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小说 - 言情小说 - 攻略极品在线阅读 - 第1584章 后续

第1584章 后续

        对于安霓婷这个亲姐姐,安浩亭的感情很复杂。

        一方面,他是真心感激姐姐的付出,也心疼她的奉献。

        但另一方面,他又太懦弱,不敢为了姐姐而挑战整个世俗。

        他怕,他怕姐姐会连累自己,会让自己寒窗苦读十几年的努力而付诸流水。

        所以那日,他才会任由祖母在院子里咒骂,逼得姐姐最后愤而离家。

        姐姐走了以后,安浩亭也偷偷找过几次,还托了同窗,甚至是先生帮忙。

        奈何,却没有半点音讯。

        姐姐走得决然,她离开后,家里就断了银子。

        日子愈发艰难,安浩亭也彻底感受到姐姐对于这个家的重要性。

        他更是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与屈辱。

        他,堂堂秀才,家里的顶梁柱,却、却还要靠一个女人才能维持所谓的体面!

        安浩亭拼命的读书,但家里的情况却始终没有得到改善,明明他已经非常节俭了啊。

        生活的艰难,同窗探究的眼神,都像一根根刺深深的扎入安浩亭的心。

        回到家里,耳边更是充斥着祖母咒骂姐姐的声音,以及继母的唉声叹气。

        慢慢的,安浩亭对姐姐的愧疚竟变淡了,他的脑中不止一次冒出一个念头:祖母虽然有些过分,可有一点没有说错,姐姐太绝情了!

        都是一家人,怎么能说断就断?

        安浩亭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心境变化,还是待到安雪婷勾引了葛金堂,做出了那等丑事之后,安浩亭才猛然发现。

        家里出了这样的事,他羞愤过后,居然是如释重负。

        安浩亭似乎终于看清了自己阴暗的一面,他吓坏了,他不敢再往下想,而是拼命的告诉自己:这都是安雪婷自己的选择,跟他没有关系!

        是她受不了苦日子,是她想过富贵的生活,怪不得他安浩亭。

        饶是如此,安浩亭还是受到了影响。

        比如,他过去都是十分清高、孤傲的。

        但,安雪婷的事闹出来之后,安浩亭的腰杆子似乎软了很多。

        正是因为他在先生面前足够谦卑,在师娘跟前足够嘴甜,才有了先生爱女下嫁的事。

        安浩亭彻底觉悟了,他表面上不显,内里却变得非常功利。

        所以,半个月前,听到了安南夫人的故事,打听到此人的来历,他便有些心动。

        只是他不敢轻易尝试,他还是怕。

        他想观望一下,看看世人对于安霓婷的反应。

        果然,他刚跟葛金堂科普完,身边就有士子装扮的人,轻嗤一声,“什么夫人?哼,不过是勾栏院里出来的妓女,污浊不堪,自甘下贱,居然——”

        还不等他骂完,就有人迎面啐了他一口。

        “安夫人教化万民、遏制瘟疫、击溃象军、劝导土人下山……不知做了多少经天纬地的事!你倒是读书识字的大男人,清贵高傲,那你来说说,安夫人所做的事,别说全部,就是随便一件,你能做到吗?”

        说话的是个女子,看她的举止,竟透着几分风尘味儿。

        “你、你……”个贱人,难怪会帮姓安的说话,原来你们都是一路货色!

        士子被人啐到脸上,忙拿袖子去擦。他被气得够呛,连话都说不全乎。

        女子却不给他骂人的机会,又不屑的说道,“你什么你?!你口口声声骂人家是妓女,可你连个妓女都不如!”

        “我、我——”士子羞愤难当,想反驳,可又反驳不出来。

        周围的人哄然大笑。

        士子被臊得不行,干脆衣袖掩面,偷偷躲入人群中。

        女子却挺直了腰杆,像个得胜的将军,“圣人都夸赞安夫人乃巾帼楷模,你们这些只知道耍嘴皮子的人,却还在这里叽叽歪歪!”

        “哼!还是那句话,谁要是觉得安夫人下贱,觉得她不堪,那就把她做过的事,自己也做一遍。等你做到了,才有资格评判安夫人的为人处世!”

        “如果做不到,就别乱嚼舌根。否则,就是我们这些下贱的妓女都敢啐你:你,不如妓女!”

        女子的话铿锵有力,让人群中的某些人禁不住臊红了脸。

        他们闻讯赶来,不是为了迎接安南夫人,而是想借机为难。

        结果,让这妓子一骂,他们全都没了底气。

        没办法啊,他们唯一能攻击的就是安霓婷的出身,可这条路也被这个妓子堵死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没听人家妓女说嘛,只要他们敢提安霓婷是妓女的过往,妓女们就敢说他“不如妓女”!

        这、这就非常难听了,虽然是事实,可被人这般骂到脸上,他们还是会无地自容。

        安浩亭听到了这些,有些火热的心慢慢冷却下来。

        算了,他、他还是再观望观望吧,他是翰林,最讲究清贵,万一粘上污点,那、那就一辈子都洗不掉!

        然而安浩亭还是没有想到,现实根本不给他“观望”的机会。

        躺在马车里的严氏,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路人议论纷纷,早已把安南夫人的来历说了个清清楚楚。

        “什、什么?安、安霓婷那个小、小贱人,居然被封了一品、一品诰命?”

        严氏胸中怒意翻涌,嗓子里咕噜只响,接着,她的脸被憋得通红。

        她想咳嗽,想把嗓子里那口痰吐出来。

        可她没有力气,身边的婆子只顾着看热闹,根本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最后,严氏头一歪,彻底没了气息。

        严氏死了,严格按照礼法规矩,安浩亭这个承重孙就要为她守孝三年。

        刚入职翰林不到三个月,安浩亭就只能丁忧了。

        而他丁忧后,安霓婷的身世被人大肆曝光,安浩亭也被卷了进来。

        他的岳家怪他不该隐瞒,可闺女嫁都嫁了,孩子也有了,再反悔也来不及。

        但因着是安南夫人的胞弟,安浩亭在仕林受到了排挤。

        三年后,孝期满了,安浩亭费尽心思也只补了一个偏远县城知县的缺儿,他的妻子甚至都嫌弃地方贫瘠而不愿意陪他赴任。

        周氏记挂跟葛金堂面和心不和的安雪婷,也不肯离京。

        安浩亭只得一个人孤零零的去上任,夜半时分,他躺在驿站的床上猛然惊醒,望着左右空空,顿感悲凉。

        他、到底怎么了,怎会落得这般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