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炽血红莲

第十五章 炽血红莲

        虞渊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什么错。

        两家,会兵刃相见,难道真是自己的问题?

        殷绝,乃是未来岳父蔺翰羽的走狗,此人三番两次欲要置自己于死地,背后除了寒阴宗的指使外,蔺翰羽必然也脱不了干系!

        没蔺翰羽给他胆子,如果不是感觉出蔺翰羽的默许和鼓励,他敢那么胡作非为?

        如今殷绝死了,蔺翰羽亲临暗月城,在虞家议事大殿内耀武扬威。

        他不仅要逼迫老爷子主动解除婚约,还索要冰魄寒晶,并言明会追究殷绝的死亡。

        殷绝,可是深更半夜来杀自己的!

        凭什么?

        凭什么他和虞家,要乖乖服软,要承受此等不公?!

        如寒阴宗,如蔺家,如蔺翰羽般仗势欺人者,你不给他一个血淋琳的教训,他只会更加肆无忌惮,会更变本加厉地,将脚踩到你脸上!

        因此,虞渊才刚烈果决地痛下杀手。

        “卑鄙!”

        相隔十几米,蔺竹筠冷眼看来,瞳孔突然变得冰白。

        酷厉的寒冰灵力,从其周身散逸,她腰间悬着的一块冰玉,绽放出雪白的灵力光芒。

        冰玉内部,有许多蝇头小字,瞬间变得鲜活!

        一霎后,蕴藏在冰玉中的蝇头小字,赫然从玉石内部飞了出来,并顷刻间变大,化作一柄柄寒光四溢的匕首。

        然后,便是诸多冰寒匕首,围绕着她飞旋,交织出冰丝般的灵力蛛网。

        就要一头撞进来的虞郦,骇然失色,不得不猛地终止,“又是一件灵级的器物!蔺家,果真是财大气粗!啊”

        “不是蔺家。这件寒蛛网,乃寒阴宗所赐的灵器。”蔺竹筠静静地看着她,“你黄庭境后期修为,除非有同等级的灵器在手,否则是破不开寒蛛网的。寒蛛网一出,附近如果有寒阴宗的人,定会生出感应,然后立即赶来。”

        停了停,她又道:“我想,在暗月城附近,应该有寒阴宗的某位前辈压阵!”

        虞郦脸色骤变。

        “有寒阴宗前辈压阵?”虞渊扯了扯嘴角,眼中都是嘲讽和冷笑,“你其实早知道,有寒阴宗的人,指唤着殷绝,两次向我下了死手。呵,看来在你心中,我果然还是该死的那个人。你自己不好下手,就佯装什么都不知道,任由那殷绝胡来。”

        此刻,他忽然明白了。

        他明白了,眼前这位名义上的未婚妻,内心深处究竟是怎么想的了。

        “你早该死!”

        蔺翰羽怒不可遏,“你这般的废物,已经坑害我女儿了这么多年,难道还想坑害她一生不成?!我不管你如何醒来的,不管你背后有谁,你都注定配不上我女儿!交出鼋血丹的解药,我保证只杀你一个,给你们虞家一条生路!”

        “轰!”

        一道明黄色光柱,竟从他胸腔喷涌而出,令他气势骤然再次狂暴一截。

        与此同时,他的一口鲜血,也随之喷出。

        他强行去动用玄门气血之力,令鼋血丹的血毒,更快的渗透入脏腑,终令他受到了惩罚,付出了代价。

        可他分明是拼了自己死,也要在短时间内,制住罪魁祸首。

        “挡我者死!”

        从“黄月”内绽放的灵力刀芒,混合他胸腔玄门喷薄出来的明黄色气血光柱,令这一刻的蔺翰羽,如嗜血杀神。

        “喀嚓!”

        一名黄庭境初期,年岁较老的虞家客卿,突骨骼爆裂,旋即散落为一块块碎肉。

        那位虞家客卿,竟连惨嚎声,都没来得及发出。

        黄灿灿的灵光,和明黄色的气血交织糅合,使得“黄月”威力暴涨,像是一轮巨大的索命的黄色月亮,要收割掉在场所有虞家族人的性命。

        老态龙钟的虞家族老,还有那些被虞家供奉的客卿,皆肝胆俱裂,吓的魂飞魄散。

        虞炜和虞镰两兄弟,分别为黄庭境中期、初期修为,望着几乎是以燃烧生命为代价,也要轰杀在场诸人的蔺翰羽,他们也都在心中暗暗叫苦。

        “哎。”

        唉声叹息着,两兄弟还是要硬着头皮,去应付想要玉石俱焚的蔺翰羽。

        两人身后,虞渊看了看蔺翰羽,又看向不远处,祭出“寒蛛网”以后,使得虞郦都无从下手的蔺竹筠,突然扬声高喝:“看戏的前辈,难道真打算一直看下去?”

        “什么,还有外人?”坐在轮椅上,心急如焚的虞璨,四处张望着,一颗心渐渐绝望,“寒阴宗的长老,莫不成始终都在?”

        “呼!呼呼!”

        一朵朵妖艳的红莲花,突从殿堂外,燃烧着呼啸而来。

        每一朵红莲花,都像是由某种赤红晶石,完整地切割雕琢而成,晶莹明耀,绽放出夺目的赤红神辉,令人不敢直视。

        “轰!轰轰轰!”

        一共九朵红莲花,硬生生撞到蔺翰羽凝炼幻化出的,那一轮索命的巨大黄色月亮。

        黄色月亮,被九朵红莲花,撞的灵光四溢,迅速解体。

        朵朵红莲花,也在急剧缩小,很快就成为九朵,仅仅指甲盖一般大小的花儿。

        然后,众人才注意到,那九朵红莲花,如九簇小火苗,围绕着一位风姿绰约的美妇。

        “辕莲瑶!”

        “城主!”

        “竟然是城主大人!”

        蔺翰羽暴喝,虞璨轰然一震,其余虞家族人,则是大喜过望。

        “你,怎会知道我的存在?”辕莲瑶没理会别人,现身以后,直看向虞渊,“我气机收敛,以你的境界修为,不该能察觉到我。就连蔺老二,也未能发现我的踪迹,你怎么就感应到了。”

        “感应到你的,并不是我,而是鼋血丹的血毒。”虞渊解释了一句,然后神情肃穆地鞠身行礼,道:“见过城主姐姐,这里是暗月城,蔺家人在暗月城,在我们虞家行凶,还请城主姐姐主持公道!”

        “城主……姐姐?”辕莲瑶嘴角,勾出了一个怪异的弧度,似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奇怪,“依我看,你才是在暗月城,四处行凶的那个人。蔺老二是咄咄逼人了,可率先动手,释放出毒丹的,是你这个虞家的傻少爷吧?”

        死而复生以后,先杀殷绝,再说服父亲轰杀寒阴宗吕岄,如今又要以鼋血丹毒杀蔺家父女,这人究竟想做什么?

        对于她父亲所说的,有关虞渊的事,辕莲瑶只是半信半疑。

        因为她始终觉得,修炼“赤炼魔决”而走火入魔的父亲,所说的话不可全信。

        她想以自己的眼睛,来看清楚虞渊,得到事实。

        “冤枉啊!”虞渊高呼,“城主姐姐,蔺家的走狗殷绝,三番两次谋害我,欲要除掉我,我那未过门的媳妇,明明心知肚明,却未加阻止。要不是我福大命大,早就被害死了,您是暗月城之主,还请给我们虞家撑腰啊!”

        虞璨,还有虞炜等族人,听着他大呼小叫,都有一种荒诞感。

        这小子,难道不知道眼前的辕莲瑶,能成为暗月城的城主,都是拉偏架,偏袒强势者,压迫或除掉弱势者,才一步步上位的吗?

        让她去主持公道,为弱势的虞家撑腰,虞渊是在搞笑,还是故意在讽刺她?

        “你大声吵嚷,只是要拖延时间吧?”辕莲瑶轻哼一声。

        也在此刻,众人突然注意到上一刻还气势汹汹的蔺翰羽,如泄了气的皮球般,气机衰竭的厉害。

        蔺翰羽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眼神也黯淡无光华。

        这明显是中毒渐深的征兆!

        “辕莲瑶!”

        蔺翰羽咬着牙,如一头濒临死亡的困兽,“不是你横插一手,我已经制住虞渊,逼问他鼋血丹的解药了!是你,痛击了我的‘黄月光轮’,令我未能成功!如今,血毒已渗透到我内脏,我算是栽在虞家了。”

        “但你,定然逃脱不掉!”

        “我大哥,整个蔺家,还有寒阴宗,会对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做出强硬的回击!你和虞家,都要去承受他们的怒火!”

        这番话充斥着无尽愤怒。

        “父亲!”

        同样中了鼋血丹的血毒,祭出“寒蛛网”的蔺竹筠,忽发出悲呼,她清冷眼眸深处,渐渐被仇恨之光充盈。

        “交出鼋血丹的解药。”辕莲瑶身姿摇曳着,缓缓走向虞渊。

        “城主!”

        虞炜等人,急忙高喝。

        “嗯?”

        辕莲瑶一脸不悦,皱着眉,冷冷看了他们一眼,呵斥道:“都让开!”

        “让开!”虞璨沉声道。

        虞炜在内的,所有的虞家族人,立即识趣地纷纷让开来。

        脚步未曾停歇的辕莲瑶,就这么站到了虞渊面前,饶有兴趣地盯着他,深深看了一眼,便伸出白皙如玉的左手,以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鼋血丹的解药,你快快拿出来吧。如果你不想,让整个虞家跟着你一起遭殃,我劝你最好识趣一点。”

        虞渊没有示弱,直视着她的审视目光,平静地说:“城主姐姐,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辕莲瑶正要说“是”,突然想起前一个威胁他的蔺翰羽,如今毒素已经深入脏腑,若是没有解药,眼看就要死了。

        她又猛地记起,面对着威胁,虞渊之前那刚烈的,宁愿鱼死网破的决绝做法。

        “不是威胁,是劝说,是一片好心的劝说。”辕莲瑶临时性的,改变了要说的话,而且心神一动,还刻意用一种无比温和的语气,说道:“如果,你真心当我是城主姐姐的话,那就听姐姐一句劝,好吗?”

        最后一个“好吗”,她的语气,居然带着点哀求意味。

        所有还活着的虞家族人,客卿,都看傻了眼。

        这是什么情况?

        如此和颜悦色地,甚至哀求虞渊的,真的是暗月城的城主,真是那朵著名的“炽血红莲”?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