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死亡笼罩

第三十二章 死亡笼罩

        阴神离体!

        在安梓晴的呵斥下,那尊血神教的阴神,竟温顺无比地,乖乖从她体内飞出!

        这是什么情况?

        蓄势许久的厉锋,等的就是这一刻,根本不及多想,便全力释放霜雷决。

        哧啦!

        一道道银灿灿的闪电虹光,夹杂着冰晶雷霆,如银白游蛇,奔着那尊阴神而来。

        雷霆闪电,乃一切虚幻魂灵克星!

        不久前,被显神尘给锁定出方位轨迹的这尊阴神,就是被厉锋给重创。

        厉锋也坚信,那尊阴神再被轰击一次,必然要魂灭灵消!

        可那尊,飘荡在安梓晴头顶,畏畏缩缩的阴神,竟然并没有回避。

        有恃无恐!

        厉锋小心!

        糟糕!

        看出不对劲的辕莲瑶,还有赵东升,皆轰然变色。

        也在此时,安梓晴远远看了厉锋一眼。

        就一眼。

        厉锋脑海深处,如被万千利刃切割,霎那间七孔流血!

        安梓晴眼眸深处,有一抹殷红,悄然闪了闪。

        那条,缠绕在她腰间的血色彩带,忽然被她抽出。

        如一柄猩红长刀!

        刺溜一声,便有恐怖血芒耀目而出,安梓晴挥刀,遥遥斩向前方!

        被厉锋释放的,一道道银色闪电虹光,尚在途中,就噼里啪啦的爆炸,直接就化作冰渣和轻烟。

        呼!呼呼!

        朵朵莲花,在辕莲瑶的御动下,燃烧的大火球般,向安梓晴轰来。

        红艳艳的莲花,一片片的花瓣,骤然化作锋锐匕首。

        漫天花瓣,疾射安梓晴。

        每一片花瓣,都镌刻着玄奥的符篆秘纹,透出封镇禁锢束缚等等奇妙异能秘力。

        花瓣飘零时,不是目标的虞渊,赵正豪和赵东升,都觉得束缚重重。

        犹如深陷泥沼,就连抬手臂,活动脚踝,都艰难无比。

        炽血红莲,竟然还能布阵,还有如此妙用!赵家的大胖子,在如今时刻,都倍感吃惊,这女人,还是小瞧了她。

        城主大人是么?

        安梓晴脆生生地,笑着轻呼一声,眼睛弯成月牙,瞧着人畜无害。

        被她挥动着,如一柄血色长刀的彩带,似能硬如精刚,也能柔若棉团。

        去!

        血色彩带随声而动,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意识般,血蟒吞食般,将那一片片花瓣,都给吞没卷入。

        漫天的花瓣,短短数秒时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安梓晴的眼眸,深处再显一抹血色,如天穹般绯红。

        嘶嘶!

        数十条,唯有入微境的辕莲瑶,能感知,能察觉的绯红光线,从安梓晴眼睛内迸射。

        无视空间距离,一霎间,直达辕莲瑶脑海!

        绯红光线,于辕莲瑶脑海内,千变万化,或成狰狞巨蟒,或成赤红闪电,或成恐怖的魔神,或成切割天地的血剑!

        在暗月城,修为最高的城主大人,耳朵骤然流淌出鲜血。

        她那勾人心魂的明眸,悄然黯淡,再没有一丝光泽。

        哐当!

        声势惊人的,朵朵失去花瓣的莲花,一一坠落在地。

        莲花,竟然是由金铁美玉炼制而成的器物,而非虚弱的灵力和气血凝结而成。

        如此器物等级自然不低,可现在落在地上,则是和辕莲瑶的眼睛般,都渐渐失去光泽。

        针对天地人三魂的攻击,谁能抵挡?

        身为赵家之主的赵正豪,苦涩地叹了一口气,示意他那肉山般的胖儿子,就不要做无用功了,在下赵家赵正豪,我赵家,暗中侍奉隐龙湖。还望,血神教的前辈,看在隐龙湖的薄面上,给赵家一条活路。

        一看局势不妙,赵正豪的枭雄本色立即展露,当真是能屈能伸。

        赵东升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

        金珞山洞口处,以黄凡黄天逸为首的黄家族人,又悄悄露头。

        身为家主的黄凡,先是神情困惑,然后才精神大振,还请,神教的前辈,为我黄家做主啊!我孙儿,我儿,都是被辕莲瑶这个毒妇害死的!

        黄滨的帐,他也一并算在了辕莲瑶头上。

        辕姐姐。

        安梓晴抿着嘴,巧笑盈盈,你知道为何血祭法阵,还是能成功运作吗?

        辕莲瑶耳朵血流不止,美眸神光黯淡,已不知如何作答。

        散落于山谷的,赵家和虞家族人,一个个都以陌生的眼光,看着安梓晴,仿佛第一次认识。

        她是谁?

        又有几道视线,停留在虞渊身上,满是追问。

        虞大哥?赵雅芙怯怯地,小声嚷嚷了一句,你家丫鬟,原来是血神教的啊。你,也是浑然不知吧?

        只看那尊阴神,面对安梓晴畏惧的态度,就知道安梓晴在血神教的地位,只会更高。

        举手抬足,重创入微境的辕莲瑶,也说明了很多问题。

        看来,他逸入安梓晴体内,并非夺舍。赵溪终于明白了,只是借安梓晴躲灾祸,再在安梓晴的帮助下,令残破的阴神,重新聚集起来。我就说嘛,一片片的阴神幽影,怎么可以如此快,重聚在她身上。

        事到如今,很多人都看明白了。

        那尊血神教的新晋阴神,早知道安梓晴的身份,重伤之际,一缕残魂躲在她体内,在她的帮助下,才能重新聚涌。

        似乎为了证明众人判断,那尊阴神适时地开口,师妹,还要玩下去吗?

        闭嘴。安梓晴哼了一声,说道:赶紧融入血祭法阵,借法阵之力,去祭炼魂魄,令阴神凝炼。为了你这个废物,我浪费了很多时间了。你的阴神要是凝炼失败,我这趟回教,都要丢死人。

        知道了。

        那尊被显神尘给浮现蛛丝马迹的阴神,应承了一句,便骤然飞入绯红天幕。

        如娟娟溪河汇入绯红血海。

        显神尘终于也失去了效果,众人抬头去看,再也瞧不见那尊阴神动向,只知道他融入了血祭法阵。

        境界精湛者,也在顷刻间,感受到了更重的压迫力。

        血祭法阵,似被赋予了灵魂,有了意识和智慧。

        天穹,绯红血色天幕,汹涌翻搅!

        嘿!赤魔宗!

        得意而又洪亮的声音,从绯红天穹传来,正是那位血神教的使者。

        浓稠如绯红鲜血的云层,涌动汇聚,赫然凝为一只能捏碎山川的巨大血色手臂。

        此手臂,宽阔如流淌着的血河,释放出摄人的光芒。

        血色手臂,如古神在九天之外,俯下身子,在凡尘抓鱼般,透过厚重的天幕,去抓向某人。

        恐怖绝伦的滔天血能,从那血祭法阵造成的绯红天幕,无边无际的释放。

        巨大的血色手臂,凿开天穹般,落向城外一座矮山。

        那座矮山,赫然就是当初辕秋舫,听命于虞渊,斩杀吕岄之地。

        而此刻,浑身浴血的辕秋舫,就在那矮山之巅。

        仰头,他便看到一只遮天蔽地的巨大血色臂膀,当头罩来。

        一束束血光,如猩红闪电,从那手臂内溅射而出。

        啪啪啪!

        溅落的血光,令他置身的矮山,嶙峋巨石爆碎,令山川都在震动摇晃。

        血神教!

        辕秋舫低声咆哮,天灵盖一道火焰光柱,如瀑布逆流冲出。

        他神态几欲癫狂。

        然而,就在这个时刻,他眼中还是有着一丝犹豫,那枚丹药

        血色手臂就要压顶时,他一咬牙,终于在电光火闪间,将一枚深红丹丸,给一口吞咽入腹。

        在他脑海中,则是响起虞渊的一番话,非必死之局,此丹丸,万不可服用!

        少爷。

        另一边,紫衣丫鬟安梓晴,腰肢扭动,朝着虞渊款款而来。

        仿佛在一个个清晨,她端坐铜盆,来服侍虞渊熟悉那般。

        暗月城,四大家族还清醒活着的族人,都觉得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