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李泰定计

第五章 李泰定计

        芙蓉园也叫曲江池,是隋唐著名一处皇家园林,现在李世民把这处园林赐给他当前最宠爱的儿子魏王李泰居住。

        李世民去骊山温泉宫,本来是让李泰也随驾的,李泰以要留在芙蓉园里赏雪为由没去。

        只是自李世民去骊山后,长安城天气一直晴朗,别说下雪,连风都没有怎么刮。

        此时李泰正在一处在面对曲江的小楼里看书。

        只是面对一片安静的长安城,他怎么能沉的下心看书呢?

        李泰坐在大罗汉床上,穿着厚厚貂皮大氅,脑袋缩在衣领里,远看整个人像一个大肉球。他感觉有些燥热,烦燥地把手里书重重地放在小几上,起身走到门口,看着水波不兴的曲江池,有些恼火的“嗐”一声又重新坐回罗汉床上。

        李泰知道长安城为什么这么安静,那是因为前些日了李世民为了稳固朝堂,下旨封魏征为太子太师,专职辅佐太子。

        一些墙头草都不敢再提废太子的事了。

        朝中虽然有大臣支持他入主东宫,但是没有人敢跟魏征硬扛。

        李泰在芙蓉园里就等着魏征的死讯或者李承乾犯下新的错误。

        李泰没有看明白,李世民现在不废李承乾,一是因为李承乾虽然小错不断,但真没有到了被废的地步。

        二是李世民一直想打高句丽,需要朝廷稳定。

        但是李世民确实也是铁了心要废李承乾,因为他给李承乾找的太子太师魏征已经活不久了。

        只是李泰对太子之位的渴望已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一心只想尽快找李承乾个错,一举把李承乾赶出东宫。

        李泰烦了没有多长时间,就听到了他想听到的消息。

        李承乾在崇贤馆不但乱解典,还把孔颖达骂走了。

        李泰听了真想大笑三声,暗想:李承乾你这个蠢货,不好好的吊祭你的称心,跑崇贤馆做什么?

        还解读经典,就你也配?若是光骂了孔颖达也就罢,不过是认个错。可是乱解经典,这可是挖千千万万读书人祖坟。

        本王绝顶聪明都不敢干的事,你个蠢货怎么就这么会作死呢?

        哈哈……

        李泰笑罢,安排人去请工部尚书杜楚客来芙蓉园饮晏。

        杜楚客是杜如晦的弟弟,原来的魏王府长史,后来升为工部尚书仍摄魏王府长史。

        杜楚客早就猜出知道李世民有废李承乾的心思。所以,到处替李泰游说,请朝中大臣同意立李泰为皇太子。

        李泰虽然深得李世民宠爱,留在京城。

        但李泰到底是藩王,现在正是夺嫡的关键时期,不敢亲自出面联系朝中大臣,一切只能交由杜楚客办理。

        至晚宴时分,杜楚客果然的来到芙蓉园。

        在芙蓉园一处正殿,殿里点着数十根牛油蜡烛,把殿里照的如同白昼。

        杜楚客面带喜色,向李泰行礼。

        李泰慌忙把他扶住,十分诚恳地道:“小侄全赖杜伯父扶持,怎感受杜伯父的礼?”

        杜楚客见李泰如此做派,就知道今天又要用到自己了。

        感动不已地道:“臣卑贱之身,能得殿下赏识,效犬马之劳,怎敢居功?”李泰因为一心想做太子所以最讨厌别人称他为魏王,亲近的人一般都只称他为殿下。

        李泰一见杜楚客,比往日更加的谦卑恭敬,心里暗喜:看来果然离废李承乾不远了,连杜楚客对自己都越发的恭敬了。

        想到此,大屁股脸都笑成了一朵花了。

        哈哈一笑道:“杜伯父不要拘礼,咱们坐下来慢慢谈。”

        李泰的席位在上方,杜楚客在下面侧席相陪。

        待两人坐下,李泰一看,皱眉道:“怎么觉得这席位离得这么远呢?”转头对侍立的小宦官道:“把杜伯父的席子,往前移一些。”

        杜楚客连忙站起来,诚惶诚恐道:“殿下这如何使得?”

        李泰脸色一正道:“杜伯父乃是父皇的股肱之臣,又一心辅佐于本王,本王若是不敬,不说父皇知道了不依,就是以后的朝中大臣也会批评本王的。”

        杜楚客不再说话,只恭恭敬敬的,朝李泰一揖到底。

        李泰再次下位扶起杜楚客,并把他扶到位置上坐好,才走上去端端正正地坐好。

        杜楚客看着心里赞叹不已,看见李泰双手举起酒杯,也连忙举起来酒杯,君臣对饮一杯。

        李泰一挥手,殿里伺侯的人无声退出,把殿门都关上,殿里只剩下李泰和杜楚客两个。

        李泰放下酒杯,认真地看着杜楚客道:“东宫的事杜伯父怎么看?”

        杜楚客看着李泰,眼里放出一道精光,转头向前看去,眼睛微微眯起,恨声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李泰明白杜楚客也是世家出身,对经典是十分看重的,李承乾乱解经典,让杜楚客也十分愤怒。

        李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微微颔首,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缓缓道:“那咱们接下来……”说到这停下来,转头看着杜楚客一脸希冀的神色。

        杜楚客转过头来,看着李泰认真道:“以微臣的看来,咱们什么都不用做。”

        李泰沉默下来,整个大殿里,只有蜡烛燃烧的声音。

        “不。”李泰大喝一声,走下坐席,在大殿里走来走去,大声道:

        “虽然他乱解经典,必然招致朝野的世家文臣弹劾。但你别忘了,晋王李治现在就汤泉宫,就在父皇身边!吴王李恪也要在年底也要进京,他们也都得父皇宠爱,且吴王比我年长,晋王得长孙舅舅的辅佐,都比我更有可能入主东宫。”

        杜楚客一脸惊鄂地看着李泰,这个平日里总是智珠在握的亲王,终于看到入主东宫的机会了,再也沉不下去了……

        正想着,李泰走到他面前,脸对着脸,两眼死死地盯着他道:“杜伯父此时,乃是本王千载难逢的良机啊,若我们此时联络内外,带头弹劾他这个乱改经典的人,自然能得世族之心。”

        杜楚客看着李泰脸上疯狂表情,想着此事极有可能成功,才缓缓点头,表示同意。

        “哈哈,本王就知道,杜伯父胸藏韬略,一定能看出其中的机会。”李泰轻松地走回席上,斟满酒杯,再次双手举起,向杜楚客敬酒。

        两人郑重喝完第二杯酒,把酒杯放下,再次沉默下来。

        李泰在等杜楚客说话,杜楚客则在想该怎么利用这次机会。

        过了一会,杜楚客挟起一肉吃下,才缓缓道:“臣去联络朝一些学士,具本弹劾他不敬师父,乱改经典,难承宗庙社稷。至于王爷……”

        李泰看他沉吟,慌忙身体前倾拱手道:“请伯父教我。”

        “听说孔颖达作了一部《五经正义》,王爷可以出些钱为他抄五百部,向天下人表明王爷尊师重道,且最重儒家经典传承的。”杜楚客说完就静静地看着李泰。

        李泰则不假思索道:“妙,妙,本王这就派送些钱给孔先生,让他找人抄书。”

        杜楚客看着李泰微一摇头,李泰不解。

        “王爷亲自登门,把孔先生的书稿借来,再安排人去抄写。”杜楚客轻声道。

        “原该如此,明RB王就去。”

        杜楚客闻言点点头道:“这样一来,不但重创那位,天下世族也必然心向王爷,其他人也再无机会。”

        “多谢伯父指点,只是若只如此怕难以搬倒他?”李泰知道杜楚客还有后招。

        果然,杜楚客闻言得意一笑,沉声道:“先把他推到风口浪尖上,然后让卢少卿发发力也就够了,找人在大理寺告他一状,反正人心不在他那儿了,我们想怎么出手就怎么出手。”

        卢少卿指的是李泰的另一个心腹大理寺少卿卢布。

        杜楚客所谓的让卢少卿发力,自然是找些牵连到东宫案子,作为搬倒李承乾的导火索。

        想一下也是,李承乾已经失去了李世民宠爱,现在又要失去士人的心,就差一个实实在在能引起民愤的案子了。

        李泰微一思索,就点点头道:“就依先生。”

        说着三次双手举起酒杯,道:“杜伯父我们可一定要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