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迷踪谍影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反向推断

第八百八十五章 反向推断

        “孟绍原派你在日本人身边潜伏多久了?”

        孟柏峰一问出这句话,田七心中大惊。

        干掉他!

        田七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一定要干掉他!

        扼死他,然后自己住的地方院子当中有口井,把他推进去,说他喝多了,不慎跌到井里淹死了。

        那个叫初代子的也要干掉,说是照顾孟柏峰的时候一起不慎落井。

        自己的秘密绝对不能暴露!

        “你现在想灭我的口?”孟柏峰却慢吞吞的说了这么一句:“我想想,前面有口井,你可以把我弄死后,推到井里,我喝多了,大家都亲眼看到,失足落井也说得通。”

        心思被人看穿,田七竭力保持镇静:“孟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的,你清楚。”孟柏峰笑了笑:“但你要这么做有两个问题,第一,是日本人未必会相信,你之前辛苦安排的一切全部成空,即便日本人没有证据是你干掉我的,也一定不再会信任你。第二点,你未必打得过我。”

        你未必打得过我?

        “我练过武术,学过西洋搏击术、暹罗技击术,还和一个天津爷们练过一段时候的摔跤。你真的能打过我?”孟柏峰淡淡说道:“就算拳怕少壮,我体力不支不行了,可你要彻底制服我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只怕外面站岗的早就进来了。整个院子都被惊动了。”

        田七的七寸似乎被他捏住了。

        “所以,真想杀我,你也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这院子一定有这样的地方的,是不是?”

        田七阴沉着脸看着他:“跟我来!”

        ……

        他是谁?

        他为什么会看穿自己的身份?

        自己奉命潜伏,只有孟绍原才知道。而孟绍原是绝不会把这个绝密情报告诉任何人的,甚至包括戴笠在内。

        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

        田七心里写满了疑惑,可还是冷冷说道:“这里,只有我能进来,而且隔音效果很好,开枪的声音都很沉闷。”

        “还行。”

        孟柏峰上下打量了一下田七:“身份暴露,还能这么冷静,孟绍原挑的人还凑合。”

        凑合?

        居然有人说大名鼎鼎的“血狐”田七只是凑合?

        “这些话,你真要说在日本人面前的时候就会说了,而不是到这里才说。”

        田七逐渐变得冷静下来:“孟先生,你究竟是谁?”

        “我吗?”孟柏峰又笑了:“我姓孟,孟绍原也姓孟,你说呢?”

        嗯?

        “孟绍原看到我,要叫我一声爹!”

        田七懵了,田七彻底的懵了。

        孟绍原的爸爸?

        孟绍原从哪冒出来的一个爹啊?

        “我的身份和你一样,不同的是,你在日本人身边潜伏,而我则在汪精卫身边潜伏,是真是假,你会找孟绍原去核实的。”孟柏峰开口说道:“孟绍原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你的事,你的身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是怎么知道的?”

        田七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我喜欢看外国的侦探推理小说,我建议你也去看看,对我们很有帮助。”孟柏峰从容地说道:“什么事情,都可以倒过来推理。来上海之后,大汉奸情报总部副主任,‘血狐’田七也是如雷贯耳,我把你做过的事,仔细的看了一下。你把自己伪装的好,几乎毫无破绽,但今天,你却犯了一个错误。”

        “什么?”田七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似乎并没有做错什么。

        “一个很细微,但却足以暴露你的错误。”孟柏峰神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艺伎坐在你的身边,你刻意保持着和她的距离,当她给你倒酒的时候,你在全神贯注的观察我这个新来者,心思并不集中,所以你下意识的躲避了一下。”

        田七回忆了一下,的确是有这么回事,但这错在哪呢?

        “你在想这错在哪,是吗?”孟柏峰仿佛能够看出对方的心思:“你刻意营造的形象,是和军统不共戴天,凶狠残暴,好色无耻。我听说你还曾经强暴过一个电影明星。”

        田七点了点头。

        “一个这样的人,怎么会在酒宴上出现那样的表现?”孟柏峰叹了口气:“那是对你身边的女人毫无兴趣,甚至还有一些反感。这不对,这不是一个曾经强暴过别人的男人,应该有的正常的反应。”

        田七心中开始震撼。

        自己这么一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动作,竟然也被这个人看出来了?

        “但我只是怀疑,甚至这都无法成为证据。”孟柏峰继续说道:“所以我开始倒着推断。你不断的攻击李士群,原因只有两个,一,是你和他争权夺利。二,你是带着某种特殊的任务在那打击他。在我开始怀疑你的前提下,我选择相信后者。

        你杀了很多人,外界评论你双手沾满鲜血,但你从来没有成功的杀死过孟绍原身边的重要人物,原因还是两个,一,对方防备得特别森严,你没有机会下手。二,你不愿意杀死孟绍原重要助手,同样,因为我怀疑所以我选择相信后者。

        孟绍原对你下达了‘铁血锄奸令’,好玩的地方出现了。针对你的刺杀不少,一次都没成功。可是,孟绍原从来没有亲自指挥过一次对你的刺杀,他怕你?他连日本人都不怕,能够怕你这样一个汉奸?他部署刺杀,向来都是非常精密,他连板内康英都敢杀,连正金银行都能炸,为什么一次都不亲自对你动手?这才是最大的破绽!”

        田七背后开始冒出了冷汗。

        如果说之前的,都可以推为猜测,毫无证据,最后一点,才是最要命的。

        上海滩,有谁是孟绍原不敢杀的人?

        “所以我非常确定,你是孟绍原安排到日本人身边的。”孟柏峰冷笑一声:“你也不会想到,你的一个连自己都毫无察觉的动作,却会因此而出卖你,让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乌有。”

        “我……错了。”田七有些艰难,但还是这么说道。

        “不要承认错误,任何人都可以犯错,只有做我们这行的不能犯错,犯一次错,我们就完了,我们没有承认错误的资格。”、

        我们没有承认错误的资格!

        田七牢牢的记住了这句话。

        孟柏峰凝视着他:“你的表现一直不错,但太刚,你一直是以日本人忠实走狗,冷血杀手的面目出现,太刚则易断。你每天都甭得太紧,越是这样,就越容易犯错。”

        “请先生教我。”田七恭恭敬敬地说道。

        “刚柔并济,成大事之道。”孟柏峰居然真的开始教他:“讨好日本人,博得信任,可讨好这两个字说起来容易,真正要做起来就难了。我来和你打个比方,日本人制定了一个计划,征询你的意见,如果你存心拍马屁,你会怎么做?”

        “我会赞成。”

        “太简单了,是个汉奸都会这么做。”孟柏峰一笑说道:“你要说,您的这个计划有问题,太危险了,而您决定亲自带队,亲冒矢石,所以我坚决反对!上海可以没有我田七,但绝不能没有您!”

        田七咽了一口口水。

        孟柏峰却根本不在意他在想什么:“任何人,再刚正不阿,巧妙的拍他马屁,他也会接受的,并且会潜移默化的越来越信任你,甚至是越来越离不开你。现在,如果日本人要你单独执行一次重要任务,告诉我,你又会怎么做?”

        “完成它?”

        “当然要完成它。可怎么完成它?”孟柏峰随即说道:“情报总部的顾问是宫道宏史吧?你告诉他,宫道阁下,我单独完成这个任务太困难了,所以我需要您的支持,什么样的支持?请他安排撤退路线,请他安排接应车辆,总之,一切没有危险,然而一旦完成任务后可以立功的,都要拉上日本人!”

        田七开始悟出了一些什么。

        “不要把自己甭得太紧。”孟柏峰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昔日秦始皇派王翦灭楚,王翦却五次请求秦始皇赐给他良田,这是为了消除秦始皇对他的戒心啊。你为日本人效力,却什么都不要?这不行,一个无欲无求的汉奸不是一个好汉奸。”

        田七牢牢的记住了孟柏峰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你为自己准备好退路没有?”孟柏峰忽然问道:“比如有一天,你忽然暴露了,准备束手就擒吗?”

        田七一怔。

        退路?

        “起码我有退路。”孟柏峰淡淡笑道:“有一天我的身份暴露了,汪精卫不但不敢杀我,反而还要想方设法的帮助我逃跑,因为我抓住了他的软肋。田七,记得,每个人都有弱点,都有自己的贪婪和阴暗面,想方设法的去收集,将来这会救你一命的。”

        “孟先生,谢谢你!”田七认真地说道:“您说的这些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还不是一个合格的间谍,请你多多教我。”

        “孟绍原呢,不是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我就夸他,但他还是有点本事的,我也没机会教他,不过你?”

        孟柏峰看了看田七:“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多,慢慢来。”

        “是的,先生。”

        “好了。”孟柏峰看了一下时间:“现在陪我出去呕吐吧!”

        田七服了。

        真的服了。

        他连喝醉还没呕吐的这个细节都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