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听话

第十六章 听话

        只要是暗月城的人,都或多或少,听说过一些关于“炽血红莲”的传说。

        绝大多数人都清楚,这朵“炽血红莲”能成为暗月城的城主,可谓是两手沾满血腥。

        传言,暗月城有几场恐怖残忍的大屠杀,都是出自于她的手笔。

        暗月城四大家族,辕家能排名首位,就是因为眼前这位看似美艳,实则心狠手辣的凶悍女人。

        赵家,黄家,包括虞家,核心成员皆知她的厉害,从没有人胆敢小瞧她。

        此刻,这朵残忍恶事罄竹难书的“炽血红莲”,居然以几乎是哀求的语气,向自家这位疯狂的傻少爷发出了请求!

        众人都觉得,今日发生在殿堂所有事情,都超出了意料!

        “你凑耳过来,我告诉你法子。”虞渊突然笑了起来,并朝着辕莲瑶招了招手,“法不传二耳!”

        他被辕秋舫从石道带离时,并没有失去意识,他是知道那寒冰密室,应该就藏在城主府的地底。

        今日,他看到了更多的鲜艳红莲花,于是迅速地判断出,掳走他,将他带入寒冰密室的,并不是那位身中火毒的赤魔宗老者。

        ——而是眼前这位暗月城的城主大人!

        既然如此,身中火毒的赤魔宗老者,和她必然有极深渊源!

        要么,她也出自赤魔宗,要么,就是她秘密地帮助着那位赤魔宗的老者。

        不管哪一种,虞渊都认为在目前这个阶段,这位城主大人定然会站在自己这边,不会选择于关键时刻,和自己撕破脸。

        “好的。”

        辕莲瑶抿嘴一笑,无视蔺家父女仇视目光,也不管满殿惊诧的目光,身姿摇曳地款款走向虞渊,也果真如虞渊所说的那般,将玲珑耳朵主动凑到虞渊嘴巴处,“妾身洗耳恭听。”

        虞家族人一个个的,都有些不知所措。

        老爷子虞璨,捂着脑袋,似乎觉得头有点大。

        蔺家那边,怎么收场还都不知道,如今又闯进来一个出了名麻烦的城主,这小子醒来之后,怎么那么能惹事啊?

        “其实,也简单,是这样的……”

        虞渊微笑,望着美玉般靠近的辕莲瑶小耳朵,压低声音,说道:“你只要这般,还有这般,那……鼋血丹的血毒,自然就能化解掉。这趟嘛,就权当给他们一个小教训了,我也是给城主姐姐面子,不然就让他们死在这里了。”

        说起化解方法时,他声音轻不可闻。

        待到说完如何处理血毒,提起给蔺家父女教训时,他的声音,就陡然高昂了起来。

        ——生怕蔺家父女听不见。

        那边血毒深入脏腑的蔺翰羽,周身酸痛,这时候就是满腔怒火,也做不了什么了。

        至于蔺竹筠,心里面就更加不是滋味了。

        她已经相信,殷绝就是被虞渊所杀!

        而今日在殿堂内,虞渊那种疯狂行径,完全震慑了她,令她到现在都生出如置身于噩梦的可怕感。

        “如果是一场噩梦,希望我能快快醒来。”

        她在心中呢喃,望着神态自若地,正在和娇艳欲滴的辕莲瑶调笑的虞渊,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说不出的难受,“定然是鼋血丹的血毒,也渗透到我皮肉了!”她恨恨地想。

        “你这法子,有点恶毒啊?当真吗?”忽然间,辕莲瑶眼神古怪地低呼,似乎憋着笑意,不太愿意去相信。

        “你依法施为吧,而且要快!不然,我怕我以后,可能就没有岳父了。”虞渊道。

        辕莲瑶想了想,点头说:“好!姐姐我,就姑且信你一回!希望你,不要拿这个事情开玩笑,不然暗月城真的会血流成河。”

        虞渊催促:“去吧。”

        “决定未来三年,四大家族收益的三境比斗,很快就要开始了。这趟,我忽然对你们虞家,多出了一些期待。”辕莲瑶一脸正容,最终她看向虞渊,“尤其是你,更加令我期待呢。哦,对了,以后几日,你若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来找我。”

        丢下这句话,她忽然再次出手。

        朵朵红莲花,骤然裹缚着蔺翰羽,令他凌空漂浮。

        “你也跟着我。”

        朝着蔺竹筠点了点头,她率先向外行去,蔺翰羽被朵朵鲜艳莲花带动着,尾随她飘动。

        蔺竹筠将“寒蛛网”收起,临走前,以冰寒刺骨的眼神,看了虞渊一下,“今日,我父女所受耻辱,来日定会奉还!”

        “我等着就是了。”虞渊微微眯眼,说:“但我更希望你们,能长点记性。今天,没有城主姐姐过来,你们父女两个会是什么下场,你应该清楚。”

        “我记下了。”蔺竹筠点了点头,就此离去。

        他们一走,殿堂内的虞家族人,再次炸开锅。

        “先住口!”虞璨一声洪亮高喝,“有几位老友,被蔺老二所杀,先料理他们的尸体。”

        “知道了。”

        虞炜立即安排人,将殿堂内那些族老客卿尸骨,去收集完整,好能妥善下葬。

        “蔺家!一次次咄咄逼人,我看这场婚约,委实没有继续的必要!”虞郦站出来,悲痛地说:“大伯,我们死了人,蔺家和虞家已经撕破脸了!”

        “我知道。”虞璨在轮椅上,身形微颤,“我也想报仇,可……”

        “放心,蔺翰羽这趟即便不死,也要脱层皮。”虞渊深吸一口气,对虞璨说道:“爷爷,婚约我们先不解除,就要恶心他们。相信我,蔺家会为进入殿堂的大闹,付出应有代价。”

        殿堂众人都悄然沉默。

        众人的目光,深深凝聚在他身上,一个个像是看待陌生人。

        因为,他今天的表现,实在太惊世骇俗!

        “别这样看我,我就是虞渊。”他硬着头皮解释,“我之所以敢那么做,自然有我的底气,只是不便多说。”

        “听蔺丫头说,寒阴宗还有一位上师,在暗中压阵。”虞炜道。

        “那位上师,不足为患。”虞渊没细说,“爷爷,你折断的两腿,我会想办法治愈。我可以保证,你跌落的境界,是能够恢复过来的。”

        此话一出,虞璨骤然激动了,呼吸也变得急促,“真的?”

        “嗯。”虞渊轻轻点头,又看向虞炜,还有虞郦等人,认真想了想,才说:“关于虞家未来的,那场四大家族的比斗,我们要有个样子!”

        “若有趁手灵器可用,黄庭境,我不惧任何人!”虞郦傲然道。

        “灵器么?”虞渊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道:“会有的,以后什么都会有,大家放宽心吧。虞家,不会因为区区蔺家,更不会因为小小一个黄家,便在暗月城倒下。”

        不等众人追问缘由,他自顾自地走出去了。

        “家主,小渊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伯,我们这个侄儿,真的还是他吗?我,为什么觉得那么陌生啊?”

        “家主,关于未来的三境比斗,你真给他报名了?通脉境,他能行吗?”

        “……”

        无数对虞渊的疑惑,在他离开后,一股脑地轰向老爷子。

        老爷子虞璨,内心也没底,可还是故作高深地劝说大家,“放心,我这孙儿醒来以后,非比寻常,大家拭目以待吧。我想,他能给你们,给虞家不断地带来惊喜!”

        “惊喜?别是惊吓啊!”

        “今天,他差点就吓死我了。”

        “他怎么敢?那么肆无忌惮地,向蔺家父女痛下杀手?他不怕蔺家,不怕寒阴宗的血腥报复吗?”

        虞璨恍若未闻。

        “只有几天时间,就这么几天,你真的能扭转,那场囊括三境的比斗?”望着殿外,老爷子自己也觉得艰难,“蔺家,寒阴宗也不会善罢甘休啊,这一道道难题,如何才能化解?”

        “虞家,能否因你而崛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