的流星雨,应该有东西触发了它,帮助了它。”溟沌鲲组织着言语,又说:“遗落在浩漭天地,分散在三块大陆的,和蓝魔之泪相关的异物,应该也闻讯而来了。”

        “什么?”虞渊心一沉。

        “所有聚涌在星烬海域的,不论魔宫还是妖殿,包括那些什么宗派的长老,都很难在蓝魔之泪破开封禁之后,逃出这片海域。”溟沌鲲给出定论,“他们压根不知蓝魔之泪的恐怖,甚至不知道蓝魔之泪是什么!”

        “是什么?”虞渊喝道。

        “蓝魔之泪,乃蓝魔一族,硕果仅存的血灵祭坛!”溟沌鲲似哼了哼,那悬浮于空的清凉弯月,如透出不屑之光,“说了你也不懂!你知道,什么是血灵祭坛吗?你知道那东西,有什么用吗?”

        “你只要知道,蓝魔之泪极其可怕,会杀光所有人!”

        “包括我!”意识到了这里,见虞渊不吭声,溟沌鲲稍稍停了停。

        “你那剑鞘所含的剑意、剑芒,在你的手中,威力难以最大化。其实,想用那剑鞘对付蓝魔之泪,是不太可能的。那剑鞘,有可能破开蓝魔之泪,笼罩整个星烬海域的深蓝幽幕。”

        “能洞开‘深蓝幽幕’,从蓝魔之泪封禁的地方冲出去,兴许就能逃生了。”

        “小子,你我合力怎样?你从我腹内出去,保留剑鞘的力量,我带着你,找到蓝魔之泪笼罩的边沿极限。你破开‘深蓝幽幕’,我们一起从星烬海域脱身,大家都能活下来,都能有自由。”

        溟沌鲲,循循善诱地,告诉虞渊它的谋划。

        告诉虞渊,它之所以醒来,和虞渊说那么多,只是想摆脱“蓝魔之泪”对星烬海域的封禁,只想虞渊以剑鞘所含之力,刺穿“深蓝幽幕”,使得两者都能活下来。

        他一番话说完,虞渊却始终沉默,久久不言。

        虞渊的脸色,凝重到了极致,眼瞳深处,异光点点闪烁,在疯狂思考衡量着什么。

        “小子?小子?”

        溟沌鲲,借那一轮清冷弯月,尽可能增加意识的震动,让虞渊不要在这个时刻,太长时间的考虑。

        片刻后,虞渊身形微震,终醒了过了。

        他再次看向弯月,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蓝魔,可是域外天魔的一支?”

        “是啊。”

        “为什么,我以前从未听过。”

        “蓝魔,和月魔族一样,在你们人族大修,层出不穷地涌入星河时,就是域外天魔最早的那一批,主张尽一切力量剿灭人族大修的天魔。人族大修,和妖族的联军,在星河遭遇的第一批强大力量,就是他们了。”

        “人族大修的势头,不可阻挡,蓝魔族,还有月魔一族,纷纷遭受毁灭性打击。”

        “蓝魔族,比月魔还要惨,经过数次星河惨烈大战,几乎要被灭族。”

        “在这个时代,蓝魔族已经久远到,快要被人遗忘了。你们这一代的人族大修,在天外应该也遇不到蓝魔族了。”

        “所以,你没有听说过蓝魔族,也很正常。因为你的师门,你的那些长辈,也没听过和见过他们。”

        溟沌鲲解释。

        “这么说,蓝魔之泪,就是蓝魔族的‘血灵祭坛’?”虞渊喝道。

        “就是这样。”

        “我明白了。”

        虞渊的神色,因这句话而变得难看至极,“魔宫和妖殿,当真是胆大包天,竟然禁锢域外天魔的一座血灵祭坛,放在星烬海域的海底!难道他们不知道,一座血灵祭坛,挣脱出来后,会造成什么后果?”

        “小子!你竟然知道域外天魔的血灵祭坛?”溟沌鲲都吃了一惊,“以你的年龄,境界修为,地位和见识,不太可能接触到,域外天魔的这种隐秘啊?”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

        虞渊哼了一声,说道:“我现在就出去,你挣脱之后,在外面的沉船见我!”

        知道“蓝魔之泪”就是蓝魔族的“血灵祭坛”,他大概猜测出,让此物摆脱封禁,星烬海域将会面临什么了。

        不为别人考虑,只为自己着想,越早离开也是越好。

        因为,发生在星烬海域的祸乱,不再是他能够左右,不是他能够影响的了。

        能逃出去,就是最好的。

        “别!别急,帮帮我!”

        一看他着急要离开,溟沌鲲反而着急了,“那三十六根妖族的古老图腾柱,你给我破坏一根!一根!就破掉一根,毁掉里面的图腾就好!一根损坏,阵法就不圆满,我就能更轻易地脱身了。”

        “助你迅速脱身?”

        虞渊握着剑鞘,斜了一眼那清冷弯月,忽然道:“其实不需要你,我从你腹内离开,也能找到星烬海域的边沿。以这剑鞘,我还是能洞穿那‘深蓝幽幕’,从蓝魔之泪的笼罩之地逃走。”

        “你体型太大,目标太大,反而可能让我也沦我主要目标。”

        轻轻摇了摇头。

        “我们还是分头行动吧,你挣脱你的,我要留在剑鞘内的力量,去破开‘深蓝幽幕’。感谢你告知我,蓝魔之泪的存在,我会小心照顾好自己的。”

        这般说着,虞渊做势要刺向那银白船尾舵,从溟沌鲲腹内离去。

        “别!求你了!我对你是有用的!”

        溟沌鲲的意识,瞬间凌乱了,“小子!我确信你是需要我的!太阳精火,你是需要的吧?你要炼化在体内修行吧?除此之外,我腹内还有好东西的!另外,我在星烬海域的海岛,有千万年了,我熟识这里的一切!”

        “吾乃溟沌鲲,是星空内的巨兽啊!变幻微缩体型,等我挣脱之后,易如反掌啊!”

        不知道被禁锢了多少年,好不容易有望获得自由的这只天外“大鱼”,因急切,荡漾出来的意识,渐渐汹涌激烈。

        “速速说来听听,你能带给我什么!”虞渊不耐地催促。

        ……

        ps: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我的威信公众号:作者逆苍天。老逆会随笔写一些,娱乐的小东西,给大家打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