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三章 闲聊中破境

第两百九十三章 闲聊中破境

        严奇灵,虞蛛,竟然早就在陨落星眸的视野之内。

        柳莺这话一出,虞渊大为惊动,也终于明白为何她将自己弄到这块天外陨石,和自己说了那么多关于魏凤的秘密。

        怕是,通过星月宗的天级器物,她看出自己乃严奇灵、虞蛛间的那条线。

        “你都看到了多少?”虞渊沉喝。

        “颠倒空间,将魏大哥送回鎏金宝船的那个,就很是奇特了。另外一位,潜隐在战场附近,气若游丝,连隐龙湖的那头银霜苍龙,还有雷宗、寒阴宗的魂游境强者,都给迷惑的,我就更看不出奥妙了。”

        柳莺揉着光洁额头,又说:“在那湖心岛内,一株株明显有人种植的空界灵草,是不是那位小女孩的手笔呀?你先前可是说过,等你种出紫晶葡萄,是要还给我的。”

        “你什么时候种哇?要不要我,借一点种子给你?”

        她巧笑盈盈地,眯着细长的眼睛,就这么看着虞渊。

        虞渊呆愣半响,渐渐意味过来,“你知道的可不少。”

        借陨落星眸看到一些东西,然后通过自己的说辞,又联想到一些,这位看似娇憨的星月宗少女,其实蕙质兰心,一点不傻。

        和她待久了,虞渊不由感叹星月宗当真是选了一个好的传人。

        以柳莺的资质,心性和天赋,假以时日,必能成为星月宗的未来。

        天源大陆的星月宗,在七大下宗排名第二,仅次于灵虚宗。

        若柳莺能在将来,境界修到自在境,有幸能凝炼主魂,蜕变为元神,那星月宗极有可能超越灵虚宗,成为剑宗、元阳宗、玄天宗之后,那块大陆的七大下宗之首。

        在虞渊来看,柳莺如果始终健在,此可能性很大。

        这丫头颇为懒散,可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便引得漫天星光洒落。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飞逸到陨落星眸的星芒光辉,有很大一部分,其实是被柳莺牵引着,隐没在陨落星眸之后,经过此器物的洗练,又悄无声息地,融入她身体。

        帮助她,以星辉神芒,进行着破玄境的血肉骨骼淬炼。

        她并没有主动去修行,可只要在陨落星眸上,只要是夜晚,这件器物,还有她本身的奇特性,就会自发地,助她在破玄境,稳打稳扎修行下去。

        要是她,某一天忽然开窍,发愤图强,恐怕修行进境会一日千里。

        虞渊暗中猜测,她之所以慢魏无疆一步,仅是破玄境中期,就是因为她可能从小到大,就没有真正努力地去修行过。

        只是在一个个夜晚,她傻傻看向夜空时,群星光烁垂落,融入其身,推动着她前行。

        这样的她,都是乾玄大陆名列前茅的天骄。

        而别人,皆是日夜苦修,参悟灵诀妙法,去各大险境、禁地磨砺,打熬心灵和体魄,寻求破开瓶颈。

        柳莺,是虞渊这一世遇到的,最散漫的修行者。

        “欠你的紫晶葡萄,来日,我十倍奉还。”

        虞渊灿然一笑,故意打了一个嗝,也学着她那般,仰天躺着,两条腿,交叉之后,翘在另外一个石台。

        远处,黑獠军的军长大人,和那头银霜苍龙,和雷宗、寒阴宗强者的战斗,还能听闻到一些动静。

        因战斗激烈,翻涌的云层灵气,搅动的连陨落星眸悬停之地,都时而剧烈动荡。

        两人仿若不知,就在这块天外陨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由于陨落星眸停留之处,离大地千万米,他和严奇灵、虞蛛,早就断了联系。

        可他并不在意。

        柳莺身为星月宗的未来,对那场关系极大的战斗,似乎也没有什么想法。

        柳莺出自柳家,传言柳家的威灵王,乃上一任神威帝国帝王的亲弟弟,可这一任的神威帝国陛下,分明姓魏。

        魏凤,也姓魏。

        虞渊好奇此事,特意询问后,从柳莺口中才知道。

        上一任神威帝国的帝王,其实是女性,她原本姓柳。

        她夫君姓魏,称帝不久,就早逝了。

        柳氏以女子之身,继承帝王席位,杀伐果断,令神威帝国蒸蒸日上。

        魏凤父亲,还有现任的神威帝国帝王,随她夫君姓魏。

        当年,她能以女子之身,成为神威帝国的帝王,也是因为在她的背后,永远站着她亲弟弟——威灵王。

        魏氏和柳氏,多年来都是神威帝国的支柱,因存在着密切的血缘关系,两家都有点不分彼此。

        柳莺,喊魏无疆叫魏大哥,一点问题都没。

        “有什么奇怪的,乾玄大陆的女子帝王,根本不稀奇。”柳莺解惑后,随手指向青鸾帝国的方位,还有银月帝国的方向,“青鸾帝国的那位,还有你们银月帝国的女皇,不都是女儿身?”

        “能够以女子之身,荣登帝王的,皆是非凡者。”

        “那位青鸾女皇,在现今,乃乾玄大陆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在青鸾帝国的历史上,她也是最强大的帝王!”

        “纵观古今,青鸾女皇都排的上号,就算是那位撼天大帝再生,不论治国,还是个人战力,都未必敢说能胜过她。”

        “你们银月帝国的那位,不同样强大?”

        柳莺轻笑着,在说起银月女皇时,扯了扯嘴角,有些嘲讽:“只不过呢,她运气不佳,你们对面的赤阳帝国,出了周苍旻这么一号人物。那位国师大人的强盛,恐怖的修行速度,遮掩了不少她的光芒。”

        “等一等!”虞渊突然打断她。

        “干嘛?”柳莺不悦地,白了他一眼,“我正说到兴头上,你这么突然来一句,想要噎死我啊?”

        虞渊保持着懒散姿态,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说:“我国的女皇陛下,和你们星月宗,有没有什么瓜葛?我可是知道,你们天源大陆的星月宗,每一个时代,都设有两位宗主。”

        “两位宗主,一明一暗,星宗之主在明,长期坐镇星月宗。”

        “月宗之主在暗,向来神秘,甚少在星月宗现身。星月宗的月宗之主,历来都被人津津乐道,我们银月帝国的女皇陛下,不会是月宗之主,秘密选中的人吧?”

        知晓一些内情的他,和柳莺闲扯半天,再想起女皇陛下的三道身影,灵机一动,忽然有了一个猜测。

        银月帝国,银月女皇,月宗……

        “我不知道。”柳莺摇头,“应该没什么关系,银月帝国早就存在了,每一任帝王,都以银月来称号,又不是她一个。而且,据我所知,星月宗和银月帝国素来无瓜葛。没有我宗的子弟,或者长老,经常在银月帝国活动。”

        “这样啊。”虞渊沉吟。

        “为什么,你能看到我?”

        冷不防地,柳莺突然话锋一转,“大地之下,你身边那位赤阳帝国的阴神,还有入微境的严姓姐姐,都没有生出警惕。你,竟然感知到我在看你。更令我惊奇的是,你的视线,如穿透层层空间距离,真的落在了我的身上。”

        这才是她心中最大困惑。

        她此趟过来,只是因为无聊,其实没有一点想要参与的心思。

        说带魏凤悄悄离开,不过是一句戏言,她甚至对魏凤的血脉,和神威帝国陛下的恩怨情仇,都毫不在乎。

        她只是,因魏无疆和徐子皙对虞渊的特殊态度,因虞渊的强势回应,让魏无疆无功而返,勾起了些许对虞渊的兴趣。

        不久后,她孤身离开,祭出陨落星眸习惯性地观测大地。

        随后,就注意到虞渊和虞蛛之间,存在着隐秘的线,连七神宗的秦雲,也和虞渊有着玄妙连系,主动过来聚集。

        再往后看,她看到更多古怪之处,就愈发惊奇。

        通过陨落星眸,把虞渊弄上来,不过是突发奇想,觉得此人有趣。

        没善意,也没恶意。

        虞渊正要讲话,忽然双眸一亮。

        他看到,姿态不雅仰躺的柳莺,背后忽绽放出眩目的星辉,似有一颗颗明亮的星辰光烁,在她八条奇经流淌着。

        柳莺颤抖了一下,忽缓缓坐直,她轻轻闭眼,暗自感应了几秒。

        再次睁眼后,她呵呵一声傻笑,“迈入破玄境后期了。”

        虞渊目瞪口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