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无双庶子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我自己也行!

第六十四章 我自己也行!

        整个京城的人,怀着复杂的心情,送走了这位数百年来威望最高的大将军。

        其实四十年前,叶晟并不算是一枝独秀,当年的平南侯李知节也很是了不起,只是因为当时晋国的国力本就胜过南蜀,伐蜀乃是以强胜弱,比较起来,就远远没有叶国公以弱胜强那么显眼了。

        这是除了宗室皇族之外,朝廷第一次下令京城全程白幡送别哪个人,甚至于朝廷规定了三天时间过去之后,京城里的七八成人家还是没有摘下在原本在他们看来有些不吉利的白幡。

        用如今的尚书左仆射陈芳的话说,是叶国公以一己之力,给大晋带来了五十年的盛世。

        所有生活在这个盛世之下的大晋子民,都应当对叶国公抱有几分敬畏之心。

        三天时间过去,该办的丧礼已经办的差不多了,老爷子的遗孤由叶璘和叶茂叔侄俩亲自互送离京,回宁陵老家安葬。

        而京城这边,朝廷也请了画师给老公爷画了一幅画像,然后有宗府的人出面,请进了太庙里,挂在了供奉功臣的西配殿。

        大晋姬氏开国百多年,供奉宗室皇亲的东配殿里人满为患,但是西配殿里的人一直不多,叶晟是第八个有资格进入西配殿的。

        进了这个配殿,就意味着世世代代受天家香火,皇室血脉不绝,这里的香火便不会断,这对于臣子来说,是莫大的荣耀。

        值得一提的是,叶晟前面的这七个人里,五个文臣,两个武将,这两个武将,全部都是种姓。

        而陈国公叶晟,是这八个人里唯一一个泥腿子出身,同时也是功劳最大的那一个。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配殿里第九位重臣,应该就是如今的靖安侯,太子太保李长安了。

        毕竟当初李慎死在昭陵的时候,太康天子亲口说出了要李信陪葬帝陵,配享太庙。

        当然了,靖安侯爷愿意不愿意,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叶晟的画像请进太庙之后,叶家主事的叔侄俩也统统离京,这场丧礼也算是告一段落,在叶家忙活了好几天的靖安侯爷,终于回到了自己家里,他这才换下了那身穿了好几天的孝服,回家里好好洗了个澡。

        洗完澡之后,李信回后院与长公主说了会话,又抱了会儿女,最终好几天没有怎么休息的疲累感终于涌了出来,李信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等到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

        房间里,小阿涵与李平都被下人们抱在别处安睡,长公主殿下安静的躺在李信身边,睡得很是香甜。

        这几天,李信在叶家一次也没有回来,她也经常跑到叶家跟着忙活,这会儿也有些累了。

        李信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始终无法再次入睡,他叹了口气,披上衣服之后,走出了房间。

        这会儿是五月中,天气基本已经入夏,夜里不仅不会寒冷,还会显得凉爽,但是一阵夜风吹来,还是让李信觉得有些微冷。

        他在偌大的靖安侯府里漫步,最终走到了后花园里的亭子下面坐了下来,又让府里的人给弄了几碟小菜,弄了一壶酒。

        他就一个人坐在凉亭下面,自斟自酌。

        没一会儿,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中年人,也出现在凉亭下面,李信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好巧啊幼安兄,这么晚也能碰到你,不如一起坐下来喝杯酒?”

        “巧个……”

        赵嘉一边睡眼惺忪的揉着眼睛,一边把嘴里的半句脏话憋下了肚,然后在李信对面坐了下来,苦笑道:“大半夜的,侯爷自己不睡觉也就算了,还让人把我也吵起来,未免太不厚道了。”

        “我睡了一天了,睡不太着。”

        李信缓缓吐出一口气,伸手给赵嘉也倒了杯酒。

        “所以想跟幼安兄聊聊天。”

        人到了一定的地步之后,再想找一个能说话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就比如现在的太康天子来说,他身边每天不知道多少朱紫贵人,但是真正能跟他说上话的人,其实一个也没有。

        李信还算幸运,好歹还有赵嘉能跟他说说话。

        赵幼安端起酒杯,敬了李信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之后,放下酒杯叹了口气:“侯爷,斯人已矣,莫要太伤心了。”

        李信也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他一边倒酒,一边缓缓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他自顾自的喝了一杯,然后吐出了一口酒气。

        “方才午夜梦醒,突然之间想到,自己以后再没有一个可以心甘情愿送礼磕头的长辈,就觉得心里很空,很不是滋味。”

        赵嘉沉默的一会儿,然后勉强一笑。

        “侯爷不是还有一个岳母在宫里么?”

        李信摇了摇头,没有接这个话。

        赵嘉从小是在陈国公府长大的,虽然从小到大没有见过几次叶晟,但是被李信这么一番话的气氛感染到了,自己仰头喝了一杯酒,声音沙哑。

        “侯爷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自己也早早的没了长辈。”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便自然而然的有大人呵护,然后慢慢长大,成人。

        但是当某一天,蓦然回首,发现头上再没有父母,甚至没有一个真正认可的长辈,便会有一种强烈的孤独感涌上心头。

        因为这意味着,从今天开始,要自己面对这个世界了。

        李信现在,大约就是有点这种心情。

        叶晟这十年以来,对他颇为照顾,两个人名为师徒,其实叶老头更像是一个对他谆谆教诲的长辈。

        现在这个长辈没了,以后就只剩他一个人,去面对将来的所有事情了。

        “其实我早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

        靖安侯爷又喝了口酒,低声道:“因此早在几年前开始,我就在暗地里准备,准备在叶师走了之后,我应该怎么保护好自己。”

        “但是现在,叶师真的走了……”

        李信脸上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他……走的太突然了。”

        从办寿宴到办丧宴,前后只隔了一天时间啊……

        赵嘉叹了口气,伸手端起酒壶给两个人的酒杯倒满,他端起酒杯,碰了一下李信的酒杯。

        “此时此刻,我实在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宽慰侯爷,只能舍命做一个酒友,陪侯爷好好喝上一顿了。”

        说完,他仰头一饮而尽。

        李信微微一笑,也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放心,我没有那么脆弱。”

        他放下酒杯,深呼吸了好几口气,仿佛要把胸中的郁结之气给一口气吐出来。

        “今日,咱们这顿酒,是缅怀先师。”

        “但是我不止有一个老师,我还有家人,朋友。”

        靖安侯爷喝了口酒,咬牙道。

        “明天开始,便做回那个笑呵呵的靖安侯。”

        “没了长辈,我自己也能应付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