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廷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心思叵测

第六百二十二章 心思叵测

        卢象升调兵遣将,号令西北诸军,二十万大军,迅速整合,锦旗招展,煞气干云。

        不说陕西这边的曹文诏,赵率教等人摩拳擦掌,蠢蠢欲动。四川得到命令的秦良玉,曹变蛟等人也在调配兵力,迅速移动向指定地点。

        剑阁。

        秦良玉,曹变蛟,马祥麟等人围绕着巨大的地形图,正在商议战术。

        秦良玉七十多,白发苍苍,双眸灼灼,精神矍铄。

        秦良玉看了一阵,道:“卢总理的战术确实高明。若是将闯贼切做三段,令他们首尾不能兼顾,逐一歼灭,无疑是上策。”

        马祥麟是秦良玉的儿子,多年征战,是一个英武的中年人,他道:“娘亲,我们满打满算不到三万人,还得防备其他的乱匪,全部投入进去,怕是后放不稳。”

        秦良玉神色沉吟,看向曹变蛟道:“曹总兵,你怎么看?”

        曹变蛟来四川,带的是骑兵,一路上战功累累,很得秦良玉欣赏。

        曹变蛟看了半晌,道:“我们应对的是后半段,有赵总兵策应,一万人足以,可以留一万人作为预备,以防万一。”

        秦良玉微笑,道:“老太婆研究过征西伯的战术,向来求稳,曹总兵不愧是跟随征西伯十多年的人。”

        周正履战建虏,平定西北一次,又克复京城,在外面的声望无疑是巨大,特别是在军旅中。

        曹变蛟一怔,看向秦良玉道:“征西伯行军稳妥?”

        曹变蛟是一直追随周正,参与多次大战的,除了西北一战,其他时候,哪一次不是拼了命的?看似稳妥,实则生死一线!

        秦良玉笑着道:“在老太婆看来,征西伯行军布阵,最重要的就是一个‘稳’字,一步一步,十分谨慎,有诸葛孔明遗风。”

        曹变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呐呐的应着。

        闲话略过,他们开始商讨具体的战术,布置以及发兵的时间。

        军情处这个时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各种情报充斥着各处官军,让他们对很多情况了如指掌,有针对性的作出应对。

        从襄阳而来的,是李邦华曾经带着的左良玉,刘良佐,两人合兵力也有近三万人。

        两人站在一处山头,眺望着前方连绵的群山,一个表情沉默,一个意气风发。

        意气风发的是刘良佐,他望着这片群山,笑着道:“卢总理果然不是一般人,才几个月,已经将闯贼赶入这片群山,消灭他们,指日可待!”

        左良玉神色沉默,目中闪烁不断,淡淡道:“那也是征西伯远筹帷幄。”

        刘良佐一愣,旋即笑呵呵的道:“这么说也没错。命令你接到了吧?”

        左良玉眼神有躁色,道:“接到了,我们不用做什么,只要做出声势,唬住闯贼就行,不让他们逃出包围圈。”

        刘良佐点头,有些激动的道:“这一战之后,西北诸事可定,你我都能论功行赏加官进爵了!”

        左良玉瞥了他一眼,眉头拧了松再三,道:“李尚书临走前,对我说,要我不要扯入朝局,尤其是与征西伯。”

        刘良佐怔了怔,转向他,道:“这是什么意思?”

        周正有盖世之功,天下相望,怎么还要防着征西伯?

        左良玉犹豫再三,道:“我们在北直隶的时候,你应该察觉京内的复杂,那些大人物怕是在相互倾轧,恶斗不休,李尚书担心你我做了马前卒。”

        刘良佐嘴角动了动,不知道说什么。

        他驻扎在东直门的时候,确实感觉到了京中异样的气氛,首辅周延儒宴请过他们,征西伯那边却没有一点反应,仿佛,他们已经被划分为周延儒一党了!

        左良玉说完,就缄口不言,心里则有些焦急。

        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哪甘心做一个整天被指使着飘来飘去。只是,朝局中的二位大佬,他到底该靠向谁?

        在明朝官军这边磨刀霍霍,准备彻底了结西北的十多年不了之局的时候,李自成等人也在商议。

        经过京城的一败,不断的逃亡,尤其是高杰的背叛,李自成的疑心病越来越重,在京城之中杀了李岩,宋献策,逃亡的时候还杀了牛金星等人,将智囊团几乎清空了。

        他的议事堂内,简直就是土匪的山寨,没有任何的‘正规’气象,一个个都像是大哥二弟的土匪头头。

        倒是有些人格格不入,比如明朝的降将吴三桂,唐通等人。

        他们在李自成攻破宣大,眼见破开京城,灭亡明朝的时候选择了投降,本想做大顺朝的开国功臣,却没想到风水急转,李自成攻入北京不到一个月就败退出来,这一败就再无复起的希望,直接退到了这些偏僻的险山峻岭中,还被官军团团围住。

        李自成坐在椅子上,手扶着头,一脸痛苦的冷色。

        一连串的打击,让李自成患上了头疼病,吃了多少药也没效果。

        他冷眼瞥着下面的众人,语气含怒的道:“说吧,现在该怎么办?”

        下面左边坐着高一功,李过,田建秀等嫡系,而后是高通,吴三桂等降将,右边坐着的是其他匪首,革里眼,过天王等等。

        随着明朝的清剿,这些乱匪,基本上都被逼的联合,集中到了一起。

        李自成话音落下,众人对视一眼,却没有谁先开口。

        官军二十多万精锐,围住了他们,不管是向哪突围都不容易,何况他们是几十万人,怎么可能整体突围而走。

        至于与官军决战,他们不曾想过,也不敢想。

        若是能与官军对决,他们何止于沦落到这种地步?

        李自成见没有动静,冷哼一声,道:“一功,你说!”

        高一功是李自成妻弟,备受信任,他听着李自成的问话,神情暗凛。

        按理说,这种事情,应该是几个亲信蜜桃臀,商量好对策,再开大会,哪能这样直接叫所有人都过来,心里一点章程都没有。

        高一功见李自成以及其他人都盯着他看,只好硬着头皮道:“陛下,我们据于险关,易守难攻,应当在据守的情况下,想办法击溃官军。我们有三十多万大军,粮草并就不多,而官军有足够的支援。”

        李自成眉头皱起,虽然头疼欲裂,还是思索着道:“怎么办?”

        这个时候,他有些想念宋献策,李岩,牛金星等人,他们在的话,总会给他预先想好办法,不至于他现在毫无成竹。

        不过转念他又满脸杀意,他对这些人恨极,他从北京败走,就是这些人的缘故!

        高一功看着李自成的表情,心里一突,连忙道:“陛下,臣觉得,应该分批次突围,再次进入陕西,那天高地阔,还能从头再来!”

        李自成听着‘从头再来’四个字,目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高一功浑身冰冷,低着头,不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