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搅局者

第六十七章 搅局者

        虞渊霍然惊醒!

        月华如水,又是深夜。

        十米外,赵雅芙和虞菲菲在窃窃私语,辕霆专注于自己的修行,别的几位赵家、辕家试炼者,则是到处晃悠。

        他们,处于另外一个深坑底部,在一块稀疏寻常的月之碎片。

        “奇怪……”

        醒来的虞渊,屏息凝神,暗暗感应。

        两条臂膀的骨头,烙印依附在上的诸多碎小剑芒光点,忽生灼热感。

        发烫的剑芒,惊醒了他。

        他以天魂,尝试着,去感悟那些剑芒的气息……

        点点剑芒,都透出蠢蠢欲动的凌厉感,仿佛想要飞出去,想要抹杀斩灭什么东西。

        ——那是剑芒的本能。

        只是,点点剑芒仅有意境,仅有剑魂、剑念,而没有实体。

        “必有一柄剑!”

        虞渊突然明白了。

        如今,烙印在他手臂骨头的剑芒,应当是一柄剑的剑魂、剑意、剑决,唯有和那柄剑合二为一,剑芒方能爆发出真正威力。

        应该是,一柄气息苍莽、浩荡、古老的剑。

        “此剑,难道在禁地某处?”虞渊皱眉深思。

        ……

        另一块月之碎片。

        冯馨屹立不动,可她按在那剑形图案的手,则突然绽放出璀璨绿色神光。

        绿色神光,邪诡而阴寒,一束束地,从她掌心飞出。

        飞入,月之碎片上,别的剑形图案。

        “喀喀!”

        偌大一块月之碎片,竟承受不了她的力量,忽龟裂开来。

        一个剑形图案,猛地从月之碎片裂开,朝着她飞来。

        “噗!”

        尚未接近,刻画在月之碎片的剑形图案,就爆为齑粉。

        然后,更多的剑形图案,皆朝着她飞来。

        一枚接着一枚,所有的剑形图案,都爆裂成粉末。

        连那块月之碎片,也未能幸免,同样四分五裂。

        坑底,只剩下一块块的,更小的月之碎片。

        “没了魂的剑决而已。”

        冯馨神情漠然,“剑决还能发动,说明魂还在。我倒要看看,时隔多年之后,它还能发挥出多少威力。”

        她突然盯向高鸿尸体。

        高鸿的眼球,突骨碌碌转动。

        在高鸿的身体,迅速变得萎靡干瘪时,他的眼球,诡异而灵动地,像是成了镜子,将生前所见的很多东西给显现出来。

        “一个虞渊,一个樊离,就这两人嫌疑最大。”

        冯馨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目光从高鸿躯体收回,就不再继续逗留,又向上方石阶而去。

        ……

        “蜃珠,有六枚损坏,无法以蜃幻水幕连系。”

        李玉蟾的神情,终于变得严肃起来,“禁地内,必然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不然,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接连报废六枚蜃珠。”

        老将军也不再悠闲了,“半年的禁地试炼,这才刚刚开始,一个月还没过去,可不能出现大灾祸。”

        “我亲自去查探一下?”李玉蟾道。

        老将军斟酌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去看看也好,我留在外面,继续关注别处。”

        “我会找到那六枚蜃珠,看看它们,因何而突然报废。”李玉蟾雷厉风行,得到首肯之后,顿时化作一股风,飘然飞入禁地。

        ……

        “底下有人。”

        有陌生的声音,在虞渊等人头顶,忽然响起。

        暗月城的所有人,被瞬间惊动,猛地看向上空。

        不多时,就有一道道身影,逐个浮现出来。

        “暗月城的。”一人嗤地笑了出来,“居然会碰到他们,无趣,真是无趣。我猜测,那下面的月之碎片,应该不值得探索。”

        “严家!”辕霆轰然变色。

        他认出来了,正在从上面下落的,赫然是帝国严家的试炼者!

        站在那头狂暴金犀背上,差点撞上虞渊的严禄,给他们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既然是严家族人,辕霆就真的没有丁点想法了,已经准备给严家让路,将下面那块看着也没奇特的月之碎片,交给严家先查探了。

        连赵雅芙,也觉得无可奈何,朝着虞渊耸了耸肩。

        她自知,现在的她,绝非严禄的对手。

        “无妨,对方既然是严家,就没必须硬抗。”虞渊倒是看的开,反正他们眼前的月之碎片,本就没什么值得期待的地方,给严家去过目,大家也没什么损失。

        “暗月城……”

        体型高大的严禄,站在半空中,主动停了下来。

        他轻咳一声。

        其余严家族人,也暂时停住,等候他下一轮的吩咐。

        严禄的目光,在下面搜索着,从辕霆身上挪开,从赵雅芙身上移走,然后落在虞渊身上,道:“有什么发现没?”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只是跟虞渊说话。

        虞渊神色如常,“没什么发现,一块普普通通,没特别之处的月之碎片而已。怎么,你们严家有兴趣?”

        严禄有些犹豫。

        “你们要是有兴趣,就过来检查检查,撞撞运气也无妨。”虞渊一副很大度的样子,居然主动邀请,“我们倒是无所谓,反正我们没看出什么。”

        其余严家族人,都望着严禄,觉得很是费解。

        因为前面几次,他们跟随着严禄,碰到另外几座城池的队伍时,都二话不说,先闯过去再看。

        看到有奇妙的,就让别的队伍在一边等着,等他们先参悟。

        看不到特别的,他们也不啰嗦,直接换地方,转身就走。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另外几个城池,有什么队伍敢和他们顶撞的。

        这趟,面对最弱的暗月城,严禄竟然有些犹豫。

        他们很不能理解。

        “算喽。”

        严禄摇了摇头,“你既然主动邀请了,肯定没什么好看的,你要是坚持不允许,我倒是偏要闯下去。”

        这般说着,他居然很光棍地,直接就往上去了。

        严家的那些试炼者,便是满腹疑惑,也只能选择跟上。

        “少爷,为什么不让我下去看看?”

        片刻后,一位严家的试炼者,摸着头,忍不住问道:“区区暗月城的队伍,我一个人,就能让他们不敢动了。”

        和严禄一样,他有着黄庭境后期修为,只是年龄略大而已。

        他是严家外姓人,这趟被安排进来,特意辅佐严禄,去进行后面两个月的惨烈战斗。

        关键时刻,只要能保住严禄的命,他可以去死。

        “如果底下真有玄奇,我自然会去。”严禄皱着眉头,“不过,依我看,下面什么都没。我时间很紧,不想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

        “少爷,为什么你没有和辕霆说话,而是问虞渊?”那人再问。

        “因为,他才是暗月城的主心骨,而且他比辕霆难对付的多。”严禄随口来了一句。

        听到的其余严家族人,皆是愕然。

        ……

        李玉蟾,在一洞穴角落,望着一地的蜃珠粉末。

        蜃珠,嵌入在石头里面,外面还有东西遮掩,可依然被找到,且瞬间爆灭。

        爆为粉末!

        最可怕的是,从始至终,蜃幻水幕都没有觉察出来。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毁掉蜃珠的人,压根没有过来,仅仅只是将某种力量送达。

        所以,她在禁地外面,才没有通过蜃幻水幕看到。

        “损耗蜃珠容易,相隔极远,可送来的力量,竟然将蜃珠碾为粉末!”

        强大如李玉蟾,都心情沉重,脸色同样严峻无比。

        “会是什么人?难道是赤阳帝国的?”

        银月帝国和赤阳帝国,已经敌对多年,时不时就交战,两国是死敌。

        赤阳帝国的强者,秘密潜入,抹杀银月帝国的未来,不是没有过先例。

        她强烈怀疑,有赤阳帝国的大人物,就在禁地某处,要将所有试炼者杀死!

        ……

        ps:今天状态不错,多更了一章,没收藏的,记得顺手收藏下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