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科幻小说 - 娃综下班后被毛茸茸扑倒[穿书]在线阅读 - 11 虎崽咆哮,嗷呜~

11 虎崽咆哮,嗷呜~

        明明都是长身体的小朋友,怎么会弄三道素菜呢!要是肉肉吃得少了,营养不均衡了怎么办!

        焦急地等了几分钟,夏鸣终于拿过他的碗。

        没等森森点菜,夏鸣就用公筷夹了三块红烧肉到他碗里。

        森森嘿嘿一笑,说道:“爸爸,再来一块。”

        夏鸣不吃他这套,淡淡地说:“蔬菜也要吃。”

        “不嘛~蔬菜没有肉肉好吃!哼!就要吃肉肉!”

        小老虎当然要吃多多的肉肉啦。

        夏鸣放下碗筷,认真地对森森说:“你自己看看其他小朋友的碗里,都有蔬菜,你也要多吃点蔬菜才行。”

        森森极其心不甘情不愿地看了其他小朋友的碗里一眼,快速地把脑袋转回去,好像多看一眼就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但小老虎的视力毕竟不是虚的,就这么草草一眼,他就看到了其他小朋友碗里都有蔬菜,而且都不少。

        “你既然是哥哥,不吃蔬菜大家怎么会服你。”

        夏鸣的话像是一把钥匙,森森瞬间就开窍了。

        对呀!他可是大哥啊!要是不吃蔬菜大家怎么会服他呢?

        于是森森视死如归地闭上眼睛:“那就要一点点吧,只能一点点。”

        他忍不住睁开一只眼睛偷看着夏鸣的动作,心里慌得不行,生怕夏鸣夹多了。

        好在夏鸣并没有为难他的意思,每种蔬菜都夹得不多。

        森森对蔬菜很反感,他自然不可能一来就给森森吃很多蔬菜,要慢慢培养他的习惯。

        “谢谢爸爸。”森森连忙抬着自己的小碗坐回位置上。

        夹起一块胡萝卜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森森忍不住闭起眼来,把胡萝卜凭感觉放到了嘴巴里,胡乱咀嚼了几下,简单把胡萝卜咬断就匆匆咽下去。

        全程憋着气的森森自豪说道:“胡萝卜也没有那么难吃嘛。”

        话最少的小霖主动开口:“挑食不好,不嚼碎很容易噎到。”

        森森这才注意到,小霖碗中的蔬菜已经被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了两块红烧肉。

        小霖皱了皱眉,筷子戳在了肉上,像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

        弹幕里都笑疯了。

        【你刚刚是怎么劝说人家的?】

        【人嘛,都是劝说别人容易,说服自己难哈哈哈哈。】

        【有一瞬间,我觉得小霖特别像我的闺蜜,明明自己孤寡到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却天天教我怎么谈恋爱。】

        【我的闺蜜也是情感导师,母胎单身的那种,叹气。】

        【我真的有磕到。】

        这是小霖第一次主动和森森说话,森森开心地连炫了两块胡萝卜,笑容一直持续到了吃完饭。

        森森主动拿出了当哥哥的自觉,拿过小霖的碗放到自己的碗上面:“我帮你洗。”

        没等小霖拒绝,他就抱着小碗走了。

        他担心自己洗不干净被小霖嫌弃,毕竟小霖看起来就很讲究的样子。

        为此,森森求助了夏鸣,爸爸有洁癖,让他来验收一定没问题。

        “爸爸,这样可以了吗?”他把碗抬到了夏鸣面前,虚心请教道,“已经没有泡泡了。”

        “碗边没有洗干净,再挤一点洗洁精在洗碗布上,好好擦一擦。”

        森森洗碗足足用了半个小时。

        糖糖和米糕安静地站在厨房门口偷看,小霖也在,但他不是自愿来的,而是被糖糖强行拉来的。

        他一动不动地盯着森森,非常不理解森森的行为。

        他明明没有请森森帮忙,森森的热情让他有些无措。

        糖糖笑道:“森森不愧是大哥哥,洗碗都这么认真。”

        米糕点点头,附和道:“森森哥哥很好,我,我喜翻他。”

        “我也是。”糖糖转头问小霖,“你喜欢森森哥哥吗?”

        小霖没有回答,冷着一张脸走了。

        【夏鸣这么绿茶是怎么教育出这么乖的儿子啊?】

        【难以置信。】

        【说个恐怖故事,森森是夏鸣的儿子。】

        【也许是另一位家长教育的。】

        【话说回来,你们知道森森的父亲是谁吗?好好奇哦。】

        【好奇+1.】

        而此时正在刷微博的钱莉像是找到了突破口,脸上的笑容越来越阴森。

        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击了几下,电话接通:“是我,我是钱莉,我这里有个有趣的新闻,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钱姐给的新闻我肯定感兴趣啊。”

        钱莉曾经做过狗仔,非常懂得要用什么样的话题来引导舆论。

        “是关于夏鸣的。”

        “夏鸣?钱姐,这是刚出道的新人吗?怎么没听过啊。”

        “是我手下的艺人,给宁思白铺路的。”钱莉转了转手上的茶杯,眯起眸子,“你懂我的意思吗?”

        对方立马点头:“懂了,您放心,只要是钱到位,没有我炒不起来的新闻。”

        钱莉笑了笑,非常满意对方的态度。

        *

        a市。

        易言公司总部。

        宿景言手上拿着一支钢笔,笔尖却迟迟没有落下。

        风从窗户吹进来,吹起了桌面上的合同边角,裹挟着一阵纸张和笔墨的味道,并不好闻。

        宿景言皱了下眉,缓缓抬手把指尖按在太阳穴处按压,不知道过了多久,太阳穴的疼痛才有所缓解。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进来。”宿景言的声音有些沉,隔着沉重的大门,听得并不真切。

        助理推门走进来,递给了宿景言一摞资料。

        “宿总,这是今年的财务报表,您看一下。”

        目光快速划过财务报表上的数据,看完后,他才缓缓把合同合了起来。

        “还有别的事情吗?”

        助理顿了下,还是开口道:“澜市那边...    ...”

        “那边的问题我会解决。”宿景言冷声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澜市那边的子公司最近进行得并不顺利,游戏眼看就要上市了,而澜市的公司在游戏的发布和宣传上出了问题。

        卡在了代言人上。

        他们找了一个多月,硬是没有筛选出合适的代言人。

        娱乐圈里爱玩游戏的明星并不少,但一个公司的代言人不能光看这么片面的条件,需要有更多考量。

        艺人的粉丝基础、人品、影响力、带货能力、游戏能力包括长相都属于他们这次考察的内容。

        种种要求加起来,要找到合适的代言人并不容易。

        宿景言心中越发烦躁起来。

        窗外的光打在他的脸上,本应该把他的五官照得柔和些,但让他更加不近人情了。

        脸上没有表情,从眼神中不难看出,他现在心情并不好。

        助理迟疑着说:“您决定回澜市吗?那a市这边...    ...”

        “让李炎过来,总部暂时交给他。”宿景言呼出一口气,把心中的郁闷一并吐了出去。

        “好的,我去联系李副总。”助理鞠了个躬,正准备走,忽然被宿景言叫住了。

        他迟疑地转过身来,看着宿景言。

        宿景言沉默了一会儿,拿起桌上的香烟,点燃。

        打火机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室中格外清脆。

        橘红色的火星上面,飘出了一缕白色烟雾。

        放到嘴边吸了一口,宿景言缓声说:“你帮我整理一份《一路同行》的资料。”

        “是最近很火的那档综艺吗?”助理不解地问道。

        《一路同行》的热度一直居高不下,他们公司和娱乐圈的艺人时常会有些合作,所以也会对当下的一些热门节目有所了解。

        “嗯。”宿景言垂下眼皮,遮住了眼底的疲惫。

        森森参加的综艺,他还是要有所了解的。

        助理点了点头:“好的,我这就去。”

        等助理离开后,宿景言整个人才松弛了些,他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把还剩半支的烟按进了烟灰缸里熄灭,再没看一眼。

        随后他打了个电话给生活助理,让对方帮他订了回澜市的机票。

        等一切事情都完成后,宿景言点开了微博。

        他不喜欢去关注娱乐圈的事情,连热搜都很少看。

        难得看一次热搜,没想到就在热搜上看到了他熟悉的名字。

        点开挂着夏鸣名字的微博。

        评论区骂得很难听。

        【我真是醉了,夏鸣真的是我见过最没出息的家长了。】

        【森森站出来保护夏鸣的时候,我真的很想要骂人。】

        【操,好讨厌夏鸣,他什么时候滚出娱乐圈啊?】

        【不懂节目组为什么要叫一个这么没有名气的演员,难道你们节目组很需要花瓶吗?】

        【笑死,那么大一个人见到鸡居然会怕到躲在一个五岁小孩身后?】

        【我笑夏鸣一辈子,一点男人的样子都没有。】

        宿景言眯起眼睛,眼底闪过一抹并不清晰的怒意。

        结婚三年了,他虽然对夏鸣没有什么感情,但也不至于看到夏鸣被骂还无动于衷。

        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缓缓点燃。

        金属打火机在两指间转了转。

        他叼着烟,拨通了自己在圈内的好友电话。

        “宿景言?稀客啊,你居然会给我打电话,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电话刚接通,好友韩孜修打趣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帮我个忙。”宿景言咬着烟,含糊不清地说,“帮我把夏鸣的热搜压下去。”

        “可以是可以,但这夏鸣是你什么人?居然让你亲自给我打电话。”

        “我媳妇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