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蜃幻水幕

第五十九章 蜃幻水幕

        禁地入口处。

        五大家族和七座城池的领头者,已相继离开,或前往银月城休息,或返回各自家族。

        留守的,乃一队将士。

        那位眼睛浑浊的老将军,面前摆放着一个巨大水缸,水缸内的水,竟然五彩斑斓。

        别的将领,都散落开来,站在远处。

        唯有女将军李玉蟾,如一柄利剑般,笔直立在水缸前。

        她时而,看一眼水缸。

        水缸内,五彩斑斓的水,其实在始终变幻着。

        变幻出,一幕幕奇异的场景,一幅幅的画面。

        李禹在禁地中的修行,严禄指挥调度族人搜查八方,苏妍站在一天坑底部,围着一块云之碎片晃荡,蔺竹筠深夜感悟寒阴宗的秘术,樊离不时仰望星空……

        蜃幻水幕,将活动于禁地的,五大家族,七座城池所有的试炼者,都不时映照而出。

        蜃幻水幕,乃特意为陨月禁地打造的奇物,配合着禁地的一些阵眼脉络,能让外界的人,看到其中细微的变故。

        水缸,是承载蜃幻水幕的容器,也是专门炼制而成的。

        “咦。”

        李玉蟾眉梢一动,心念也随之转了转。

        不断变幻着场景,将禁地内各方区域,各个阵营交替呈现的蜃幻水幕,忽定格在其中一幕画面。

        正是赵雅芙突然下手,痛击两位幽月城少年,并将其中一位拖曳到虞渊面前,被虞渊肆意欺凌的画面。

        看着那位瘦黑少年,一张脸被虞渊撕扯的变形,痛的死去活来的样子,李玉蟾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似稍稍被勾起了一点兴趣。

        “赵家那位丫头,气血和三魂中,蕴含幼龙精气。”

        仿佛在打瞌睡的老将军,整个人缩在一个巨大的躺椅中,身上还盖着毛茸茸的厚被子,来抵御夜间风寒,“赵家,本来和隐龙湖渊源颇深,那个小丫头,也从小被植入一条幼龙精魂。”

        他躺在椅子里,似根本没有看过水缸一眼,可水缸内映照的所有画面和场景,他都了然于心。

        李玉蟾知道,蜃幻水幕照耀出来的画面、场景,直接和他的心湖对应。

        “赵雅芙是吧,我也了解过。”李玉蟾点了点头,忽然道:“难道是,因为那条幼龙的本体,成年了?幼龙本体的突然强大,反哺了她,让她境界迅速突破,战力狂飙?”

        “非也。”老将军摇头。

        “不会是,那条幼龙精魂被她?”李玉蟾有些吃惊。

        “我能感应出,植入她体内的幼龙精魂,完全被她炼化了。”老将军还是显得有气无力。

        李玉蟾讶然,“赵家胆子不小。”

        “你还没有懂我的意思。”老将军停了停,语气终于认真严肃了起来,“那个赵家的小丫头,可是真的不简单。其实,如果没有那条幼龙精魂在身,她早该脱颖而出了。她本来,应该是和李禹、严禄、苏妍一般的人物,却活活被一条幼龙精魂限制了多年。”

        此言一出,李玉蟾终于动容,“赵雅芙的资质,如此的稀罕惊人?”

        “早年我看过。”老将军点头,“隐龙湖的侍龙者,就是瞧出她的天赋和资质,才以植入一条幼龙精魂为条件,愿意接纳赵家。可以说,赵家能和隐龙湖搭上线,完全是因为她,而不是赵家有多厉害。”

        “本该万众瞩目的小丫头,因为赵家的错误判断,被隐龙湖,被一条幼龙给坑害了。”

        “好在,那条幼龙应该死在外面了,她也成功吞龙。”

        “此后,她会和李禹、严禄等人般,成为新生代最强的那一拨人。”

        老将军给出准确判断。

        从头到尾,他都没提起虞渊。

        此时此刻的虞渊,还没有资格,入他的法眼,让他用心去观摩评测。

        “幽月城的那几位,马上就要抵达了。”李玉蟾压下内心,因赵雅芙而起的震惊,看着虞渊还在折磨着那位瘦黑少年,道:“没料到,禁地的第一场恶战,会发生在最弱的暗月城。”

        “你留意一下。”老将军眯着眼,“赵家小丫头,会是帝国栋梁,她不能有事。”

        他话里的意思,虞渊、虞菲菲、辕霆那些人,都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将来没希望踏入高深境界,死活都对帝国将来的大局没影响。

        “虞家的那位小子呢?”李玉蟾道。

        “元胎之身,还算是不错,可惜开窍太迟,错过了太多时间和机缘。”老将军以自己的经验,给出合理的判断,“就算虞家拼了命栽培,极限也就入微境了,不可能晋入阴神,也就不可能左右帝国局势。”

        阴神,才是帝国栋梁,一国的根本。

        入微境,达不到这个级别,不值得他,更加不值得女皇陛下提前押注。

        话到这里,他突然深深叹了一口气,“哎,他父亲,在上一代本是我极为看好的小家伙。可惜,太可惜了。”

        所有银月帝国,稍稍展现天赋的孩子,他都会暗中留意。

        能够入他法眼,被他相中的,只要不死,将来都会如他预料的那般,或成为一方霸主,或在外面闪耀光芒。

        银月帝国,能在乾玄大陆后来居上,迅速崛起,他的眼界也有大功。

        百年来,被他看重的种子,一部分成为帝国的新贵,各大家族的核心。

        还有一部分,则是被天源大陆、寂灭大陆的宗门带走,驰骋在更为广阔的天地。

        那些种子,还没有崭露头角,没有大展宏图时,他,便代表银月帝国,代表着女皇陛下,展现出足够的诚意和善意。

        正是如此,李家和银月帝国,才能广结善缘,才能得道多助,才能冉冉升起。

        在他的眼中,如今吞龙成功的赵雅芙,将来必成阴神,还有问鼎更高境界的希望,值得他和帝国垂青。

        虞渊,还不配。

        ……

        “虞渊,差不多就行了。”

        辕霆心中有些急,看那位幽月城的少年,被折磨的,一张脸都快要不成人形了,想到幽月城的人,很快就会出现,赶紧说:“时间还长,我们没有必要才开始,就拼死拼活的。”

        虞渊知道他担心什么,笑了笑,看向虞菲菲,“行了吗?”

        虞菲菲气早就消了,如今六神无主,只顾得点头。

        “那好吧。”

        虞渊松开手,低着头,望着那张扭曲变形的脸,望着那张脸上,无尽怨毒憋屈的眼睛,轻声说:“小老弟,你很幸运,这件事发生在开始。如果是在禁地开启的四个月后,可以随意杀人,呵呵。”

        他终站起,对赵雅芙点头,“行了,我们走。”

        辕霆劝说时,赵雅芙并没有理会,还按着少年,令其动不了。

        虞渊一开口,她便乖乖听话,旋即还信心满满地说:“虞大哥,幽月城的那些家伙,我来时注意过。就算他们中,有人境界比我高,我也不怕的。”

        “我知道。”虞渊点头,道:“够了,以后还会再见的。”

        “走吧。”辕霆催促。

        他特意选择了一条,和三位来时方位,明显不会相遇的石道,在前带路。

        众人旋即跟上。

        幽月城的三男一女,一肚子的憋屈和怒火,可还是不敢追击。

        赵雅芙展现出来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们只有挨打的份,毫无还手之力。

        ……

        清晨,天色渐亮。

        虞渊一行人,脱离幽月城三人所在深坑,沿着石道,去了另外一处。

        还没走出石道,就听到外面,传来激烈的战斗声。

        赵雅芙一闪而过。

        “樊家在场,还请别的队伍,不要下落。”

        坑洞底部,应该有月之碎片的方位,有人高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