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第一战!

第二十五章 第一战!

        黄滨龙行虎步,迎向虞渊时,挥拳便是照面砸来。

        他摞起来的臂膀,肤色金黄,给人一种犹如金铁浇筑般的坚硬感。

        虞渊抬手,以掌心抵挡。

        “嘭!”

        沉重的蛮力,轰然撞来。

        虞渊腰身一扭,“蹬蹬”地退了几步,顿觉掌心火辣辣的痛疼,就连肩关节,都生出酸麻感。

        黄滨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停住后,冷冷看来,“痛吗?”

        虞渊不吭声。

        这是他新生后,真正意义上的战斗。

        而且第一战,就要分生死。

        通脉境,乃修行者最低微的境界。在此境界,修行者的黄庭丹田未开,灵力也不能将浑身血肉、脏腑给一一打磨淬炼。

        另外,通脉境的灵力,也无法散逸出去。

        相比凡人,通脉境的修行者,只是经脉坚韧,被打通的经脉,在灵力流淌之后,令部分肌肉较为强壮有力。

        黄滨因十二条经脉,尽数被打通,所以他的力量,速度,爆发力,是要高出一截。

        他所修行的“乌金决”,虽然只是一种低阶灵诀,但在通脉境凝炼的灵力,也能小幅度强化经脉和周边肌肉纤维,令他还能更抗击打。

        同为通脉境,虞渊十条经脉通畅,黄滨则是十二条,并即将踏入蕴灵境。

        以明面上的实力来看,黄滨稳稳当当。

        “继续吧。”虞渊忽然道。

        没有运转“九耀天轮”,单单依仗体内“拓脉丹”残存的药效,他就清晰地感应出,掌心和肩关节的酸麻感,在药力治愈下,缓解了不少。

        “滨儿!”

        高台下,黄琛发出深沉轻喝,然后在黄滨望来时,眼神残忍地,向其示意。

        黄滨吸了一口气,再看向虞渊时,杀气骤然汹涌,“对不起了!”

        虞渊轻轻闭上眼,再次睁开时,脸色出奇淡漠,“来吧。”

        辕莲瑶缓缓坐直,将一粒瓜子丢入红唇,细细咀嚼。

        散落于高台周边的,四大家族的族人,在这一刻,莫名地觉得气氛压抑,似预感到,将会有血腥一幕爆发。

        赵溪抬头,凝视着怪异的阴沉天空,微微皱眉。

        “再来!”

        黄滨暴喝着,又是一拳砸来。

        他挥拳的那只小臂,骤然变得金光灿灿,皮肉底下的筋脉,如条条狰狞金色蛟龙,给人一种凶恶残暴的感觉。

        “通脉境,将黄家的乌金决,修到如此地步,也算是一号人物。”将目光从天空收回,再次关注战场的赵溪,盯着此刻的黄滨,点了点头,轻声做出了评价。

        “只是可惜了。”赵东升叹道。

        “来吧。”

        以同样手段,以掌心迎接的虞渊,霍然正面硬抗。

        他衣衫严实裹着的手臂,没有人能看到的皮肉肌肤,唯有他自己知道,在他臂膀经脉中,有一条绚烂流光,如璀璨彩虹飞逝!

        “乌金决,不过是低阶的灵诀而已。”

        他的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境界,并不能完全代表战力。这个道理,真正站在金字塔巅峰的修行者,都有深刻的认识。嘿!”

        待到黄滨的金黄色拳头,如铁锤般,轰然砸来时,在虞渊的掌心,突有九个光点绽放!

        如九轮旭日,被虞渊握在掌心,灿然而耀!

        “九耀天轮!”

        虞渊在心中轻喝。

        有那么一霎,所有的观望者,只觉得他掌心倏地明耀!

        “轰!”

        下一刻,黄滨那金黄色的拳头,就砸在他掌心。

        金黄色的膨胀拳头,接触他手掌的霎那,突诡异地萎缩,所有的金黄光亮,如被他掌心顷刻间吞没!

        黄滨之拳,竟被虞渊以掌心,牢牢攥住!

        他骇然看向虞渊。

        就在此时,他恐惧地感应出,虞渊的掌心,诡异至极地旋绞蠕动起来!

        他汇聚在金色拳头之中的灵力,连一秒都没撑住,轰然溃散!

        失去灵力的支持,那拳头,顿时光芒消隐,再没有威慑和力道。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背后的家族,怪指使你的那个人。”虞渊一脸惋惜地,向他摇了摇头。

        “喀嚓!”

        黄滨的手骨,传出了,唯有真正强者能聆听到的碎裂声。

        被黄家族人围着的,那位瘦巴巴的老头,霍然站起,暴虐地喝道:“你敢!”

        也在此刻,众人看到虞渊空着的另外一只手,趁黄滨手骨碎裂,被他掌心握紧之际,轻轻地按在了黄滨胸腔。

        黄滨胸腔,一朵鲜艳欲滴的猩红莲花,妖艳地绽放。

        随着那朵莲花绽放,黄滨的胸腔,不自然地扭曲塌陷。

        然后,大口大口的鲜血,不受控制地,从黄滨口鼻内流溢出来。

        “爹,爷爷……”

        黄滨眼神溃散,有些茫然地,去看了看父亲黄琛,还有他那暴虐愤怒的爷爷,好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嘭。”

        黄滨轰然落地,就这么死了。

        虞渊收手,往后退了几步。

        他退步的方向,离城主辕莲瑶接近。

        而这时,城主大人再一次起身站起,于高台上,冷冷望着黄琛,望着黄家的老爷子黄凡:“分生死之局,是你们点头同意的。怎么?死的是你们黄家人,这便要反悔不成?”

        直到她开口讲话,观战的很多人,才骤然醒悟发生了什么。

        黄滨,突然就被虞渊打死了?

        虞渊迎接黄滨的那一掌,掌心内突然明耀的九点光亮,是什么情况?

        另外,真正要了黄滨性命的,在其胸腔盛开的那朵莲花,难道是?

        “那朵炽血莲印,是你,刻印在虞渊另一只手?”

        黄家的老爷子,越开人群,一步步地,朝着辕莲瑶走来。

        他的一双眼瞳,渐渐成为金色,“我孙儿死了,城主大人,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辕莲瑶有“炽血红莲”的称号,而“炽血莲印”也是她独有的,是以她凝炼的精血,加浑厚的灵力糅合缔结而成。

        “炽血莲印”颇为玄妙,凝结一枚,对她也是极大的损耗。

        以前,她都是用来赏赐和她有血缘关系的辕家小辈,让小辈保命用。

        凝结一枚“炽血莲印”,亲自封存在虞渊体内,瞒过所有人,特意用来格杀自己的孙儿,这是多大的仇恨?

        “杀我儿黄滨的,不是虞渊,而你城主大人你吧?”

        黄琛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离辕莲瑶较近的他,看着儿子的尸体,心在滴血,目眦尽赤,“我黄家,究竟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让你处心积虑地,要借虞渊之手,将我儿轰杀当场?”

        这是在场很多人的困惑。

        黄家的死敌,一直都是虞家,众人皆知。

        在暗月城,黄家对辕家向来敬畏,从不会轻易招惹。

        辕莲瑶执掌辕家,荣登暗月城的城主时,对黄家也算是关照有加,双方似乎从没有爆发过激烈冲突。

        为何?

        为何辕莲瑶凝炼一枚“炽血莲印”,悄悄封存在虞渊体内,在三境比斗时,当场格杀黄滨?

        一直嚷嚷着讲规矩的她,这么做,难道不是作弊?

        “大哥,这是什么情况?”赵溪眼睛闪亮,因眼前的巨变,反而兴奋起来,“辕家那个女人,难道疯了不成?她,是要彻底掀起,我们四大家族的血战?”

        “我,我……”虞璨紧握着轮椅扶手,紧张的,话都说不全。

        不知道详情的虞郦,神情错愕,也暗暗担忧,“今天,人怎么都疯了?”她只是被虞渊叮嘱了一些事情,并不清楚事态衍变到最后,会导致什么后果。

        “少爷真是威风啊!”一同而来的安梓晴,神情雀跃地拍手欢呼,浑不知局势的严峻,“黄滨天天穿的衣服,难看死了,活该被打死。”

        “找死!”

        黄家那边,有人厉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