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护道人

第三百八十八章 护道人

        在秦雲心底,此刻的暗月城,那些和他同境的阴神,都不值一提。

        甚至于,整个银月帝国,也没几个人被他真正放在眼里。

        银月女皇李玉盘,当然是一号人物,可惜已被周苍旻擒获。

        苏向天,初入阴神境不久,还远达不到他的境界高度。

        就算是阴神受损,战力跌幅了一些,眼前一众以前需要仰视他的家伙,还是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

        除非,除非对方不要脸的,合力来围击。

        “蔺暮,不是我说你。你,还有你们蔺家的眼界,真的不咋地。”

        秦雲摇着头,对吐血不止的蔺家老怪评头论足,“整个蔺家,最有眼光的那个人,就是老太君了。她早早选定虞渊,作为蔺竹筠那丫头的女婿,还真是慧眼如炬!”

        这般说着,他对虞璨笑着点头。

        老爷子不自禁地,挺直身子,忽然觉得万分荣幸。

        听到孙儿,被秦雲这般人物毫不吝啬的夸张,他当然高兴。

        辕莲瑶在这个时候,嫣然一笑,附和说道:“蔺家老太君,眼光真真高人一截。哎,太可惜了,她如果尚在人世,坚持推行这门婚事,蔺家不知道能受益多大呢。”

        就连苏向天,在这一刻,也轻轻点头。

        他心底深处,其实早就认可了虞渊,如果不是苏胤从中作梗,破坏苏家和虞家的关系,加上苏魁和苏康默许,他原本是打算拉拢虞家,好好去结交的。

        “向天?”苏魁心生茫然,“我,难道也错了?”

        苏胤的作为,他是知道的,知道苏胤想要的,乃是整个虞家的药草,想吞并整个虞家。

        他明知道这样不妥,但在苏胤的一番说辞下,还是趁着苏向天不在,点头答应了下来。

        然后,苏胤才敢放手去做。

        导致的结果,就是银月帝国没有任何一方,敢去购置虞家辛苦种植的药草,逼的虞家很多客卿长老,纷纷离开。

        连药奴,都看出虞家的不妙,消极怠工。

        继续下去,虞家撑不了多久,就要从暗月城除名。

        到了那时,苏家和蔺家就会安排人,将虞家掌控的药圃拿下,将曾属于黄家,分发给虞家的矿脉,由蔺家瓜分掉。

        “在这件事上面,的确是错了。”苏向天轻叹,道:“从陨月禁地归来,去乾玄大陆前,我便说过了,对虞家不要咄咄逼人。即便是不能缓和双方关系,也不宜继续结仇,可苏胤偏偏不听。”

        他这话,既是说给苏魁听,也是说过虞渊和虞璨听。

        他是通过这些话,告诉虞渊和虞璨两人,苏家对虞家做的很多事,他苏向天并不知情,也不支持。

        乃是,死去的苏胤,蛊惑了苏魁,造成了虞家的凄惨局面。

        老爷子虞璨,听苏向天如此一说,想起那苏胤,似乎被孙儿击杀,沉吟了一下,就要开口缓和一下。

        毕竟,虞家也只是走了一些人,并没有因为苏胤,死去关键的族人。

        可他才打算开口,虞渊便摇了摇头,道:“很多事情,只要发生了,就不能无视。”

        虞璨愕然。

        “我爷爷的腿,被折断之后,曾向你们苏家求药。”虞渊脸色阴冷,“虞家以你们苏家的附庸家族自称,多年以来,所种植的药草,都只低阶供应给苏家。我爷爷,被黄家迫害,被重伤,被折断两腿后,你们苏家并没有出头,没有丁点帮助。”

        “若苏家念旧情,当初能赐下丹药,我爷爷不至于从破玄境,跌落到黄庭境,且常年被腿伤折磨。”

        “你们苏家先如此无情无义,后,又有苏胤跳出来,以家族来压迫我们。”

        “这样的苏家……”

        虞渊不断摇头,一脸的嘲弄和冷笑。

        “当年,我还不是苏家之主。”苏向天解释。

        “已经发生的事情,回不去的。”虞渊打着哈哈,“譬如,我宰了那苏胤,也是发生了的事实。”

        “小子,你想怎样?”脾气火爆的苏康,怒喝一声,“苏胤都死了,你难道还要不依不饶?”

        秦雲的强势表现,蔺暮的重创,令苏魁和苏康暂时冷静。

        想着苏胤虽是族人,其实境界一般,倒也不算是太重要,再加上苏向天有心缓和矛盾,苏康就暂时压着怒气,没有急于发作。

        可偏偏,这虞渊如此不识好歹,挑出虞璨当年被暗算,折断两腿后,问他们苏家求药之事。

        虞璨求药,最后拍板拒绝的人,就是他苏康!

        虞渊提出这件事,分明是打他苏康的脸,分明是指责他!

        你们虞家算什么东西,你虞璨,虞渊,以为有秦雲撑腰,就能在现今的帝国胡来?

        “这里,可是我们银月帝国,不是赤阳帝国。”

        人群中,冷眼旁观许久的樊璿,皮笑肉不笑地来了这么一句。

        他看着秦雲,“秦兄,你在赤阳帝国都待不下去了,来了我们这里,不是应该安分点吗?你在暗月城的消息,我们只要传出去,不需要我们做什么,自然就有赤阳帝国的人,有你七神宗的人,主动寻来。”

        “逃出赤阳帝国,潜在陨月禁地,碧峰山脉,那什么芜没遗地好了,何必非要来暗月城?在这里,可是很麻烦的啊。”

        这话一出,苏康眼睛一亮,也道:“再说了,你秦雲只有一人!”

        “我虽只有一人,但你们谁都留不住我,我如今孑然一身,没有宗派束缚。你们背后都有家族,有要照顾的族人,我只要从暗月城离开,你们三家从今以后,都休想有安宁日子。”

        秦雲哈哈一笑,又抛出更具威胁的话语,“还有,我如果不顾一切地,短时间跻身魂游境,再来寻你们。我想问问,你们四位,谁能逃脱我的追杀?”

        他笑着所说的一番话,让在场的四人,如坠冰窟。

        不错,如果秦雲所说属实,他随时都能进阶到魂游境,一旦他从暗月城离开,一年半载之后,他再以魂游境的修为归来,谁能挡得住?

        殿堂的三家四位阴神,忽面色阴沉地,纷纷沉默。

        他们认真考虑了秦雲的威胁,其实是害怕了,所以不敢接话。

        半响后,较为沉稳的苏魁,沉吟了一下,道:“秦兄,我一直想知道,你和虞渊是什么关系?”

        其余三人闻言,也都一怔,然后才知道这才是重点!

        秦雲,乃阴神境巅峰,离魂游一步之遥的大修,凭什么处处袒护虞渊,两人之间究竟存在着什么利益?秦雲凭什么如此对待虞渊?

        虞渊能给秦雲什么?他能给的,我们难道给不了?

        若能说服秦雲袖手旁观,付出一些灵石的代价,送这一尊瘟神离开暗月城,岂不是能轻易解决困局?

        苏向天摇了摇头,轻声道:“没用的。”

        苏魁讶然。

        下一刻,他就知道苏向天为什么说没用了。

        因为秦雲朝着虞渊,轻轻鞠身,旋即灿然一笑,说道:“实不相瞒,在陨月禁地内,我就对虞少爷异常的敬佩。我在赤阳帝国待不下去了,特意过来,就是想找虞少爷,我会以奴仆身份,为他护道。”

        “护道!”樊璿惊呼。

        秦雲重重点头,“修行之路,崎岖坎坷,劫难重重。在虞少爷没有成长起来,我愿尽微薄之力,呵护一程。”

        此言一出,苏魁四人骤然变色。

        也在此刻,严奇灵飘然而入,看了虞渊一眼,就说道:“李家那位女将军,差点杀了樊朝冠。那人以血神教禁术,淤血逃离,要不要我,将他揪出来,一并杀了?”

        “什么?朝冠被重创?”樊璿轰然失色,急着就要离开。

        严奇灵眉头一皱,看了他一眼,道:“止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