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心动难挡:白月光太撩人!在线阅读 - 第4章 催眠可不行

第4章 催眠可不行

        沈柠月在裴鹤川的目视下进了威尔斯教授的办公室,厚重的黑色大门一关,沈柠月的眼底闪过半丝光亮。

        “沈小姐,请坐。”威尔斯教授起身,指引沈柠月坐在一个白色的沙发椅上。

        沈柠月打量了一眼威尔斯,穿着一身严谨的灰色西装,白色的胡子铺满下颚,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忽略掉他的着装,更像是一个圣诞老人。

        沈柠月还是听话坐下,威尔斯坐在对面,茶几上的小摆件有秩序的晃动着。

        “沈小姐,你想回家吗?”威尔斯的声音很平缓,像是平原上流淌的小河,不惊不躁。

        沈柠月的注意力被桌子上晃动的小钢珠所吸引,点了点头。

        “你喜欢现在的环境吗?”

        “你觉得这个小盆栽怎么样?”

        威尔斯教授用最和缓的声音发问,沈柠月暗暗叹了一口气,算了,给他一个面子。

        沈柠月轻轻靠着沙发背椅,阖上眼睛。

        威尔斯点上了一个熏香,等待了两分多钟后,才开始细问。

        “你叫什么名字?”

        “沈柠月。”

        沈柠月轻飘飘地回复一句,黯然想着自己之后要怎么行事,影盟老是跟自己作对,她再怎么也得通过裴鹤川探一点儿有用的消息出来。

        勾引他,让他对自己动心,不就是什么都套出来了吗?这个办法不错!

        “你最喜欢待在哪个地方啊?”威尔斯继续发问

        “家里。”

        “假如你现在就在家里,你和谁的关系是最好的?”

        “妹妹。”

        沈柠月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在隔壁全景监控室,裴鹤川镇定地坐在监控对面,一丝不苟地盯着大屏幕。

        “那,你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家的吗?”

        沈柠月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随即,眉毛微蹙,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存在,手抓紧了抱枕。

        裴鹤川本冷漠的脸上也出现波澜。

        “我不知道。”沈柠月面露苦涩,像是迫切地想要挣脱某种桎梏。

        “你看见了什么?”威尔斯声音变得急切起来。

        “告诉我,我能帮你。”

        沈柠月摇摇头,一滴泪珠从眼角滑落,她像是落入了某种深渊,再也挣脱不开了。

        见沈柠月的情绪不对,威尔斯即刻暂停了提问,将熏香熄灭。

        裴鹤川站起身就朝着隔壁走去,带着慑人的压迫力,步伐如风。

        “怎么回事?”不带一丝情绪波澜的声音响起。

        “裴先生,我并不建议采用催眠这样急切的方法让她恢复记忆,从刚才沈小姐给我的反应中,我认为她曾经受到过很强烈的刺激,强行催眠刺激大脑神经,对她会造成很大的伤害。”

        威尔斯神情严肃,用不太流畅的中文一一解释。

        “身为一名心理医生,我的建议是让沈小姐多熟悉一下以前经历过的事情,循序渐进的治疗方案才是最佳的。”

        裴鹤川将威尔斯的话记下,走到了沙发旁看着还在梦境中的沈柠月,她手中的抱枕被抓的很皱,睫毛被泪水沾湿,眼角还挂着泪珠,清冷破碎。

        裴鹤川俯身将沈柠月抱起来,眼中漾出一丝悔意。

        林凡在地下车库等候,看见裴鹤川小心翼翼地抱着沈柠月出来时,眼底闪过惊讶的神情,将车门拉开。

        “回公馆。”

        “好。”林凡立即启动车子,顺带将后视镜关了。

        沈柠月脑袋微微靠着裴鹤川的肩膀,眉心微微动了动,嘤咛一声慢慢抓住了裴鹤川垂落身边的手。

        裴鹤川微怔侧眸,看见沈柠月的眉头微蹙,像是做了噩梦了一般,指尖收紧。

        纤细的指节缠上掌心,微微发热。

        “林凡,通知季屿白下午来公馆。”裴鹤川拿起车上的小毯子盖住沈柠月的肩膀。

        “好。”林凡专心致志地开着车,总感觉身后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气氛。

        沈柠月踏踏实实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

        季屿白周末没上班,林凡一发消息过去他就开车过来了,结果在公馆喝茶都喝了两小时。

        “裴哥,十个亿,你就不打算把沈柠月送出去?”

        季屿白反正是没有想明白。

        “万一寻人的是沈柠月的家人呢?”

        裴鹤川坐在欧式沙发的主位,目光一直放在合同上,听见季屿白的一番言论,也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

        “那若是要她命的呢?”

        “十个亿要一个娇小姐的命,怎么算都是亏本买卖。”季屿白将杯中的茶喝完,又自顾自地续上。

        沈柠月伸了伸懒腰,落地窗外太阳还斜斜的挂在空中,脑中回忆起裴鹤川那张冷漠疏离又俊美无比的面容,不禁感叹。

        高高在上,杀伐果断的裴氏家主,也会怜香惜玉。

        沈柠月收拾了一番后,刚下楼就听见季屿白在画大饼。

        “十个亿,我都能再开一个研究项目了。”

        “你们在说什么啊?”沈柠月脸上带着嫣然的笑意,走到裴鹤川的身边坐下,柔柔的目光瞟向季屿白。

        “没~没什么。”季屿白立刻闭上了嘴巴,尴尬地又端起茶喝了一口。

        季屿白拿出两封明晚不夜城拍卖会的邀请函放在沈柠月的面前,接着开口道“沈美人,瞧瞧这个眼熟不。”

        不夜城的紫金邀请函,沈柠月拿起一张细细端详。

        早知道裴氏家主就是自己的死对头的话,肯定得宰他一顿。

        “我应该眼熟吗?”沈柠月茫然地看了一眼裴鹤川,将邀请函拆开,里面是一张磨砂质感的黑色贺卡。

        “明晚不夜城刚好有一个拍卖会,你可以带着她去瞧瞧,说不定能想起什么。”季屿白的目光移到裴鹤川的身上,有条不紊地开口。

        想起威尔斯教授的话,裴鹤川淡漠地嗯了一声。

        “我以前经常去这个地方啊?”沈柠月拿着邀请函晃了晃,脸上带着浓厚的求知欲。

        谈起这个,季屿白发自内心般猛地点头。

        上次影盟的技术部攻破了不夜城的数据库,发现拍卖成交记录单上,沈柠月真的是常客。

        还没等沈柠月继续回复,公馆的管家便带着十个左右,来自各大品牌的销售员进门,每个人手中都提着好几个礼袋。

        “总裁,沈小姐挑选的东西都已经送到了。”

        沈柠月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裴鹤川沉着气坐在沙发上,季屿白直接看呆在原地。

        “没想到啊!”季屿白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按他的记忆来看,这可是裴鹤川第一次为女人花钱。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